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九十二章 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裕王府位于距离西苑不远不近的王府街上,王府街本命朝阳街,自从裕王和景王同时在这条街上开府之后,朝阳街便被众人自觉更名为王府街了。

    裕王府坐落在王府街偏西的位置,对面再往东一百多米远的位置就是景王府,景王府坐落在王府街偏东的位置。

    两个皇子的府邸,一个位置偏西,一个位置偏东,可能是嘉靖帝随手在堪舆图这么点了两下,并不代表什么,但是很多人却不这么认为。

    紫气东来

    尚左尊东

    ……

    东方代表尊贵,圣上将王府街的东方点给景王开府,将西方点给裕王开府,这还不能代表圣上的心意吗。

    所以,景王府的下人遇到裕王府的下人,总是恨不得把下巴抬到填上去,而裕王府的下人遇到景王府的下人则像低人一等似的,抬不起头来。

    小景人趾高气昂,小景人昂首挺胸,小景人意气风发……

    小裕人瑟瑟发抖……

    总之,在这条街上景王府压了裕王府可不止一头两头那么简单。

    朱平安早晨是从王府街东面进来的,先是路过了景王府,才到了裕王府。

    一路走来,朱平安明显感觉到景王府比裕王府气派不少,光是大门口的石狮子就比裕王府的要威武雄壮的多,听说景王府里面庭院也比裕王府大了一半有余。

    到了裕王府后,朱平安便让刘大刀回朱记帮工了,朱记生意火爆,每到饭点都忙得很。

    其实以朱平安的意思,以后就不用麻烦刘大刀他们接送了,自己又不是小孩,天子脚下治安好着呢,上次赵大膺雇凶那次只是例外,不过不管是刘牧他们还是李姝都坚不同意。

    “因为你稽查太仓,多少人被罚了银子,自己心里没数呀,我可是听说不少官员在背后骂你丧门星呢,你就不怕有人气不过,雇人打你一顿消气呀......”

    李姝翻了一个白眼,坚持要让刘大刀他们接送朱平安才放心。

    刘牧他们也是坚持接送。

    盛意难却。

    朱平安也就没有坚持了,而且李姝说的也不无道理,太仓银库一案,多达千余人被罚了银子,自己无形中得罪了不少人,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小心点好。

    目送刘大刀回返,朱平安缓步走向裕王府大门。

    裕王府不如景王府气派,但也只是相对景王府而言,相对于其他府邸来说,裕王府足够雄伟气派。

    裕王身份在那摆着呢,王府是除了皇宫外,府邸的最高规制。裕王府门前坐着两个大石狮子,石狮子底座就有半米高,正门门脸四间,正殿五间,后殿四间,后寝五间,左右有配殿。

    “来人止步!”

    大门外有一伍禁军值守,披坚执锐,看到朱平安近前,便按刀走来。

    “吾乃新任的裕王府侍讲学士朱平安,烦请这位将军通禀一声。”朱平安停下脚步,从袖子里掏出名帖,双手奉上。

    “原来是朱大人,末将失礼了,大人请进,殿下昨天就已经通知了末将。”

    领头的禁军首领接过朱平安的名帖,迅速看了一遍,然后将名帖还给朱平安,抱拳告罪。

    “不知将军如何称呼?”朱平安收好名帖,边走便问道。

    “末将武万夫。”武万夫回道。

    “武将军,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朱平安微微笑了笑,拱手正式与武万夫见礼。

    “大人说笑了,末将不过是七品中候,日后还得多多仰仗朱大人关照。”武万夫苦笑着摇了摇头。

    中候是古代武官名,与司阶、司戈、执戟合称“四色官”,官级为正七品下,是看守宫门的武将。

    在明朝和平年代,武官地位低下,远不如文官,同级别的武官在文官面前只有听训的份,低级别的武官在高级别的文官面前,只能用一个成语“门下走狗”来形容了,当然这种“门下走狗”也不是随便一个武官都能做的,级别不能低太多,不然连做“门下走狗”的机会都没有。

    自己只是一个七品下守门武官,而朱平安年纪轻轻已经是从五品的大员了,日后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所以在朱平安说请武万夫多多关照的时候,武万夫才会苦笑着摇头。

    “赳赳武夫,公侯干城。自古以来,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宛若人之双臂,缺一不可。将军护卫裕王府,平安入职裕王府,自然是需要将军关照的。”朱平安微笑着说道。

    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这是出自《诗经·国风·周南·兔罝》篇的一句诗,《兔罝》是一篇咏唱国君将士的一首诗。其实《诗经》里关于将士的篇章还是不少的,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在先秦时代武夫的地位还是蛮高的,这篇《兔罝》就是其中的代表。

    赳赳武夫,公侯干城,就是说武士威武雄壮,足以堪当是护主卫国的重任。

    “赳赳武夫,公侯干城......若是世人都能像朱大人这样就好了。”武万夫闻言,不由感慨道。

    朱平安的这句“赳赳武夫,公侯干城”一下子就搔到了武万夫的痒处,武万夫出自武将世家,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他父亲的寄望,说一个人勇猛善战,常常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个词来形容,武万夫的父亲就是希望他可以做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勇猛将军,传承家族威名。

    武万夫也是从小苦练武艺,熟读兵法,在上一届武举的时候更是一举夺得了榜眼,仅仅一招之差惜败于武状元戚继光。

    不过,等武万夫以武榜眼步入仕途的时候才发现,武将实在太难做了。这么两年下来,武万夫早已经被现实打磨的,没了当初为国开疆辟土的雄心壮志了。

    自己也是裕王府的老人了,裕王一开府自己就是裕王府中候了,但在裕王府的文官看来,自己始终也就是个守门的而已......

    所以,对比之下,朱平安的这句“赳赳武夫,公侯干城”才会这么难得,让武万夫感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