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零六章 东堂榜已悬
    喧喧车马欲朝天,人探东堂榜已悬。

    万里随便金鸑鷟,三台仍借玉连钱。

    话浮酒影彤霞灿,日照衫光瑞色鲜。

    十二街前楼阁上,卷帘谁不看神仙。

    时光飞逝,府试第一场放榜的时间又到了,此一场乃是正场,没有在榜单上的人就不能参加下一场考试了,朱平安再一次被大伯朱守仁等人推着来到了府试放榜的地方,也就是考场“安庆府试院”大门前。此时榜单已悬挂,上面仍然像县试前三场一样,写的是座位号码,也是分为甲乙两榜。榜前人挤人,摩肩擦踵,人声鼎沸,考生以及看热闹的往来不绝。

    看榜的有不少熟人,比如玉树临风、一脸笑意的桐城夏洛明等人,听着周围人的恭维恭喜,他们脸上挂着笑容,似乎上榜是在意料之中一样。

    当然也有一些在惊仙诗会有过一面之缘的其他熟人,不少都是一脸灰白、倍受打击的样子,往日神清气爽、指点江山的感觉再也不复存在了,看样子是落榜了。

    大伯等人仍旧像以前一样,要了朱平安的座位号码,便开始踮着脚尖往榜上看,比朱平安积极多了。

    “呃,我怎么落榜了......啊,安哥儿又是甲榜,奇了怪了......”

    同乡中人有一人率先看完了整个榜单也没有现他的座次,不免吃惊和失望,当看到朱平安的座次号码又一次出现在甲榜上时,就更是吃惊了。

    从县试到现在府试正场,每一次朱平安都会高中甲榜,以至于大伯朱守仁在甲榜找到朱平安的座次的时候,失望吃惊这种情绪几乎快习以为常了,虽然这次也是抱着极大的期望来着。

    安庆府通过县试的学子书生大约有九百多人俱都来参加府试,正场榜单甲榜八十人,乙榜二百余人,总共大约三百人,也就是说通过县试的学子们有六百多人都折戟沉沙了。除了朱平安之外,也只有一个老乡在榜上了,其他两个老乡都落榜了,此刻落榜的两位老乡可谓伤心至极,大伯朱守仁等人及在榜的一位老乡为了安慰他们,便簇拥着两人寻了一个酒楼估计要酩酊大醉一场消愁了。

    “哦,看样子朱贤弟又金榜题名了。”宿松冯山水等人嬉笑着过来道。

    朱平安拱手一礼,淡笑着说,“侥幸而已。”

    “哪来那么多侥幸,实力使然也,朱贤弟太过谦虚了。”宿松冯山水笑着反驳道,复又恭贺了两句便被同行诸人拉着一起去饮酒了。

    桐城夏洛明路过朱平安的时候,微微颔了一下,脸上依然傲气十足。

    在桐城夏洛明等人走后不久,朱平安也准备离开,却被一阵喧嚣给羁绊了脚步,转身往喧嚣处看去,只见一位头斑白的半百考生,须凌乱,指着榜单呼号:

    “八股之害,尤甚秦之焚书抗儒!”

    旁边立马有人嗤笑道,“汝之言甚矣,不过落榜私愤而已,复行寒窗一年便是,何苦来哉!”

    “须已白,怕是难喽......”

    在众人嘲笑中,那头斑白的考生,怒而将手中四书五经尽数贯在地上,怒曰:“八股八股,迟早断送江......”

    头斑白的考生尚未说完,便被旁边一同赶考的乡人堵住了嘴巴,不顾其挣扎,替其向周围人道歉说,“惭愧,惭愧,其已醉矣,醉酒胡言尔。”

    周围人也能理解落榜后的心情,便不再纠缠此事,该高兴的高兴,该伤悲的伤悲,榜前又是喧嚣一片了。

    朱平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便离开了。改变不了这个时代,那便适应这个时代,并尽力跑到前列,影响这个时代吧。

    正场张榜之后,第二场考试便在第二天开始了,程序都和第一场一样,不同的是,人少了很多,度也就快了很多。

    这一场考试内容为表判,其实也就是实用文体写作。这一场中有一题非常有趣,是永乐年间的案例,也是后来昆曲著名曲目《十五贯》,这个案例朱平安在前世曾看过描述这个案例的同名电视剧,因此写起来倒也不难。

    到了黄昏时分,答完试卷的考生6续交卷领了出门牌离去,朱平安和往常一样仔细检查两遍,到交卷离开时也差不多算是后交卷的了。

    出了考场现不少考生交头接耳讨论十五贯的案子,不少人都表示这个题目有些难为人了,不过幸好只是其中一题,不然怕是整个人都会崩溃了。

    在门外没有遇到熟人,朱平安便自顾自的离开了,回去途中买了些吃食,便回到客栈。

    客栈内那个狐狸精又在朱平安刚打开门时,便嗷嗷叫着将朱平安手里的吃食一抢而空,话也顾不得说,便坐在桌前小口小口却又快的吃了起来。

    “瞧着你这铁公鸡,又买了酒,便知道你这次考试又是不错......”

    “咯咯咯......不至于落榜......咯咯咯......酸儒......”

    等吃了八成饱的时候,少女才在灌了一口酒后,抿了抿唇瓣,笑吟吟的开口了。

    看着纤纤玉手拎着酒坛,露出半截皓肤犹自娇笑的妖女,听着她左一个铁公鸡右一个酸儒的嗤笑,朱平安只是微微笑着摇了摇头,便坐到桌上吃起自己的那份晚餐了。

    “小恩公,小相公.....咯咯咯,你喜欢听哪个?”吃饱喝足了的妖女纤纤玉手托着香腮,看着对面吃的津津有味的朱平安,笑吟吟的问道。

    朱平安嘴里塞着东西,没来得及吞咽,说不出话来。

    妖女也没等朱平安开口,便吃吃嗤笑道,“你人虽然不大,但是却也是满肚子坏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第一次记叫你小恩公时,你面无表情;可是初次叫你小相公时,你嘴角都动了呢......”

    朱平安真是无语了,自己那是惊吓好不好!

    “咯咯咯,瞧你那傻样,别做白日梦了,书里面都是混说的,小弟弟醒醒吧......”

    妖女翻了一个白眼,嘲笑道。

    “你们这些个书生一个个都是狼的心狗的肺,平时披着一张人皮,一旦出了人头了地,便一个个本性暴露、龇牙咧嘴、丑陋无比......”

    妖女一边托着香腮看朱平安吃饭,一边挖苦取笑。

    朱平安咽下一口饭,看了妖女一眼,淡淡开口道,“你吃我的,喝我的,睡我的,还编排我,你说说,咱俩是谁狼心狗肺?”

    纤纤玉手托着香腮的妖女翻了一个白眼,一手把玩着头,笑吟吟的回道,“你们这些个读书人最是阴险狡诈,谁知道你是不是放长线钓大鱼,心里想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朱平安闻言不由嗤笑了一声,不再理会这只神经质的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