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九十四章 厨娘小张氏
    这一日,朱平安拥有了自己在古代第一间独立办公室,翰林院藏书阁那个不算。

    朱平安的办公室位于长安殿内偏东一点的位置,是一个三十余平米的套间。

    窗明几净,向阳通风,布置简洁。

    办公室靠墙处摆着一个木雕画屏,画屏上是一副刺绣的高山流水图,屏前摆着一套实木办公桌椅,桌上摆着文房四宝、笔洗、笔注、笔筒和镇纸等,桌后是一张扶手椅,房间两侧摆着博物架和书架,博物架上摆着几件瓷器和木雕,书架上摆满了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

    画屏后面是一个小门,推开门就是套间的休息室了,休息室面积十平米左右,与大学宿舍差不多大小,里面摆了一张床,一个存放衣物的橱柜,一套临窗桌椅,犹有不少空间富裕。

    床榻被褥等床上用品一应俱全,都是崭新的,质量上等,朱平安还能嗅到被褥上传来的一股阳光味道。

    裕王还真是用心了……

    “这间房间是昨天收到父皇旨意后仓促收拾出来的,准备的不足,子厚,你看还缺什么,我让人送过来。”裕王领着朱平安在间办公室转了一圈,对朱平安说道。

    “多谢殿下费心,已经很全了。”朱平安笑着摇了摇头,长揖拱手道谢。

    “子厚,你可莫要客气。”裕王扶起朱平安。

    “殿下放心,该张口的时候,平安绝对不会客气的。”朱平安直起身笑着回道。

    古人都是讲究含蓄委婉,朱平安这句带着现代风格的诙谐之语,让裕王先是一怔,继而觉的有趣非常,不由得跟着朱平安一起笑了起来。

    笑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室内的气氛也一下子熟络了起来。

    又寒暄了一会,裕王正要跟朱平安探讨一些经学上的问题,就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接着一个面白无须的年少内侍行色匆匆的出现在了门口,面有急色,好似天塌地陷、十万火急一样。

    “殿下......”

    内侍在门口躬腰求见,一脸着急。

    被打断探讨的裕王,面色不满的扫了一眼门口的内侍,一双剑眉微微皱起,觉的这小内侍太没有眼色了,分不清主次、轻重缓急吗,没看到我这正在欢迎、接见新入府的侍讲学士吗,有什么事不能等自己这边忙完了再说。

    内侍被裕王不满的扫了一眼,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放在腰侧的右手悄悄向着西边指了指。

    西院?

    裕王看到内侍的暗示,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一旁的管事在裕王手下办差多年了,更懂的裕王心思,瞧见裕王的神色后,便伸出手放在背后,不着痕迹的向着内侍勾了勾,示意他进来。

    内侍见状,忙小趋进来,附在裕王耳边,小声的禀告了起来。

    裕王听了内侍汇报的事情后,脸色已经遮掩不住心里的紧张焦虑了,眉心紧锁,整个人也坐立不安了起来,身在室内,心已飞到西边,抬头看了朱平安一眼,欲言又止。

    裕王的神色都写在脸上了,都不用朱平安察言观色了。

    “殿下,平安这里也没什么事,您先去处理要事吧。”朱平安很识趣的起身劝说道。

    “也好,子厚你先熟悉一下环境,中午孤再在府上设宴为你接风洗尘,介绍府上列位臣工与你认识。刘管事,你在这好生伺候着,不得怠慢了子厚。”

    裕王几乎在朱平安话音刚落便纳谏如流的点了点头,与朱平安说了一句,安排刘管事对接朱平安,然后就匆匆的跟着内侍往王府西院而去。

    “恭送殿下。”

    朱平安拱手,目送裕王离去。

    史不假书......

    朱平安瞧着裕王的背影,不由微微勾了勾唇角,无声的说了四个字。

    历史上记载裕王好色,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虽然内侍刚刚是附在裕王耳边小声禀告的事情,其他人根本听不到,但是谁让朱平安会唇语呢。刚刚内侍小声的禀告,都被朱平安读到了眼中。

    裕王这是后宅起火了。

    刚刚内侍禀告的是,王妃发现了殿下偷藏的厨娘小张氏,寻了厨房失窃的由头,要打厨娘小张氏三十板子,还要将厨娘小张氏发卖出王府呢。

    厨房藏娇

    呵呵

    古代汉武帝金屋藏娇,裕王这来一个厨房藏娇,裕王还真是别具一格。

    虽然内侍没有多说,但是看裕王刚刚焦虑不安的模样,朱平安知道,裕王跟这个厨娘小张氏之间肯定有一部狗血剧,只是不知道裕王为什么要来一个厨房藏娇,直接纳进王府岂不更好。

    在古代三妻四妾什么的太正常不过了,更不用说裕王这一个皇子了。

    开枝散叶

    繁衍皇室血脉

    这是多么名正言顺的理由的,在这个大义之下,相信裕王妃即便吃醋,穿个小鞋,也不敢像今天这样打板子赶出府吧。

    所以,中间必有一步狗血剧。

    朱平安猜的不错,裕王跟这位厨娘小张氏之间还真是有一部不为外人道也的狗血剧。

    那是半年前的事情了,裕王苦于资金不足,正跟宁安公主考虑在宫外开个糕点铺子,想着赚些钱补贴下王府开销。

    一次在齐化门考察糕点铺的时候,遇到了这位卖身葬父的小张氏。

    第一次见到演义本子里的场景,裕王不由好奇的上前围观,这一围观不要紧,登时就被小张氏梨花带雨、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娇俏模样给吸引了。

    接着,小张氏梨花带雨的哭诉了一个凄惨身世:一个年方十六的小姑娘在老父亲的依依不舍和祝福中出嫁了,出嫁后服侍公婆,端茶倒水,勤快家务,没日没夜,照顾重病的夫君,无微不至,可是奈何才嫁人不到一个月,丈夫就过世了,夫家人说她克夫,骂她狐狸精,受尽白眼不说,叔伯大爷还将她夫家的房产田产占为己有,将她赶出了家门,回到娘家后,老父亲又过世了......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裕王心里大男子的强烈保护欲,瞬间就被小张氏的凄惨身世给激起了。

    保护她

    我要保护她

    裕王赶走了那些围观调戏小张氏的混混,又出重金帮着小张氏安葬了老父亲。

    夜晚,一身孝更加俏的小张氏,被感动的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了裕王......为报恩,小张氏在床上使出了浑身解数,让裕王飘飘欲仙......

    第二天,裕王便要小张氏接回了王府纳为侍妾,但是被身边内侍苦苦劝住了,提醒裕王,小张氏是寡妇,一个皇子怎么可以把寡妇纳到后宫呢,要是被人知道了,御史、腐儒的唾沫星子都能淹了殿下,岂不是让圣上失望,让景王快意......

    裕王听后,犹豫了半天,还是把小张氏带回了王府,但是没有纳为侍妾,而是先安排进了后厨,暂时用厨娘的幌子作掩护,准备徐徐图之。

    不过,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裕王去后厨与小张氏私会的次数多了,还是被王妃给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