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圣旨又来
    不知今天是什么日子,在朱平安接到圣旨后没过了多久,快到放衙时候的时候,无逸壂又迎来了一道圣旨。

    “圣旨到......无逸殿司直、詹事府右春坊左庶子徐溥接旨......”

    一个尖细的嗓音,仿佛二胡拉了最高音一样响彻在无逸壂内,接着一位年约五十来岁的太监,捧着一道圣旨,出现在了无逸壂众人的视野中。

    无逸壂的众人大多都见过这位老太监,姓魏名暮云,偏中性的名字,大家都称他魏公公。这可是一位老资历的太监,比刚刚给朱平安宣旨的那位太监要资历厚的多,魏公公已经在宫里三十多年了,在内廷的官衔也比刚刚那太监高了布不止一点半点。

    当然,朱平安在无逸壂时间短,还没有见过这位老太监。

    听到别人称他魏公公的时候,朱平安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人该不会是魏忠贤。

    不过立马就自我否定了,魏忠贤是熹宗时候的大奸,而熹宗还要在半个多世纪才能出生呢,别说他了,连他爹明光宗都得三十多年后才出生呢。

    至于说魏忠贤是魏公公的后人,朱平安自己都笑了,一个太监有个毛线的后人啊。

    传宗接代?

    太监除了收个干儿子,还想传宗接代?!

    等等

    干儿子?

    不对,时间也不对,魏忠贤可是熹宗时期的,距离现在还差两代呢,干孙子还差不多。

    朱平安心里面自嘲笑了笑,否定了这个念头,干孙子,也太不现实了。只是同一个姓氏而已,自己想太多了,姓魏的人不知有几十万呢,相信宫里面姓魏的太监也不止一人吧。

    魏公公是宫里的老资历太监,在内廷的官职若是细论起来,也是三品内侍了。

    而这份圣旨的宣旨对象只不过是个五品而已。

    身份差距在哪放着呢。

    所以,魏公公捧着圣旨进了无逸壂后,并没有像给朱平安宣旨的那个太监一样走到朱平安房间里宣旨,魏公公只是一挥拂尘,喊了一声“无逸殿司直、詹事府右春坊左庶子徐溥接旨”后,就在大殿等着了。

    一个三品内侍来给五品的官员宣旨,这本身就代表了圣上重视的态度,足够荣耀的了。

    于公于私,这个架子自己必须得端着的,魏公公捧着圣旨进了无逸殿后,便端起了架子。

    “见过魏公公。”

    无逸殿大殿的官员纷纷上前与魏公公问好,在皇宫里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太监了,即便心里面再看不起残缺的太监,面上也要对他们礼遇尊重有加。

    魏公公也是修炼有成的老狐狸了,像是佛前的弥勒一样,笑眯眯的与无逸殿的众官员周旋。魏公公的记性很好,但凡是跟他打过照面的,他都能叫出人的姓氏官职来,让无逸殿的众位官员,都感觉如沐春风一样。

    “见过魏公公。”

    朱平安练了一下午字,桌上的宣纸都快用完了,趁着下班前朱平安前去大殿供需处再领一摞宣纸。在领宣纸的时候,正好魏公公进了无逸殿,此刻众人都与魏公公联络感情,朱平安也不愿太特立独行,表现什么清高,也跟着随大流的去魏公公那刷了一下脸。

    “嗯,你是朱平安吧,我听下面的小崽子说起过你,今儿个一见,果然是个年轻有为的。”

    朱平安只是简单的刷了一下脸,没想到魏公公竟还笑眯眯的与自己说了一句话。

    “平安可当不得公公‘年轻有为’这四个字,在公公面前只是一个末学后进罢了。”

    朱平安一脸憨厚的摇了摇头。

    “呵呵......”魏公公笑眯眯的看了朱平安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那目光还是朱平安菊花一紧,这老狐狸的一双眼睛太亮了,跟他对视了一眼,朱平安都觉的自己被他看透了似的。

    看来宫里面的老太监没一个是简单的,也是,在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宫里平安的活到这个岁数,要是没有几把刷子,没有点过人的能耐,哪里能活到今天啊。

    朱平安面上憨厚的笑着,心里面确实打定了主意,以后再跟宫里的任何一个老太监接触,都要打起一百个小心来。

    因为魏公公刚才几乎叫出了所有人的姓氏官职,所以这会叫出朱平安的名字,众人也没觉的意外。

    不过在听到魏公公说朱平安年少有为的时候,不少人心里哂笑不已。

    呵呵

    朱平安当然是年少有为,年纪轻轻的就当了裕王府的侍讲学士,能不年少有为吗,呵呵,只是这个年少有为也就到此为止了,进了裕王府,那就是上了一艘注定沉没的破船。日后景王登基后,跟他争皇位的裕王还能落得了好,裕王都落不了好,更不用说朱平安他们这些裕王的旧臣。

    几乎也就是一分钟左右吧。

    众人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当事人无逸殿司直、詹事府右春坊左庶子徐溥从内间快步走来。

    徐溥是嘉靖十八年的进士,当年中了榜眼,一入职就分在翰林院了。徐溥是世家出身,家族中为官出仕的不下十余人,在朝中关系深厚,而且还有一个叔叔与严世蕃关系莫逆,加上徐溥为人处世、个人能力较强,所以官职也是一步一步稳稳的向上升着,从翰林院到鸿胪寺再到右春坊,到了今年,四十余岁的徐溥已经是正五品的官员了。

    早在六年前,徐溥就在无逸殿司直了,比朱平安在无逸殿的关系深厚了不知有几百倍。现在,徐溥已经是无逸殿主管教育方面的部门领导了,与国子监对接,算是一个科室主任。

    “劳烦魏公公前来宣旨,老夫不胜荣幸之至。”

    徐溥到来之后,拱手与魏公公见礼,声音有些气喘吁吁,这是接到圣旨后,快步走来接旨累的,不过脸上倒是一脸的红光满面,显然是兴奋的。

    徐溥对今天的圣旨并非一无所知。

    今天下午的时候他就接到信儿,不过当时信儿还不太确定,直到朱平安接到调任裕王府侍讲学士的圣旨后,徐溥才确定自己长久以来谋求的事儿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