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十九章 惊仙诗会(一)
    安庆府城气度不凡,如虎卧平阳,高高的城门楼宛如虎口一样,鲸吞任何过往的行人和车辆。

    如果说怀宁县城富足,那安庆府城就是繁闹。

    即便是入了夜,也是一片繁华,夜市人也多如牛毛,一番繁华宛如不夜之城。

    不是真正来到这个年代,就难以想象这种朝代也能繁华如斯,这还仅仅是郡城而已,往上还有省城、京城,很难想象天子脚下的京城会繁华到什么样子。当然,这种繁华是古色古香的繁华,和现代那种繁华是不同的,但却更为震撼。

    府试就在安庆府城举行,各县通过县试的学子书生齐聚一堂,地域大了,文人相轻的臭毛病就彰显了,他们可不念着“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什么的,各个县城甚至各镇的学子书生抱团,对其他县镇的学子书生看之不起,明争暗斗没有消停。

    朱平安这位怀宁县甲榜五十之一的学子,受到了其他县镇学子书生的重点照顾。于是乎,那被蛇咬闻啼鸟的诗,以及在考场上吃午饭睡午休的行为,住在柴房等等都被翻了出来。

    然后,其他县镇的学子书生一个个跟喝了半斤老酒一样,兴奋起来了。

    连诗都不会做,考试过程中吃吃喝喝还睡个午休,哈哈,这在怀宁县都能中到甲榜,要是在我们县连第一轮考试肯定都别想过,怀宁县的水准也就是这个程度了。

    这不就是上天赐予我们的靶子嘛。

    整个安庆府通过府试的名额就那么多,若是怀宁县风评差了,知府大人自然也要考虑一二,那我们其他县城的机会岂不是更多了。

    于是,其他县城有心的学子书生纷纷打听更多关于朱平安的消息,包括长相喜好等等,就等着找一个机会让整个怀宁县出一个大丑。

    功夫不负有心人

    于是乎,也仅仅是在朱平安安顿在安庆府城的第五天,在朱平安被大伯等几位乡人拉着去一个酒楼会见大伯的友人的时候,被另外几个县的一些学子书生给堵了一个正着。

    大伯的友人就是大伯以前县城的那个友人,就是那个恩师是什么县学教习的那个,大伯的朋友也是通过了县试府试成了童生,但也是院试一次次折戟沉沙,因为童生不用参加县试府试,所以大伯的友人这些时日一直在安庆府潇洒,单等着赴省城参加院试。

    酒楼是安庆府有了名的大酒楼,名曰:惊仙楼,位于安庆府的黄金地段,规模宏大,装潢宏丽,店内摆设精致,内有衣着华丽的侍女、小厮往来不绝,招呼登楼宾客。

    那料想,朱平安随着大伯等人才进入惊仙楼,便听到一声惊喜的欢呼,然后就被人给堵住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这不是怀宁县的几位大才吗?”

    “正好,吾等太湖、望江等县学子诗会正酣,美中不足的是正少汝等怀宁人,此刻得遇诸君真可谓久旱逢甘霖也。”

    数位手持折扇,衣着俊逸不凡的年轻书生挡住了朱平安等人的前后退路,不由分说簇拥着几人上了楼。

    楼下人间,楼上则是天堂。

    朱平安上楼时正好看到楼上的歌姬身轻如燕红袖舞,扶风柳腰生莲步,忽如间水袖甩将开来,衣袖舞动,似有无数花瓣飘飘荡荡的凌空而下,飘摇曳曳,一瓣瓣,牵着一缕缕的沉香。

    完全不同于现代的歌舞,新奇之下,朱平安便多看了两眼。

    可是这在有心人的眼里,便是穷山僻壤来的土包子没见过世面,一个歌姬而已就已经看痴了,能登什么大雅之堂。

    果然,跟我等打听的完全一致,楼上其他县的一些学子书生相视一笑。

    “咳咳咳,吾等此次来会朋友,下次,下次再来共襄诗会。”大伯朱守仁看到楼上其他县的学子书生,坐了七八桌,隐隐觉的不对劲,便出言婉拒。

    江宁县一位长袖善舞的学子闻言大笑道:“吾等以诗会友,来此俱是朋友也。况汝之友人在何,吾等让人一并叫来。”

    坐在桌上的其他学子书生也都纷纷围了过来,你拉我拽,不由分说的将朱平安等人簇拥大最中间的一张大桌子上,热情的就像见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似的,尤其是时不时的扫朱平安几眼,仿佛奇货可居一样。

    大伯的朋友也被人从一个包间热情的邀请出来了,这些其他县的学子书生巴不得人越多越好的呢,人越多怀宁县出的丑越大,动静也就越大,府尊大人也就更多得多考虑一二。

    大伯的朋友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眼睛小小的,眯起来都找不到眼球,看上去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众人见了礼后,那胖子便坐到大伯身边,与大伯等人窃窃私语,末了还用异样的眼光扫了朱平安数眼。然后就见大伯及几位乡人脸色有些难堪,看向朱平安的眼神也都带着怪罪和抱怨。

    看来他们已经知道这些其他县的学子书生,究竟是有何贵干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朱平安跟个没事人一样,坐在桌上后就开始对付起来面前的一碟醉蟹,以前看舌尖上的中国对上海的醉蟹就垂涎数尺了,奈何一直没有机会,现在这醉蟹就摆在自己面前,怎么忍得住。

    呃

    诚然如传言一般无二,贪吃,饭桶。

    其他几县的学子书生对朱平安手筹并用接连吃了两个大螃蟹的不雅吃相,纷纷侧目。

    大伯朱守仁等人也都想离朱平安远一点,脸红的不行。

    惊仙楼办诗会,是其他桐城、太湖、望江等县的学子早就筹备好的,并不指专门针对朱平安等怀宁县的学子书生的,本来只是想在对怀宁县学子作前相互熟络一下,没想到喜从天降,听闻有人说朱平安等几位怀宁县学子正往惊仙楼这边的时候,其他几县学子一商量,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天就让他们出一个大丑吧。

    于是,有人去楼下堵,免得朱平安他们只是路过;有人去叫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种好事必须要更多的人一起欣赏才有意思;也有人动用私人关系,去拜访郡城几位有名望的大贤,希望他们能来,大家评点才更有说服力。

    因为叫人的人还没有回来,所以其他县的学子书生也都忍着没有作,但等众人来了再对朱平安等怀宁县人出雷霆一击。

    所以,现在大家一起交流甚欢,气氛甚好,谓之曰暖场。

    歌舞升平,剑拔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