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九十三章 多亏生在大明
    武万夫引着朱平安到了裕王府门房处,验证身份,登记之后,在门房管事那领了一块出入裕王府的腰牌,日后只要出示腰牌就可以自由出入裕王府了。

    “大人请。”门房管事领着朱平安进入裕王府。

    “请恕末将职责在身,就不送大人了。”武万夫站在门口,抱拳相送。

    “武将军留步。”

    朱平安拱手与武万夫回礼,然后又微笑着向门房拱手道谢,“有劳了。”

    “朱大人客气了,大人这边请。”门房管事躬身引路。

    朱平安随着门房步入裕王府,裕王府府邸规制够高,面积够大,但是府邸装潢等远不如严府,仅仅比临淮侯府高上一个档次左右,当然敬享园除外,李姝把敬享园装潢的比严府也不差。

    裕王府分为中、东、西三路,由这三条路将裕王府分割为了中院、东院和西院,门房管事领着朱平安走的中路,这一条路是裕王府的贵客才能走的路。

    汉白玉拱形石门是中路的入口,步入石门,便是裕王府中院了,朱平安顺着中路依次浏览了花园、假山、莲花池,莲花池边上系着两个木舟,莲池中央还有一个亭子,然后就到了中院最大的建筑——长安殿。

    长安殿是裕王府最高的建筑,也是裕王府最重要的建筑,可以说是裕王府中枢所在。裕王平时都是在长安殿办公,裕王属臣也都是在此殿办公。

    长安殿整体庄严无华,明廊通脊,气宇轩昂,殿顶用的是只有王爷才能用的绿色琉璃瓦,显的很是威严气派。高度比西苑无逸殿低了半米,面积大约为无逸殿的三分之二大小,这是规制所在,不能逾过了西苑。

    门房管事将朱平安引进了长安殿内的一个房间,着人倒了一杯热茶,然后请朱平安稍候片刻,他去通禀裕王。

    很快

    基本上门房管事才出门两三分钟左右,朱平安只来得及喝了一口茶,便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便看到裕王神色激动的大步走了进来,手里面还提着一支毛笔,随着大步走动,毛笔上的墨汁被甩落在地上、蟒袍上。

    跟在后面的门房管事,快走了两步才将将的跟上裕王的步伐,不至于被落太远。

    裕王头戴乌沙翼善冠,身着一身绛红色蟒袍,齐肩圆领,大襟阔袖,做工非常精致。蟒袍下端用银线斜向绣着“水脚”线条,勾勒出波浪之意,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水脚”波浪之上还绣着重叠如姜牙的山石宝物,也就是所谓的“江牙海水“。

    裕王身上的这一身蟒袍是崭新的,价值不菲,是今年过年时嘉靖帝上次的四季服装之一。

    不过可惜的是上面被甩上了一滴一滴又一滴的墨汁,墨汁未干,一看就是刚刚甩落的。

    朱平安看着提着毛笔匆匆走来、墨汁甩落蟒袍而不顾的裕王,内心不免被触动了一下,看样子应该是门房管事刚刚去通禀裕王的时候,裕王正在练字,听说了自己前来报道的消息后,练毛笔都不顾的收起来,便匆匆走来了。

    周公一饭三吐哺,起以待士;

    曹操倒履相迎许攸;

    刘备三顾茅庐;

    裕王的甩笔相迎,虽然与历史上的经典礼贤下士、求贤若渴的典故相比,还逊色不少,但是不管怎么说,裕王能拿出这个态度迎接自己,就足够了。

    “见过裕王殿下。”

    朱平安急忙放下茶杯,上前一步迎了上去,长揖见礼。

    “子厚无须多礼,快坐......咳咳......昨日我收到父皇旨意时,尚且有些不相信。初时父皇有意将子厚迁任圳弟府上侍讲学士,我听闻消息后失落不已,没想到旨意下来时,父皇竟把子厚迁为我府上侍讲学士了,真可谓是天从天降。”

    裕王上前一步,伸出双手去扶朱平安,手伸到一半,毛笔差点戳到朱平安手上时,裕王这才注意到手里的毛笔,不免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将毛笔随手交给跟在身后的门房管事,然后用蟒服擦了一下手,这才伸手扶住朱平安的手,将朱平安往座位上礼让。

    别别

    别拉手行不行......

    朱平安看到裕王伸手时,就有一阵不祥的预感。

    古人表达激动、礼贤下士的方式有毒啊......

    果然

    下一秒

    朱平安就眼睁睁的看着裕王双手攥着自己的手,把自己往座位上礼让。

    咳咳

    话说被男生拉手,还真是不适应。

    虽然朱平安也知道裕王正常很,但是被裕王如此的礼贤下士,朱平安还是不免一阵哆嗦,都是学姐的锅,在现代时,朱平安被某位戴眼镜斯斯文文的学姐坑害看了一部腐片后,只看了个开头,朱平安就落荒而逃,足足一个月都没能从阴影里走出来,最后用舍友珍藏的百G岛国*****才算解了毒。

    也是从这一次,朱平安深刻认识到,对女生,绝对不能从外表判断。

    言归真传。

    由于某位学姐的锅,害的朱平安被裕王古代经典版礼贤下士手法表达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殿下请坐。”

    朱平安借着礼请裕王入座时,不着痕迹的将手抽了回来。

    呼

    抽出手后,朱平安呼了一口气,幸亏自己现在所在的朝代的是明朝,如果在三国的话......

    朱平安不免想到了三国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刘备刘皇叔,想当年刘备与关羽、张飞桃园三结义,然后三国标志性的礼贤下士、求贤若渴方式出来了,三人同吃同睡抵足而眠......然后刘皇叔三顾茅庐求来了诸葛亮,又是同塌抵足而眠......

    这可不是刘备独有的。

    周瑜。

    三国帅哥周瑜也是如此,蒋干盗书那一章有印象吗,周瑜见到了老同学蒋干,为了表达同学之情,也是跟蒋干同吃同睡抵足而眠,蒋干才有机会偷到周瑜的书信的。

    如果在三国被刘备、周瑜等人如此表达感情的话......

    只是一想,朱平安都不免一阵哆嗦。

    “子厚,你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子明,速传府上太医来......”裕王见朱平安一哆嗦,还以为朱平安身体不适呢。

    “没,没,我没事,不用麻烦了。”朱平安连忙摆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