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八十七章 卷铺盖
    夕阳西下,卷铺盖回家。

    朱平安是在一众同情、怜悯和幸灾乐祸的目光中“灰溜溜”走出无逸殿的。

    至少,众人的眼中是这样的,朱平安在无逸殿收拾了铺盖、书籍、笔墨等物品,一个也不拉的改装包袱的装包袱,该捆起来的捆起来,走的时候背着铺盖,挎这一个包袱,提着一捆书籍,跟逃荒的难民似的......

    “暂时别了,无逸殿,我还会回来的。”

    朱平安背着铺盖回望了无逸殿一眼,微微勾起唇角,扯出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弧度。

    “呵呵,强颜欢笑……”

    无逸壂里有人看到了朱平安脸上的笑容,立马不屑的撇了撇嘴,嘲讽了一声。

    呵呵

    你们开心就好。

    朱平安毫不在意的收回目光,淡定调整了一下背着铺盖的绳索,转身离去。

    “子厚,人生的路上,别人的话可以听,但是可不要当成金科玉律。你还年轻,以后还早着呢。此去裕王府,正好可以沉淀沉淀。肃卿早入裕王府,我等同为翰林官,相信肃卿在裕王府也会对你照顾一二的。”

    李春芳帮朱平安提了一个包袱,一边送朱平安到西苑宫门口,一边宽慰朱平安,担心朱平安年纪小、心智不坚,再受了众人的风言风语影响,一蹶不振了。

    虽然李春芳也为朱平安感到可惜,从目前形势来看,景王风头日盛,储君之相日益峥嵘,反之裕王则是一日不如一日。如此一来,景王府侍讲学士自然是炙手可热,前途不可限量,裕王府侍讲学士则有些前途未卜的感觉。

    不过,这些话李春芳都压在了心底,嘴上还是不住的宽慰朱平安,为朱平安鼓舞打气。

    又是帮自己拿行李送行,又是宽慰自己。

    李春芳是一个厚道人呢。

    “多谢子实兄。”

    到了西苑宫门口分别时,朱平安结果李春芳递来的包袱,深深一揖道谢。

    “子厚与我客气什么。肃卿他脾气大了点,其实相处久了,还是很好的,你到了裕王府可以与肃卿多多亲近亲近。改日,我去裕王府寻你和肃卿喝茶。”李春芳笑着摇了摇头,抱拳还了朱平安一礼,建议朱平安到了裕王府,多跟高拱走动走动。

    与高拱多走动。

    李春芳的建议是好的。

    裕王一开府,高拱就入府担任首席讲师。在裕王与景王夺储节节败退,前途未卜,朝廷上下,猜测种种、议论纷纷之际,高拱出入裕王府,多方调护,出谋划策,给裕王很大宽慰,现在已经是裕王最信任的人人。

    如果朱平安跟高拱打好关系的话,以后在裕王府开展工作就容易多了。

    不过

    要跟高拱打好关系,朱平安觉的还是很难的,就这么多次的接触来看,朱平安可以明显感觉到,高拱对自己感官好像并不是很好。

    历史上高拱能看得上眼的,似乎也只有张居正,其他人在高拱眼中都是蠢逼。

    呃

    貌似自己好像也在蠢逼的队列中,最多是一个不是特别蠢的蠢逼吧。

    不管了。

    到了裕王府再慢慢说吧。

    有领先几百年的历史经验,自己再摘不掉蠢逼的帽子,自己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朱平安在宫门口与李春芳分别,李春芳还要赶回去写青词,临近放衙的时候李淳风等人接到了严嵩严阁老的指示,要留在无逸壂赶制青词,估计晚上都不能回去。

    本来,如果朱平安没有接到迁任裕王府侍讲学士圣旨的话,也会被指示赶制青词的。前几次无逸壂赶制青词的任务,朱平安都被分派了的。

    不过,明天朱平安就要去裕王府入职了,也就抓不了朱平安的壮丁了。

    哦

    差点忘了说了,今天帮朱平安搬行李的,除了李春芳外还有一位叫吉祥的小太监,这是冯保派过来的。无逸壂门口司直的小卓子不能擅自离岗,所以冯保就另派了吉祥小太监过来帮朱平安提行李。

    在西苑宫门口,司直的小曹子也主动过来搭把手,帮着将行礼提到了宫门外。

    门外有刘大刀等着,还有两匹马,这点行礼自然一点也不费事。

    回到临淮侯府后,看到朱平安提着大包小包、背着铺盖的,李姝、包子小丫鬟等人一脸茫然,怎么下班回家还带这么多东西啊,跟搬家似的。

    “姑爷这是怎么了?”

    包子小丫鬟等人一边帮朱平安拿东西,一边好奇的问道。

    “哈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土……姐夫肯定是没干好活,被皇上老爷爷给扫地出门,当不了官了。”熊孩子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了,指着朱平安的铺盖,笑的跟条斗牛犬似的,一张胖脸笑的眼睛都找不到了。

    熊孩子看到朱平安又是背着铺盖又是提着包袱的,脑袋里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府里那些被赶出门的下人,他们被赶出家门的时候好像就是这样。

    于是,熊孩子想当然的觉的自己这个牛的不行的在宫里当官的土包子姐夫,一定也是因为在宫里没干好活,被皇上扫地出门,当不了官了。

    一想到这,熊孩子就乐的鼻涕泡都出来了。

    妞妞妹妹总是在自己面前夸土包子姐夫这好那好啥都好,都不夸我。

    这下好了,看妞妞妹妹还崇拜你不。

    你都被皇上扫地出门了,我可是今天才被夫子夸了呢,我才是妞妞妹妹心里最厉害的。

    熊孩子乐的眼睛都找不到了。

    “才不会呢,姐夫最厉害了。”

    妞妞也跟着跑出来了,站在熊孩子对面,叉着腰大声喊道。

    “我才是最厉害的。”熊孩子脑袋扬得老高,激动的小胖脸通红。

    “一百个你都比不上姐夫的一根手指头。”妞妞叉着小蛮腰,小奶音老响了。

    “一百个姐夫的手指头,都比不上我。”

    熊孩子被刺激的嗷嗷叫,叫完之后觉的不对,怎么是一百个手指头比不上我呢,应该是一百个姐夫也比不上我才对,也不对,是一百个姐夫也比不上我一根手指头。

    等熊孩子掰扯清楚逻辑,准备再次表达雄心壮志压土包子姐夫一头的时候,一抬头就发现可恶的姐夫又把妞妞妹妹给抱起来了,还冲自己得意的笑,笑的跟朵狗尾巴花似的,熊孩子一下子懵了,才掰扯清楚的逻辑一下子又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