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八十二章 破局(三)
    卧槽

    吃货属性一下子暴露到最高层了!

    怎是一个尴尬了得。

    一时间,朱平安觉的脸红的都有些发烫了,昨天光顾着吃了,哪想这么多了,这下脸丢的有些大了。

    学到了。

    这就是皇家啊。

    御膳再高大山它也是饭啊,饭不就是填饱肚子的嘛,怎么在皇家一顿饭也弄得这么复杂,简单的一顿饭,竟然有这么多弯弯绕绕,还可以成为官员升迁面试题。

    看来以后在宫里面一言一行都要分外分外注意了,保不齐就踏入嘉靖帝的测试题里了。

    “咳咳......民以食为天嘛,何况还是圣上赐的御膳呢,自然是要多吃一点。”

    朱平安咳嗽了一声,底气很是不足的解释了一句,不过解释的显然没用,更好应了现代的那句至理名言,解释就是掩饰,朱平安这边解释完,冯保和小卓子那边两人笑的更大了。

    “嗯嗯,小朱大人言之有理,呵呵呵呵......”冯保忍笑忍到最后还是失败了。

    “好了,想笑就笑吧。”

    朱平安摊了摊手,说着说着自己都不由笑了。

    呵呵

    冯保和小卓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杨博士不足为皇子师,张大人非良师,小朱大人善,小朱大人您才是圣上心中景王府侍讲学士的最佳人选。卢靖妃娘娘也要听圣上的,小朱大人不用担心,我敢打包票,景王府侍讲学士一职,必是小朱大人囊中之物。”

    笑过之后,冯保微笑着伸出手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宽慰朱平安道。

    “冯公公,我担心的正是此。”朱平安摇了摇,苦笑道。

    “嗯,我懂,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我在局外,小朱大人在局内,关心则乱嘛。景王府侍讲学士是一个难得机会,景王府每月俸禄都比同级高三成,而且日后......小朱大人想要万无一失对吧,嗯,卢靖妃娘娘那边我待会就找机会给小朱大人美言几句......”冯公公点了点头,向朱平安保证道。

    冯保觉的他懂了。

    在他看来,景王本身聪明又有能力,又得圣上看重,母妃又在后宫受宠,比裕王更有机会问鼎太子之位。与其说景王府侍讲学士,不如说太子讲师,日后景王登基之后,太子讲师稳稳的入阁,成为一代阁老。

    一步登天。

    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

    太重要了。

    这种机会,万万不能错失。

    于是,冯保设身处地这么一想,以为朱平安是想要保证景王府侍讲学士万无一失,担心卢靖妃娘娘那边扯后腿吹枕边风,再让到手的鸭子飞走了。

    冯保的保证让朱平安哭笑不得,我本来就担心迁任景王府侍讲学士,你再给卢靖妃娘娘美言几句,那我不是更担心了。

    “冯公公,景王府侍讲学士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但是,可能并不适合我。”

    朱平安靠近冯保压低了声音说道,并没有直说,而是比较委婉的表示了自己并不想去做景王府侍讲学士。

    “嗯,是啊,景王府侍讲学士机会难得,并不适合......”

    因为先入为主的原因,冯保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朱平安不想去景王府,点了点头重复了一遍朱平安的话,等冯保说到“并不适合”四个字才意识到朱平安说的是并不适合他。

    “啊??!”

    意识到后,冯保一下子惊呆了,惊奇的好像被五雷轰顶了似的,霎时间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朱平安,一双瞳孔里面茫然的没有一点焦距。

    “小朱大人你不想做景王府侍讲学士?!”

    良久之后,冯保倒吸了一口凉气,再次警惕的注意了一边四周,确保无人后,靠近朱平安,一脸不可思议的小声问道。

    冯保觉的难以理解,景王府侍讲学士多好的机会啊,等日后景王继位了,这景王府侍讲学士就跟着一飞冲天了,日后妥妥的一个阁老啊。

    怎么,朱平安放着这种大好机会不要呢。

    难道说朱平安并不看好景王?!

    朱平安更看好裕王?!

    不是吧?!

    怎么看裕王也不如景王啊,除了裕王比景王早出生了个把月,占了一个“长”的名分外,其他地方样样不如景王啊。

    如果“长”名分有用的话,圣上早就立年长的裕王为太子了,圣上迟迟不立太子就表明了态度。

    之前,皇长子朱载基出生就被立为太子了,皇二子朱载壡在三岁的时候就被立为太子了,裕王是皇三子,到现在都没被立为太子,这不是说明圣上对裕王不满意吗,要是满意的话,圣上早就立裕王为太子了。

    另外还有去年发生的一件事,更具有说服性。

    那天年前的时候,庄敬太子已经过世了好长时间了,朝野上很多建议圣上早立储君以振朝纲、安稳江山社稷的声音。

    于是,圣上在一次斋醮之后,将严嵩严阁老和徐阶徐大人叫到勤政殿。

    冯保正好被黄锦安排负责勤政殿清扫了,见证了这一幕。

    “惟中,华亭,朕听到了很多建议立嗣的声音,你们看我的两个儿子,谁更适合做我屁股下面的这把椅子呢?”嘉靖帝坐在龙椅上,俯视底下的严嵩和徐阶,拍了拍龙椅问道。

    “回真君,这政务一大堆,底下的事也多,我整天光顾着忙了,还真没想过这事。况且,我跟裕王殿下和景王殿下不熟,对两位殿下习性能力等情况一无所知,实在不知道哪位殿下更适合。”严嵩撅着屁股一问三不住。

    “华亭,你呢?”

    嘉靖帝眯着眼,视线从严嵩头顶落到徐阶头顶上。

    “自古立长不立幼,按序当立裕王殿下为储。”徐阶没想太多,在嘉靖帝问完后就这样回道。

    徐阶说完后,冯保就看到跪在地上的严嵩,看傻逼一样的看了徐阶一样。

    当时冯保还不理解,不过后来就明白了。

    徐阶说完后,嘉靖帝当时没咋滴,不过等到第二天就找了一个事由将徐阶召到宫里狠狠的骂了一顿,原本上升势头的徐阶被圣上冷落了很长一段时间呢。

    所以,在冯保看来,圣上心中属意的是景王殿下。

    所以冯保才更不理解朱平安,为什么朱平安放着这么一个一飞冲天的机会不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