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九十六章 高手过招,菜鸟退避
    “呵呵,都怪我与肃卿讨论正酣,兼着外面风声嘈杂,没有注意到朱大人在门外,朱大人快快请进......”

    张居正的尴尬只存在了一瞬,很快就恢复了淡定,呵呵一笑,轻声向朱平安解释道,接着伸手请朱平安入内。

    “嗯,今天这风确实蛮大的,把门都刮开了。”朱平安也没有揭穿张居正,微笑着拱手附和了一句。

    “朱大人初来乍到裕王府,便大驾光临,真是令寒居蓬荜生辉啊。”高拱起身扫了一眼朱平安一眼,颇为应付的抬了抬手,不咸不淡的说道。

    明显言不由衷。

    高拱嘴上说着蓬荜生辉,但是朱平安从他脸色神情中读出的却是:虽然不欢迎,但你人都来了,那就进来吧......

    “哪里哪里,平安不请自来,叨扰了。”

    朱平安装作看不出高拱的言不由衷,微笑着摇了摇头,拱手客套道。

    宾分主次,落座。

    然后

    朱平安就成了观众。

    高拱在朱平安进来后,只是应付差事似的的问了朱平安两句,是否见过了裕王,是否安顿好了,然后就一直在跟张居正说话了,继续他们之前的讨论,无视了朱平安的存在。

    就像两个大学生在聊国家大事,很自然的忽略了一旁的小学生一样。

    高手过招,菜鸟退避。

    退后,一边安静的待着吧,这场战斗不是你能参与的,菜鸟。

    嗯

    坐在椅子上,看高拱与张局长高谈阔论的朱平安,大约就是这种感觉。

    “我朝国库空虚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某些人身居高位却不干正事,不敢针砭时弊,不去做改善国计民生之实事,只知埋头于遣词造句,溜须奉承,曲意逢迎,营造一个纸面上的大明盛世.....呵呵,纸上的盛世再盛,可是与国与民又有何益呢,真是可笑可悲可叹......”高拱毫不掩饰的嘲讽道。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一听就知道讽刺的是严嵩之流,嗯,或许一旁的朱平安也在高拱的AOE范围之内。

    因为刚刚高拱嘲讽完后,用眼睛的余光扫了朱平安一眼。

    朱平安为官这一年,在青词方面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参与过嘉靖帝举办的几次斋醮,出彩不少;在嘉靖帝爱猫威虎挂掉的时候,还凭一句“化虎为龙”帮助徐阶一举赢的圣上欢心;还有前段时间那篇博得圣心的“佛前一跪三千年,未见我佛心生怜。莫是尘埃遮佛眼,原是未献香火钱”,更是让朱平安在青词届崭露头角......

    在高拱看来,朱平安这坐火箭似的升官速度,跟朱平安“积极”进献青词脱不开关系。

    其实,本来朱平安如何如何,高拱并不怎么在意的。

    虱子多了不压身嘛。

    当朝之中,这种人还少吗?

    袁炜

    严讷

    郭朴

    ......

    再多他一个朱平安又何如。

    但是

    奈何朱平安迁任了裕王府侍讲学士!

    这就让高拱如鲠在喉了。

    因为裕王府侍讲学士,这个位置是高拱替张居正争取的,在高拱看来,能入裕王府与他并肩战斗、先扶裕王上位再扶江山社稷的战友,只有张居正一人才有这个资格。

    高拱之所以多次邀请张居正入裕王府帮忙,就是出于这个目的,其实本来目的就快达成了,张居正凭他的才华和能力,很快就赢的了裕王的认可和重视,本来这次讲经完,张居正就可顺理成章的进入裕王府了。

    但是,谁想到朱平安他横插一脚,导致高拱谋划已久的好事功亏一篑。

    所以,朱平安之于高拱,宛若如鲠在喉。

    “呵呵,以肃卿兄之见,如今国库空虚,如何生财理财?”张居正接着高拱的话谈道。

    因为高拱的嘲讽,矛头所向直指首辅严嵩,过于尖锐,张居正虽然心有同感,但是谨慎起见并没有接嘲讽的话题,而是接了国库亏空往下谈了起来。

    “无他,四字,‘以义为利’耳。”

    高拱伸出手,向前一挥,情绪饱满的说道。

    “愿闻肃卿兄其详。”张居正眼前一亮,颇感兴趣的拱手道。

    “无论是理财生财也好,还是治国理民也好,均不应‘以利为利’,而应‘以义为利’。如果治国理财‘以利为利’,则只顾满足私利,必会损害公利,最终失了人心、毁了国计。这并非获利,而是失利。因此,只有“以义为利”,义字当先,追求公利,才能赢得民心,充盈国库,国治久安。”高拱慨然道,继而又摇头叹息道,“奈何如今之人多以利为利,苛捐杂税开道,榨取民脂民膏,敲诈盘剥商户,聚敛钱财,民益穷商益穷而国益穷。殊不知,只有以义为利,以农为本,以商为辅,发展生产,理财节用,轻徭薄赋,恤商惠商,减轻商户负担,如此民富商富国焉能不富。”

    “肃卿兄此言大善,将义利之辨提升至治国理财之高度,肃卿兄当为第一。”张居正闻言拍掌大赞。

    “呵呵,叔大过誉了,以叔大之见,如何生财理财?”高拱笑着摇了摇头,接着问张居正如何生财理财。

    “呵呵,某亦四字也。”张居正看着高拱笑着回道,卖了一个关子。

    “哦,呵呵,愿闻叔大其详。”高拱闻言大笑。

    “无他,固本安民耳。”张居正同样伸出手,向前一挥,笑着回道。

    “民本则邦固,叔大所言甚是。”高拱闻言,很是赞同。

    “固本安民,民者农、商也。古之为国者,使商通有无,农力本穑。商不得通有无以利农,则农病;农不得力本穑以资商,则商病。故商农之势常若权衡然,至于病,乃无以济也。天地生财,自有定数。取之有制,用之有节则裕;取之无制,用之无节则乏。王朝之财取之于民,然民力有限,应办无穷,而王朝之费又数十倍于国初之时,大官之供岁累巨万,中贵征索溪壑难盈,司农、司商屡屡告乏。余以为欲物力不屈,则莫若省征发以厚农而资商;欲民用不困,则莫若轻关市以厚商而利农。”张居正接着详细阐述道。

    “重农不抑商,叔大与我所见略同啊。”高拱闻言,对张居正愈发的欣赏。

    厉害!

    不愧是未来首辅啊!

    一旁的吃瓜萌新朱平安,在心里默默给两人点了个赞,在重农抑商盛行的封建社会,两人能有这种看法,很是难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