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八十六章 各位车神请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无逸殿司直、詹事府右春坊左庶子徐溥,学博而邃,礼和而恭,通达国体,动合机宜,以豆铭过,不负贤名,着,无逸殿司直、詹事府右春坊左庶子徐溥兼任景王府侍讲学士,加经筵官,入景王府讲经授筵,赐银百两,钦此......”

    魏公公与徐溥简单客套了一句,便展开了圣旨宣旨,公鸭嗓的声音响彻无逸殿。

    圣旨中里面对徐溥的评价很高,什么通达国体、不负贤名什么的,听起来挺高大上的,尤其是圣旨里面的提到的“以豆铭过”,更是徐溥的得意之举。

    要说起来,徐溥也是一个善于宣传自己的推手。

    年少的时候徐溥并不出名,也不是天才级人物,在私塾读书时表现的也很普通,从来不是私塾里面的风云人物,一直得不到夫子的重视,在县城里也没什么名气。

    看着别人出风头,年少的徐溥怎么可能不羡慕嫉妒恨呢。

    终于有一天,徐溥看书看到古人用豆子记过名垂青史的时候,灵感一下子涌上了心头。从这一天起,年少的徐溥在私塾里刻意减少了开口,也不再跟朋友吹比胡闹了,在人前努力表现出一副沉稳老成的样子,而且还拿了一白一黑两个瓷瓶放在书桌上,兜里面也常装着绿豆和黄豆。

    扶老奶奶过马路了,徐溥就会当着众人的面往白色的瓷瓶里放一颗黄豆;不小心说了一个脏字,徐溥就当着众人的面往黑色的瓷瓶里放一颗绿豆......就这样,每做一件积极的正确的好事,徐溥就会当着众人的面往白色瓷瓶里放一颗黄豆,每做一件消极的、错误的坏事,徐溥也会当着众人的面往黑色瓷瓶里放一颗绿豆。

    每过一个月,徐溥就会当着众人的面数两个瓶子的豆子,一边数一边跟神经病一样自我检讨。

    一开始的时候,众人对此还不以为然。

    但是当徐溥坚持了半年以后,徐溥的名声在县城里就开始传扬起来了。等过了一年,徐溥的名字在县城里已经是人尽皆知了,提到徐溥的名字,没有人不伸大拇指的。

    尝到甜头之后,徐溥就把这个做法一直坚持了下来,到现在他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家里面装满豆子的瓶子已经数不胜数了,都快放了一屋子了,为了防止耗子进来,徐府专门在屋子里养了一只猫看着。人就是这样,骗着骗着,连自己也骗了。

    这会徐溥在跪下接旨的时候,袖子里还掉出了好几颗豆子呢。

    听着圣旨里“通达国体、以豆铭过、不负贤名”这些个词,徐溥心里面简直都要没醉了。

    “臣徐溥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徐溥领旨谢恩,一脸的喜不自禁,景王府侍讲学士终于到手了,平步青云指日可待啊,哈哈哈哈......

    领旨后,徐溥起身接着就向魏公公道谢不已。

    “呵呵,徐大人了客气了,能给圣上跑腿那是杂家十辈子修来的福气。”魏公公笑眯眯的说道,“恭贺徐大人了,哦,差点忘了,娘娘还托杂家给魏大人带了一句话。”

    “公公请讲。”徐溥附耳过去。

    魏公公凑近徐溥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然后就看到徐溥眼睛亮了,连连点头。

    “呵呵,好了,圣旨宣了,话也传到了,杂家也就不打搅诸位大人了。”

    魏公公笑眯眯的向众人拱了拱手,告辞离去。

    “公公慢走。”

    众人一路相送,一直将魏公公送出了无逸殿宫门,方才止住脚步目送魏公公一行人离去。

    等到魏公公离开后,众人纷纷向徐溥道喜。

    “真是恭喜徐大人了,兼任景王府侍讲学士一职,着实让我等艳羡啊......”

    “呵呵,就是啊。这景王府侍讲学士一职前途可是不可限量啊,我等以后还要徐大人多多提携了。”

    “恭喜徐大人,贺喜徐大人,徐大人平步青云指日可待啊,我等以后还要徐大人多多照顾啊。”

    “徐大人兼任景王府侍讲学士可是实至名归,日后景王那里,还要徐大人多多美言啊。”

    ......

    很快徐溥周围就围了众多恭喜徐溥兼任景王府侍讲学士的官员,一声声恭喜听的人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在恭喜徐溥的同时,不少人还不忘拿朱平安开涮,以朱平安来陪衬徐溥。

    “呵呵,恭喜徐大人了,哦,差点忘了,还有朱大人,恭喜朱大人。咱们无逸殿真是双喜临门啊,刚刚诞生了一位裕王府侍讲学士,现在又诞生了一位景王府侍讲学士,哈哈,咱们这无逸殿还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那还用说,咱这无逸殿可是最靠近圣上的地方,自然是好地方了。徐大人,朱大人以后发达了,可不要忘了咱们这些无逸殿的同僚啊。”

    上面的这些阴阳怪气恭喜朱平安的话还算好的了,像下面这些赤果果的踩朱平安捧徐溥的也不在少数。

    “早上的时候,听人说的,我还以为是朱大人是景王府侍讲学士呢,没想到最后朱大人是裕王府侍讲学士,徐大人才是真正的景王府侍讲学士。”

    “呵呵,景王府的门槛可不是其他府,门槛高着呢,一般人投机走巧可进不去。也只有徐大人这样学博而邃、通达国体、以豆铭过、不负贤名的才能进得去。人贵有自知之明......当然,我说不是朱大人,朱大人可莫要多想......”

    “这话我信,朱大人可是裕王府侍讲学士呢,张大人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朱大人君子之腹了。”

    “哦哦,是极,是极......呵呵呵......”

    一时间,朱平安成了徐溥之外的另一个焦点,只不过朱平安这个焦点承载的是众人的同情和幸灾乐祸,徐溥那里则是满满的恭喜和恭维。

    不少人在恭喜徐溥之余,都想着通过徐溥跟景王拉上关系,最好能进景王府。

    他们都在打景王府剩余的几个空缺职位的主意,虽然这几个空位地位不高,官职也小的很,但是没关系啊,反正可以兼职,而且只要在景王府谋得了一官半职,日后等到景王继位的时候,他们可就是景王潜龙府邸的旧臣了,有了这个光环,他们日后仕途也是畅通无阻、一帆风顺。

    朱平安冷眼旁观这一幕幕,微微扯了扯嘴角,面上配合的做出一副“倒霉”“恹恹”模样。

    黄泉路上人云稀,总有车神争高低,如今山坡依然在,不见当年老司机!

    各位车神,你们请。

    这条路

    请恕我不奉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