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八十四章 圣旨到
    西空涂寇,和风送暖。

    一位内侍在夕阳余晖中捧着圣旨,缓缓走进了无逸壂,霎时间吸引了无逸壂众官员的眼球。

    无逸壂众官员的视线随着圣旨,一路前行,穿过大殿,右转,向着司直办公区而去。

    不会是颁给朱平安的迁任圣旨吧?

    来的这么快?

    众官员心里面下意识的猜着,眼睛随着内侍的脚步,也越发的红了……

    景王可是储君的第一人选啊,现在景王府的职位就那么多,被人占一个就少一个啊。

    看着内侍一步步的走近朱平安所在的办公房间,无逸壂不少官员心都快碎了,我们谋求景王府侍讲学士谋求了多少年了,唉……

    “嘎吱。”

    当捧着圣旨的内侍推开朱平安办公房间屋门的时候,无逸壂响起了一片叹息声。

    虽然早就猜到了这种结局,可是人们心中难免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现在门开了,第二只靴子也落地了,人们最后一丝希望也宣告破灭了,忍不住发出一声准备了多时的叹息。

    当内侍推开屋门的时候,朱平安还在伏案练字,手边已经摆了厚厚一摞写完的宣纸了。

    “朱大人,这字待会再练也不迟,这会还是抓紧收拾收拾准备接旨吧。”

    内侍捧着圣旨走进了房间,看着朱平安微笑着说道。

    “多谢公公提醒,还请公公稍候片刻。”

    朱平安放下手中的毛笔,将挽起的袖子放了下来,向着内侍拱手道谢。

    接旨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累公公久候了。”

    朱平安顶着无逸壂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更衣净手完毕,正好了衣冠,拱手对内侍说道。

    “无妨,朱大人请接旨吧。”内侍微笑着摇了摇头,缓缓的展开了手中捧着的黑轴三色圣旨,旨面绣着祥云瑞鹤,两端有上下翻飞、腾云驾雾的五爪金龙,满旨富丽堂皇。

    见圣旨,如见皇帝亲临。

    “臣朱平安接旨。”

    朱平安一撩官服,正襟双腿下跪,上身挺直,恭敬的跪接圣旨。

    周围官员也纷纷下跪观礼。

    “奉天承运

    皇帝敕曰:无逸壂司直郎、翰林院侍读学士朱平安,年少人杰,人品端正;尊师重教,知礼明理;勤学苦练,百折不挠;锐志匡时,宏才赞理。穷不减其志,难不坠其襟,当畿庭之再入,肩重任而不挠,深得朕心。着,无逸壂司直郎、翰林院侍读学士朱平安,即日起迁任裕王府侍讲学士,加经筵官,入裕王府讲经授筵,钦此。”

    立在朱平安跟前的内侍声音洪亮,咬字清晰,抑扬顿挫的将这一道圣旨宣读了出来。

    什么?

    迁任裕王府侍讲学士?入裕王府讲经授筵?

    我没听错吧?!

    周围观礼的无逸殿众官员听完圣旨后,一个个全都怔住了,继而脸上开始露出一阵狂喜之色,努力的忍着嘴上不笑出声来,但心里面早就笑的不行了。

    哈哈哈......

    没想到啊

    万万没想到啊。

    原来圣上迁任朱平安的职位是裕王府侍讲学士,不是景王府侍讲学士,哈哈哈哈,真是苍天有眼啊,这下我们又有机会了。

    早上听司直的小黄门透露说朱平安要被圣上迁任为景王府侍讲学士的时候,有意于景王府的众人觉的天都要塌了,不过此刻听了内侍宣读圣旨,感觉像是盘古开天辟地了一般,一道圣旨便让崩塌了的天地重新分离重塑。

    从来没有哪一刻,觉的公鸭嗓一样的内侍的嗓音竟然是如此的悦耳动听。

    虽然圣旨是宣给朱平安的,但是这一刻有志于景王府侍讲学士的众官员却觉得圣旨是宣给他们的。

    意外之喜。

    迁任朱平安为裕王府侍讲学士,哈哈,这真是太好,太美妙了,圣上英明,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时

    众人都忍不住隐隐有些同情朱平安了。

    之前对朱平安有多羡慕嫉妒恨,此刻对朱平安就有多同情。

    哎

    真是可怜啊。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一刻,朱平安应该非常非常失望,非常非常难过吧。

    肯定是这样的。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成为景王府侍讲学士,前途一片光芒,未来阁老可期,可是眨眼间,这一切都成了水中花镜中月,宛若晴空一阵霹雳,从景王府侍讲学士变成了裕王府侍讲学士。一字之差,可是前途却是云泥之别。

    一个是从龙之臣,一个是藩王旧臣,光明与黑暗一目了然。

    可怜啊,可怜......

    在圣旨宣读完毕后,不少人将同情的目光投到了朱平安身上,当然也有不少幸灾乐祸的声音。

    呵呵

    真是可笑

    早上得信给你道谢,你还摆一副臭脸;下午又是看书又是练字的,装自己是最荣辱不惊的;接圣旨前还牛气轰轰、目中无人的去更衣净手,一副老子要发达了的模样,现在傻了吧。

    从景王府侍讲学士变成裕王府侍讲学士吧。

    不仅如此,注意圣旨中关键的这一句“无逸壂司直郎、翰林院侍读学士朱平安,即日起迁任裕王府侍讲学士,加经筵官,入裕王府讲经授筵”,什么意思,也就是说从今天起,你朱平安就不是无逸殿司直郎、翰林院侍读学士了,你现在只是裕王府侍讲学士,以后不能在无逸殿司直了,你要去裕王府办公了。

    无逸殿司直郎官职虽小,但却是储相之职,也算是“入阁”了。

    但

    从今天起,这种荣誉你朱平安再也没有了。

    呵呵

    活该!

    让你臭嘚瑟!

    一时间,各种情愫的眼神聚焦在了朱平安身上。

    不过

    跟众人想象的不同的是,处在众人同情和幸灾乐祸眼神中央的“倒霉”朱平安,早在听到内侍宣读圣旨到“迁任裕王府侍讲学士”时,内心就已经是狂喜的了,几乎都要忍不住拍手庆祝一番了。

    Yes,成功了。

    冯保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卢靖妃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这下好了......

    “臣朱平安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平安忍着内心的狂喜,双手抚地,叩首领旨谢恩。

    只是在众人眼中,朱平安努力忍着的样子,却是“宝宝委屈,宝宝难过,但是宝宝不能哭出来”,于是众人眼中的同情和幸灾乐祸更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