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九十五章 拜码头
    在裕王化身消防员去后院灭火的时候,朱平安出于礼貌和尊重,主动去拜会了高拱。

    这就跟拜码头一样,为了好开展工作,到了一个新地方,就要亲自去拜会一下这个地方势力大佬,打声招呼,作为一种礼貌,尊重的表示。

    没错,高拱就是裕王府势力大佬,自己就是一个初来乍到裕王府的萌新。

    小萌新去拜大佬码头再正常不过了。

    这种描述并不夸张。

    虽然自己的这个侍讲学士跟高拱这个侍读学士,都是从五品的官员,但是同品不同命,自己这个从五品是远比不上高拱的这个从五品的。

    自己初入官场,而高拱在官场已经浸淫十余年了,资历深厚。

    自己今天才入裕王府,高拱在裕王一开府就来做讲官了,在裕王府根深蒂固。

    如果把裕王府看作一个小王国的话,那高拱就是这个王国的丞相,是裕王府的百官之长,辅佐裕王,深得裕王信任和倚重,在裕王授权下掌握裕王府的最高权力。

    朱平安深知,要想在裕王府开展工作,不去拜下高拱的码头是不行的。

    所以,目送裕王去后院灭火后,朱平安就向刘管事问清了高拱所在的办公室,主动去拜码头去了。

    高拱的办公室坐南朝北,最是向阳,在长安殿居中的位置,紧挨着裕王的主殿。

    紧靠中枢。

    从办公室位置就能看出高拱的地位。

    朱平安以小萌新的心态到了高拱的办公室前,整理了一遍衣冠,确定衣冠楚楚之后,方才伸出手轻扣房门。

    门口虚掩。

    咚咚

    朱平安轻扣了两下。

    然后等待。

    里面并无人应声,但是朱平安靠近门口一些,能听到房内有谈笑声隐隐传来。

    咦?

    有人?

    朱平安听到里面的谈笑声,才发现原来高拱房间里已经有人了,还聊的很愉快的样子。

    谁啊?

    能跟高拱谈笑风生,一定不是一般人物,朱平安好奇的凑近了一些。

    里面听着像是在谈论治国之道。

    这就更厉害了。

    在治国之道上竟然能和高拱谈笑风生,里面这个牛人是谁啊?

    声音有些熟悉。

    但是朱平安一时间想不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只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名字就在嘴边一样,可就是想不起来。

    不过没关系,待会等自己进去就知道这人是睡了。

    咚咚......朱平安在门外又等了片刻后,再次伸手轻扣了两下房门。

    朱平安确信,里面的人应该听到自己的扣门声了,因为里面的谈笑声短暂中断了0.01秒。

    不过,这个短暂的0.01秒的中断后,房内的谈笑声又再次继续了起来。

    一秒

    两秒

    ......

    两分钟过去了,房内仍然没有人对朱平安的敲门拜访应声。

    好吧。

    完全无视。

    那只能等一会自己再来拜访了。

    再敲门就真成打扰了。

    朱平安站在门口扯了扯嘴角,微微笑了笑,准备先回自己办公室,练几张毛笔字,再来拜高拱的码头。

    之所以是练字,而不是去拜访裕王府权势仅次于高拱的陈以勤等人,也是出于对高拱的尊重和礼貌。封建社会是很讲究等级地位的,在拜访完裕王府第一人高拱前,不宜去拜访其他人。

    嘎吱......

    正当朱平安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房门却是打开了,接着一阵温热的风吹到了朱平安身上,让朱平安转到一半的身不由顿住了,抬头往门内看去。

    门口并没有看到人。

    只有温热的风带来的一阵灰尘。

    原来是风吹开了房门啊,还以为是里面人终于回应自己敲门了呢。

    朱平安扯了扯唇角,视角惯性的继续往里看,然后发现里面的人因为风吹开了房门,也本能的在往外看。

    六目相对,视线交汇在一起。

    房内除了高拱外,还有一位面若敷粉、鲜美耀目、英俊帅气的短须美男子,一身崭新的一点褶子都没有蓝色锦服衬托整个人愈发的相貌堂堂、玉树临风。

    哦......

    看到此人后,朱平安恍然大悟,怪不得刚刚觉的声音熟悉啊,怪不得能跟高拱谈笑风生,原来是张居正。

    在实力与眼同样高于顶的高拱眼中,满朝文武都是傻缺,唯一看在眼里的,只有张居正。

    “高大人,张大人。”朱平安第一时间拱起了手,向着室内的高拱和张居正揖手。

    高拱看到朱平安面不改色,只是倨傲的点了点头。

    张居正看到朱平安,脸色有些意外,面若敷粉的英俊白脸略微有些窘红。

    其实在第一次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张居正就听到敲门声了,不过因为跟高拱讨论的正兴起,见高拱没有理会,张居正也就当做没有听到,接着讨论了片刻后就又听到了第二次敲门声,这一次张居正微微顿住了讨论,用眼神询问高拱。

    高拱皱眉扫了一眼门口,觉的门外这人太不识趣了,竟然打搅了自己跟张居正的讨论,好在门外这人只是轻敲了两下就没再继续了,这才让高拱没有发出火来,收回目光示意张居正继续。见状,张居正也就继续话题谈论了。

    至于门外敲门的人是谁,高拱和张居正都没有关注。

    裕王府的其他同僚都还进不了高拱的眼中,同样,也进不了张居正的眼中,唯一的区别是张居正不会像高拱这样毫无遮掩的表现出来罢了。

    可是,没想到忽然一阵强风从窗外吹来,将虚掩着的房门给吹开了。

    然后就看到了转了一半身的朱平安。

    原以为是个不识趣的无关紧要小人物,没想到竟然是朱平安?!这个在与自己竞争中脱颖而出,被圣上点为裕王府侍讲学士的人。

    张居正一下子怔住了。

    朱平安大约是敲了两次门都被默拒,正要转身离开了,这个时候风把门吹开了。

    三人相对,六目相交。

    朱平安的率先拱手问好,让张居正回过神来。

    “朱大人......”

    张居正不免有些尴尬,就像是做坏事被人抓了现行一样,人家依礼敲门,结果被自己跟高拱当做小人物给无视,最后被一阵风给揭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