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七十九章 危局
    自从在李春芳这得到嘉靖帝要迁自己为景王府侍讲学士的消息后,朱平安心里就开始阴云密布了。

    只要做了景王府侍讲学士,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身上就带了景王的标签。

    景王可是夺嫡之战的失败者,而且算得上是不战而败,没能坚持到夺嫡之战结束,在嘉靖帝还健在的时候,景王就先薨了。朱平安可不觉得自己可以妙手回春救了景王的命,毕竟连御医都救不了景王的命,自己一个中医白痴能做什么。

    景王薨了,裕王自然不战而胜。

    夺嫡之战向来是血腥的,不要以为只有清朝的九龙夺嫡血腥,明朝的夺嫡之战也毫不逊色。

    在景王活着的时候,裕王被景王欺负的够呛,裕王登基后自然会打击报复景王旧臣。即便裕王不打击,那高拱、张居正等裕王旧臣也不会放过景王旧臣。

    先不说张居正,单说高拱这人。

    高拱这人才能是有的,但是脾气却不怎么样,专横跋扈、睚眦必报,史书上记载的很清楚:“性迫急,不能容物,又不能藏蓄需忍,有所忤触之立碎。每张目怒视,恶声继之,即左右皆为之辟易“。

    在短暂的与高拱接触中,朱平安可是察觉到高拱对自己可是并不怎么友善。或许是因为自己年纪轻轻就做了状元,又升官这么频繁,让以才略自许的高拱看不顺眼了……或许是其他,反正高拱对自己并不友善。

    若是自己成了景王侍讲学士,那等到裕王登基,高拱掌权后,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这不是泼高拱污水,历史是公正的,高拱日后入阁后,就连同为裕王旧臣的陈以勤都不能容忍。陈以勤和高拱同为裕王讲师,在裕王府有九年的革命友谊,后来两人也都先后进了内阁,不过因为一点小嫌,高拱就将陈以勤逼迫出了内阁。

    高拱连同为裕王旧臣的陈以勤都不能容忍,又怎么会容忍原本就看不顺眼的作为景王旧臣的自己呢。

    所以,朱平安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被绑上景王这艘注定沉没的大船,那等到裕王日后继位了,自己的仕途基本上就只剩下一首凉凉了。

    景王这艘船,上不得。

    朱平安坐在桌上,皱着眉头苦苦思索,如何才能破局。

    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自己上次讲经就不反驳杨国梁“王者之风、后妃之德”之论了......

    朱平安这边发愁,但是其他人可不这么看。

    在他们看来,朱平安从翰林院侍讲学士迁任景王府侍讲学士,虽然官职高低没有变动,福利待遇没有上升,但却是走了天大的狗屎运了。

    当今圣上瞩意景王,景王的母妃卢靖妃在后宫里又远比裕王的母妃杜康妃更受圣上宠爱。就个人来说,景王品学兼优,裕王软弱少谋,各方面才能全都明显远高于裕王。

    而且,严阁老父子可是支持景王的,虽然没有挑明,但这也几乎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了。别的不说,就说前段时间严世蕃暗示户部等有司克扣裕王福利不发就能看出来。

    从哪个方面来看,景王都遥遥领先于裕王,景王继承皇位的可能性几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既然景王很可能继承皇位,那景王府侍讲学士可就不是等闲的职位了。

    这可是从龙之职,注定要一飞冲天,日后进入内阁几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未来阁老啊。

    因此,他们对朱平安羡慕嫉妒恨的不行。朱平安出门上趟洗手间的功夫,就收获了不少红眼。

    “汝之蜜糖,吾之砒霜。”

    对于这些红眼,朱平安无语的摇了摇头,无声的腹诽了一句。这本就不是什么好事,有什么值得羡慕嫉妒恨的,如果可以的话,朱平安很乐意把景王府侍讲学士的头衔双手送给他们,顺便也送他们一首凉凉。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

    “王公公……”

    朱平安找了一个与王公公独处的机会,手法隐秘的塞到他手里一个红包。

    朱平安早就已经在李春芳那打听清楚了,传出嘉靖帝有意迁任自己为景王府侍讲学士消息的小黄门,就是这个王公公。

    “呵呵呵,杂家还没恭喜小朱大人呢。”

    王公公手心一捏就知道手里的红包分量不少,脸上的笑意愈发的灿烂了,手腕熟练的一震,手里的手包就悄无声息的落入了袖子中,动作如行云流水。

    “借王公公吉言了,八字还没一撇呢。”

    朱平安笑着拱手道谢,然后了无痕迹的套起了王公公的话。

    “呵呵,小朱大人您就放心吧,这大喜事可是一撇多了呢,杂家可是亲耳……”

    王公公得了红包心情正好着呢,在朱平安别有用心的引导下,一点防备都没有,很快就一五一十的将他所知道消息的方方面面全讲了出来。

    嘉靖帝有意迁任自己为景王府侍讲学士,这是昨天晚上的事,差不多是自己离开御膳后没多久的事情。

    王公公的干爹刘公公资历比较老,算是嘉靖帝潜龙时的老人了,一直负责宫里的炭火这块了,不巧的是昨天生病了,怕过了病气给圣上。

    所以,昨天就由王公公替他干爹刘公公给嘉靖帝炼丹殿送炭,清扫丹炉里的灰渣。

    也就是昨晚在清扫丹炉灰渣的时候,刘公公亲耳听到嘉靖帝与黄锦说,考虑迁任朱平安为景王府侍讲学士,问黄锦怎么看,还顺口问了下刘公公,朱平安在无逸壂司直期间表现如何。

    “我当然是说小朱大人的好话了……”刘公公邀功似的笑着说道。

    “呵呵,多谢刘公公美言了。”

    朱平安闻弦歌而知雅意,笑着又补上了一份红包,刘公公收了红包后,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嘉靖帝身为一国之主,一言九鼎,嘉靖帝有意迁任朱平安为景王府侍讲学士,基本上就十拿九稳了,而刘公公之所以说八字现在一撇多了,是因为一个小插曲。

    那就卢靖妃。

    刘公公听说卢靖妃属意的景王府侍讲学士是杨国梁,并不是朱平安。

    昨天白天里,嘉靖帝还没有决定迁任朱平安为景王府侍讲学士的时候,卢靖妃就去嘉靖帝炼丹殿里送过了好几趟爱心羹汤,话里面多次暗示了她属意杨国梁为景王府讲官的想法。

    刘公公讲完后还宽慰朱平安,说圣上一言九鼎,娘娘也得听圣上的,小朱大人你就等着好消息吧,又说景王府的福利待遇是多好多好啊,比翰林院这个清水衙门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