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七十八章 景王府侍讲学士
    清晨,东方天际出现了一片鱼肚白,太阳从地下线下尚未薄发,树叶上挂着露水,一切赶紧的如同一幅淡淡的泼墨水彩画。

    临淮侯府大门打开,朱平安与刘大刀翻身上马,一路向着西苑疾驰而去。到了西苑之后,刘大刀还要再策马赶去朱记快餐,去帮刘牧他们的忙。

    刘牧和刘大钢他们一大早就去朱记快餐了,刘大枪和刘老伯昨晚没有回来,直接在朱记快餐后院歇着了。

    朱记快餐是前店后院的模式,后院可以住人,住三五个人都不是问题,刘老伯在临淮侯府住的不习惯,也更愿意在这后院住,更自在一些。刘牧他们不放心刘老伯一个人住,就让刘大枪陪着了。

    从今早开始,朱记快餐开始提供早餐,昨天开业时就已经跟众食客说过了的。

    目前,朱记快餐提供的早餐种类比较单一,暂时只提供卤煮、火烧。

    在朱平安走进无逸殿的时候,朱记快餐已经忙的不可开交了。

    刘老伯按照祝平安的建议,将一部分火烧和炖好的猪场、猪肺在一起煮,这样以来食客买一碗卤煮,主食、副食和热汤都有了,好吃又实惠。

    这种卤煮火烧早餐一经推出,便大受人们欢迎,来朱记吃早餐的人比吃午餐、晚餐的人不少。尤其是在附近码头干活的力夫,几乎快占了一半的位置了,这已经是今早第二波来朱记吃早餐的力夫了,码头上还有一波力夫在等着。

    昨天在朱记吃过饭的力夫,都成了朱记的活招牌,回去之后一传十,十传百,附近几个码头的力夫很快都听说了朱记快餐这个力夫的美食天堂。

    力夫是干体力活,要多吃肉才有足够力气支撑他们在码头挥洒汗水。朱记的卤煮好吃还便宜,吃饱了浑身都是力气,对他们这些力夫来说,不亚于美食天堂了。

    刘老伯一个人已经忙不过来了,刘大枪也穿着一身洁白干净的厨师服上阵了。

    刘大枪的刀法不如刘老伯,但也越切越熟练了,井字刀火烧,三角豆腐,滚刀块小肠、肺头......汇到大碗里,再从锅里盛一勺老汤出来,往碗里这么一搅,然后再撒点葱花、韭菜、蒜泥、辣椒油,一碗热气腾腾的卤煮火烧就上桌了。

    “真好吃,这朱记的卤煮火烧可真是绝了。”一个食客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

    “嗯嗯,他们这火烧是怎么发的面啊,泡在卤煮里,吸足了汤汁香的很,透但是不黏,吃着还有嚼头。”对面食客同样是赞不绝口,尤爱卤煮里的火烧。

    “大头,我欠你一个道歉啊。昨天你跟我说是时候,我不该笑你骗人的。这朱记的猪下水比你说的还香啊,一点也没有腥臭味,这小肠带点白肉的反而更香了,这肺头也好吃......”一位力夫吃的满嘴是油,陶醉的不行,一边吃一边跟旁边的力夫道歉。

    “我就说吧,咱大头是说谎的人吗?!”一边的力夫满脸都是得意,仿佛朱记是他家开的一样。

    “大枪哥......我的那份卤煮给我多放点肺头啊。”铁柱坐在桌上,看了旁边自鸣得意的那个力夫一眼,很是老练的对切卤煮的刘大枪说道。

    “好嘞柱子。”

    刘大枪抬头看了铁柱,笑着大声应道。

    于是,铁柱昂首挺胸,顿觉一种骄傲,向着旁边的两个力夫得意的挤了挤眼睛,这才是朱记的老食客,懂不懂。

    铁柱他们吃饱后,拍了拍肚皮,打了一个饱嗝,浑身都是力气的向着码头走去。

    一大早,在朱记吃一碗卤煮火烧,实在是太幸福了。

    朱记对面的美味居糕点铺也是早早的开了门,嗯,甚至比朱记开门还要早。

    但是

    一大早,美味居的主仆四人也就看着对面生意火爆的朱记无所事事了。

    开门一大早,连一个客人都没有。

    看着对面朱记火爆的场面,宁安公主的水汪汪大眼睛,一大早红的就跟兔子似的了。

    可恶的朱平安......

    小心眼的朱平安......

    开在那不好,偏偏开在美味居对面,这个坏人,一定是故意膈应自己的。

    不就是没有把店铺租给你嘛,不就是教训了你几句嘛,我可是堂堂公主,教训你怎么了。竟然还故意把店铺开在我对面,故意膈应我,哼,小心眼......

    一早上。

    宁安公主对朱平安负面的碎碎念就没停下来过。

    这也让刚进无逸殿的朱平安,莫名其妙连着打了两个喷嚏,有些无奈揉了揉鼻子......是谁在想我呢......

    进了无逸殿后,朱平安感觉有些怪怪的,自己也不是明星啊,怎么一进门就感觉大家都在看自己,难道说自己衣服穿反了不成了?朱平安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发现并没有穿反。也是,如果自己穿反了的话,李姝她们早就提醒自己了。

    等朱平安走远后,就听到身后有一阵小声的议论,可是等朱平安回头,众人又都安静了。

    怎么了这是?

    朱平安一头雾水的走进办公房间。

    “呵呵,子厚恭喜了......”李春芳笑着跟朱平安打了一个招呼,接着便恭喜起了朱平安。

    恭喜?

    恭什么喜?

    朱平安闻言顿觉一头雾水,只好拱手向着李春芳请教道,“子实兄这一句恭喜可是让平安糊涂了,不知喜从何来啊?”

    “呵呵,今天一早,司直的小黄门透露说圣上准备迁你为景王府侍读学士,加经筵官,入景王府讲经授筵。”李春芳笑着说道,“虽然还没有拟旨,但是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景王府侍读学士?!

    朱平安闻言耳朵里一下子嗡了起来,如同是被针刺了一下似的,嘴角都有些抽搐了。

    怎么是景王府侍读学士啊,别看景王在夺嫡之战中处于领先地位,现在风头一时无二,但是朱平安可是深知历史的,在这场夺嫡之战中笑到最后的可是裕王。

    如果现在上了景王这艘注定沉没的大船,那以后等裕王登基了,自己顶着景王旧臣的帽子还玩个毛线啊。

    李春芳见状,还以为是朱平安听闻这个好消息,高兴坏了呢,不由善意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