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七十二章 善
    夜色朦胧之中,黄锦从至善宫归来,走进了嘉靖帝修仙炼丹的宫殿。嘉靖帝辟谷的时候,多数时间都是在这个炼丹的宫殿,通过服食新炼制的丹药来辟谷。

    一入宫殿,便像是进了火炉。

    虽然殿外的温度已经随着太阳落山、晚风渐起,渐渐凉爽了起来,可是这殿内温度却是一直居高不下。

    燃着的熏香,点着的蜡烛,炼丹炉膛内七色的火焰......无一不在释放着热量。

    黄锦早已经习惯这种温度了。

    在大殿中间一人多高的二龙戏珠炼丹炉前,立着一张紫颤木书案,书案后立着一位身着蓝布道袍的中年帅气男子,道袍很低调,用黑线而非金线缝边,不羁的敞着胸怀,头发只是用一支龙首道簪束了一小半,披散着大半。

    整个人显的很不羁,又很帅。

    此人正是大明的主人——嘉靖帝。

    在黄锦进来的时候,嘉靖帝正立在书案前挥毫泼墨,笔走龙蛇,字如其人,一样的不羁。

    “圣上。”

    黄锦恭谨的弯腰,轻声给嘉靖帝问安。

    嘉靖帝身体保持不动,左手微微摆了摆,示意黄锦莫要打扰他,右手继续挥毫泼墨,一直等到最后一笔写完,欣赏了一遍写好的字,方才抬起头看了黄锦。

    “圣上。”

    黄锦再次恭谨的弯腰问安。

    “嗯,回来了。过来,看看朕的字如何?”嘉靖帝点了点头,招了招手。

    黄锦躬着腰上前来,看向书案。

    只见书案上,嘉靖帝写的一幅字共有八个字:“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依老奴看,圣上的字愈发的仙风道骨了,一笔而下,观之如神仙腾云驾雾般纵意,来去无踪,无拘无束,看似无象无形却又兼纳乾坤,来自虚无,又归于空旷,一点一横一撇一捺之中,俱是包含着天地乾坤的灵气......”

    黄锦躬着腰,一边认真的看着嘉靖帝写的字,一边很是认真的说道。

    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是老子对“道”至高境界的描述。

    黄锦点评嘉靖帝的字,就是从“大象无形”这一点入手的,从字映道,看似说字,实质上却是说嘉靖帝的道法修行愈发的高深莫测,越发接近成仙了。

    黄锦跟在嘉靖帝身边都数十年了,嘉靖帝喜欢听什么样的话,黄锦自然知道。

    “黄伴你呀,都被惟中带坏了,越老越不老实喽......”嘉靖帝摇了摇头,笑骂了一句。

    嘉靖帝口中的“惟中”指的是严嵩,严嵩字“惟中”。

    “奴才愚鲁,只会实话实说......”黄锦被骂了,却像是被夸了一样。

    嘉靖帝微微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将手里的毛笔放到清水中轻轻晃动,洗净了墨汁后提笔出水面,用吸水纸吸净残水后,将毛笔悬挂在了笔架上。

    如此做完之后,嘉靖帝方才看向黄锦问道,“前面的情况,如何了?”

    “回圣上。老奴依着吩咐,让御膳房的人在给三位大人上菜时,都压下了筷子没往桌上摆。”黄锦回话的时候,想到前面上菜时的场景,忍不住笑了笑。

    摆膳时,不给朱平安他们摆筷子,这是嘉靖帝交代黄锦的。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请人吃饭,结果菜上的很丰盛,又是大鱼又是大肉的,但是你不给人家筷子,是不是显的不厚道,像是专门找事似的,这友谊的小船还不是说翻就翻啊。

    又不是印度三哥,你不给我筷子,我怎么吃饭啊。

    但是

    嘉靖帝显然不是一般人,大明地位权势最高的人,日理万机,自然不会闲的没事找事。

    看似是宴席上忘摆了一双筷子,但实际上这是嘉靖帝对杨国梁、张居正和朱平安的一项测试。

    一项关系他们前途的测试。

    这几日嘉靖帝陆续让杨国梁、朱平安、张居正给裕王和景王讲经,确实有那么一些观察、考较的意思,准备为两位皇子再延请一位讲师,加强学习教育。

    不过,人选还没确定,并不是说一定是在杨国梁、朱平安、张居正他们三人中间,为皇子择师,是一件很严肃、重要的事情。在嘉靖帝的计划中,这些时日,还会谕令一些官员、大儒来为两位皇子讲经。

    观察、考较一段时间,然后从中择优选师。

    不过,这两天卢靖妃、杜康妃一直往嘉靖帝这跑,一阵又一阵的枕边风,让嘉靖帝的修行都受到了影响,再者嘛,一日夫妻百日恩,嘉靖帝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

    另外,杨国梁的经学还是很出色的,张居正是嘉靖帝观察了数年的,朱平安也观察了一段时间。

    所以,嘉靖帝也就准备今日先从他们三人中间选一位皇子讲师出来。

    而决定他们三人命运的,便是今日的这一顿御膳。

    考题便是这一副忘上了的筷子。

    “嗯,然后呢。”嘉靖帝一甩袖子,坐在了龙椅上,眯着眼睛问道。

    “御膳房的上齐了御膳后,杨国梁杨大人发现没有筷子,犹豫了一下,但没有说出口,然后就一直正襟危坐,没有动一盘菜,只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完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老奴来的时候,杨大人已经喝了快一壶茶了.....呵呵......”黄锦描述杨国梁的反应时,忍不住笑了。

    “呵呵,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不足为皇子师也。”嘉靖帝微微笑了摇了摇头。

    “张居正张大人那,发现没有筷子后,叫住了内侍,让添了一双筷子。”黄锦又接着说道。

    听到张居正主动管内侍要了一双筷子后,嘉靖帝脸上的微笑渐渐隐去,目光落在了桌上刚刚写好的那副字上。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看来,张居正还是不明白这句话啊。看来,还得压几年,磨磨性子才能重用啊。

    朕给你的才是你的,朕不给你你不能去要。

    朕赐御膳

    你还要。

    若是年少的垕儿、圳儿赐膳呢?

    “垕儿、圳儿年少,张卿非良师也。”嘉靖帝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问道,“小朱何如呢?”

    “呵呵,小朱大人在刚上完菜,就迫不及待的伸手抓了一根羊肋条肉,吃的别提有多香了,一眨眼的功夫,小朱大人就啃了两根羊肋条肉,老奴在屏风后看的,这口水都要流下来了......”黄锦笑着回道。

    “呵呵,善。”

    嘉靖帝闻言,龙颜大悦,哈哈笑着说了一个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