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零一章 府试前琐事
    “毛都没长齐,还想调戏姐姐。”对于朱平安刚才的戏弄,少女愣了一秒后,才笑吟吟的调侃道。

    不知是谁吓的刀子都拔出来了。

    朱平安回了一个不屑的淡笑,便坐在桌前津津有味的吃起早餐来。

    “你就不好奇为什么锦衣卫来搜查,却对我视而不见吗?”少女坐在朱平安对面,小口小口的吃着油条,末了没忍住抬起头问朱平安。

    朱平安停住筷子,略微耸了耸肩,淡淡的说,“无非是你行刺时蒙了面,又是夜间,无人识的你的相貌。”

    “你这人真是无趣!”

    少女闻言撇了撇嘴,低下头吃自己的油条豆腐脑,过了一会又伸脚踢了踢朱平安的椅子。

    “又怎么了?”朱平安有些无语了,停下筷子问道。

    “你还有多少钱?”少女胡乱的划拉着碗里的豆腐脑,有些嫌弃。

    “干嘛?”朱平安随意问了一句,便继续吃自己的早餐。

    “我看客栈有不少肥羊呢,等晚上你接应我一下,咱们......”少女说话间双眸都亮闪闪的,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一样,似乎受的伤都完全不见了。

    噗

    正在喝豆腐脑的朱平安一口喷了出来。

    桌子对面的少女在千钧一之际,一手油条一手豆腐脑,瞬间往外侧挪移开来,恰好避开朱平安喷出的豆腐脑。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这小姑奶奶倒好,直接想要从自己住的客栈下手,而且行刺的那一堆烂摊子还没弄利索呢,再来一个盗窃或是抢劫的,还要不要人家锦衣卫休息了!人家可不是吃素的,再说了,大伯他们又不是不认识你,躲着还来不及呢,你还上赶着。

    “要不是你穷的厉害,我也不用动这心思,我又不是孔老头,不识肉味会死人的。”少女将过错全都推到了朱平安身上。

    朱平安......

    最终朱平安也没有同意妖女的提议,只是答应以后一日可以加一道荤菜,当然是在少女写下了一张十两银子的欠条后才妥协的。

    之后的时间就这样慢慢度过,练字、晨读、研究八股文,仿佛房间里那个片刻也难以安静下来的妖女不存在似的。

    这一日练字晨读后,循着原路返回,途中却被一伙学子书生拦住了。

    “这不是飞入芦花总不见的朱贤弟嘛,真是相逢不如偶遇,可真是巧了。”先打招呼的是一位彬彬有礼贵公子模样打扮的书生,正是在惊仙诗会被周学正赞赏过的桐城夏洛明,此时其面带谦和的微笑,眉宇间却是有一股傲气。

    “朱贤弟,久仰,在下宿松县冯山水。”紧随夏洛明后面的是一位年约二十出头的学子,也是一表人才,颜值上甩朱平安不下一条街了。

    之后其他人也都跟着熟络的打起了招呼。

    “哦,各位早。”朱平安夹着黑木板跟几人随礼。

    “可真是巧合,吾等各县甲榜学子约于太湖之畔,交流心得体会,亦赋诗几,此一场乃府试前最后一场诗会了,朱贤弟万万不可再错过。”宿松县的冯山水寒暄了几句,便邀请朱平安随同他们一起参加诗会。

    又是诗会,朱平安自然是不准备去的。

    “哦,抱歉抱歉,在下尚有要事,几位盛情,平安感激在心,这次诗会恐怕要各位失望了。”朱平安夹着黑木板,拱手道歉,准备转身离开。

    朱平安歉意才出口,那边夏洛明便接口道,“朱贤弟万勿推辞,都在太湖边了,何不一去。且吾等几县的县试案也俱是在座,朱贤弟万万可不要错过。”

    夏洛明说完,冯山水便接着说,“朱贤弟一句飞入芦花总不见可真是道出了雪意境,吾等甲榜相聚一堂,大家都仰慕朱贤弟文采,可若是朱贤弟一面也不露,岂不是让我等失望。”

    “在下真有要事,况且在下并不擅长此道,就不去叨扰了。”朱平安再一次拱手道。

    “朱贤弟真是客气了,朱贤弟一身才学,无论是送别还是吟雪,俱是让我等赞叹不已。今日诗会,朱贤弟何不再次留下一份墨宝,等我们结束日后谈起,也是美事一桩。”

    “就是,朱贤弟再留下一份墨宝,日后定然也是府试一道佳话。”

    “没错,同去,同去。”

    周围的人也都纷纷帮腔出口。

    朱平安只是夹着黑木板连连委婉拒绝众人,口中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擅长诗词,每次作诗都是数日方能完成,诗会这种场合,我还是不去丢人了。”

    “朱贤弟谦虚了,一句飞入芦花总不见,已让我等羞愧已。”

    “就是,朱贤弟快别客气了,随我们一同去吧。”

    “我们还等着你的大作呢。”

    随行的几位学子书生纷纷开口,想要将朱平安拉过去参加诗会。

    “真是抱歉,吾真有急事,此次就不叨扰了,失陪了,告辞。”朱平安拱手行了一礼,便夹着黑木板,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看到朱平安的背影,这些人便开始议论纷纷了。

    “真是的,拽什么拽嘛,一诗词不伦不类,一咏雪也只有最后一句可堪入目。”

    “太过张扬。”

    “沽名钓誉。”

    “肯定是害怕了吧,怕当众做不出诗词......”

    “算了,冯兄、李兄......咱们且去太湖诗会。”

    人们议论纷纷,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能有零碎的声音传到朱平安耳朵里。

    朱平安对此莫不在意,施施然返回客栈,在大厅简单的要了两菜一汤,便放在食盒里往楼上走去。什么诗会,都是一些无用的玩意,还不如趁时间多看看书呢。

    太湖边的上诗会正酣,甲榜学子谁都不服谁,诗文一篇接着一篇,倒还真有几篇好的诗文流传出来。当然朱平安百般拒绝参加诗会的消息也被人放了出去,被当成了害怕作不出诗,成了本次诗会的背景,也算是为本次诗会做了贡献吧。

    时间在诗会后过得很快、很快,快到几乎一眨眼府试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