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六十六章 呆了
    “那是自然,猪下水这等物事儿,也只有像咱们状元郎这般口味独特的人才能受得住。”

    欧阳子士笑着点了点头,嘴角依然是标准的嘲讽笑容,嘲讽朱平安的泥腿子出身。

    其实在这一点上,朱平安的遭遇跟三国时的刘备有点像。

    虽然刘备自称出身汉室宗亲,乃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但是毕竟早就家道中落了,到了刘备这一辈,已经只剩下贵族这个没有实际价值的称号了,刘备的日常起居消费都要靠跟母亲一起编制草鞋、草席,去集市上贩卖来维持。

    所以,这一段经历也导致了刘备在创业过程中,经常被人骂作“织席贩屦”之辈。

    比如,袁术在听说刘备上表,欲吞其底盘的时候,就拍案而起大骂刘备织席贩履之辈。

    还有东吴的陆绩,在诸葛亮奉刘备之命来跟东吴谈判结盟共抗曹操的时候,陆绩就侮辱刘备说,曹操虽然挟天子以令诸侯,但人家曹操是相国曹参之后,你刘备呢,自称是刘皇叔,可是无迹可考,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织席贩履之辈,又怎么能跟曹操相抗呢。

    还有曹操,虽然曹操煮酒论英雄,说天下能称得上英雄的,只有你刘备和我曹操两个人,但是当听说刘备自立汉中王的时候,真情流露的破口大骂刘备一个织席贩履之辈也敢称王,老子一定灭了你小刘。

    从下河村农家出来的朱平安也是类似处境,像欧阳子士这样嘲讽朱平安泥腿子出身的,并不是少数。

    “呵呵,如此甚好,那我们这就顺路去看看咱这大明头一家的、状元郎独创的猪下水店吧。”

    马华亭也是一脸笑意,一想到朱平安店铺生意惨淡的样子,心情就不由的好的不得了,上次讲经时在朱平安这吃的抑郁之气一扫而空。

    “马大人请。”

    “请。”

    两人互相拱手礼让一番,相视一笑,携手向朱记快餐而去。

    他们只是听说朱平安开的猪下水店铺在这条街上,说是在一个码头附近,但是具体位置却不是很清楚,不过这条街也长不到哪去,何况还有码头这个参照物,呵呵,如果说码头这条街上有两三处的话,那再加上生意惨淡的新店这个标准,只要在街上路过的话,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吧。

    两人一边说笑,谈着裕王三讨郡王福利而不得的糗事,一边向前走去,眼神也不时的扫着街上的店铺,心里面酝酿着情绪,随时准备好嘲笑一番。

    途中也看到了几家店铺,其中还有一个叫做“朱记鞋铺”的鞋店,生意惨淡非常,对此马华亭还笑着调侃,只看名字还以为这个鞋店是咱们状元郎开的呢。

    “呵呵,如果这鞋店是状元郎的话,状元郎肯定睡觉都会笑醒的,这鞋店生意虽然不是很好,可是怎么也会比猪下水的生意好吧,猪下水,呵呵,像状元郎这样口味独特的,咱大明估计超不过一手之数吧。”欧阳子士扯了扯嘴角。

    猪下水,他欧阳子士又不是没见过,小时候贪玩,有次跟着管家下农庄收租的时候,途中碰到一户人家杀猪,将猪大肠之类的猪下水倒在了路边沟里,隔着老远的距离,都闻到一股子臊臭味。

    农村的人都将猪大肠什么的倒进沟里,这在京城,还能有人吃猪下水?!

    卖猪下水?!

    呵呵

    朱平安脑袋被猪坐了吧,欧阳子士在心里对朱平安腹诽不已,嘲笑不已。

    “咦,好香啊,马大人不知道你闻到了没有,刚刚在齐化门那我就闻到一股肉香味,这会子走进了这条街后,这股肉香味更浓了,而且越往前走,这肉香味越浓。”

    走着走着,欧阳子士闻着空气中飘着的诱人的肉香味,忍不住对一旁的马华亭说道。

    “呵呵,欧阳你也闻到了啊,说实话,这么香的肉香味,马某还真是闻所未闻。‘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犀箸餍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这种香味怕是只有龙肝、凤髓、骆胎、鲤尾、鼠舌、鱼唇、熊掌和酥酪蝉这样的顶级食材才能做出来。没想到,这条街上竟然还隐藏这这么一家顶级酒楼。”马华亭动了动鼻子,嗅了一口空气中的香味,感慨的说道。

    “哈哈,那我们今日还真是来对了,子士这些时日多多承蒙马大人照顾了,今日还请马大人给子士一个机会,由子士做东,请马大人尝尝今日这道八珍佳肴。”

    欧阳子士停下脚步,向马华亭拱手邀请道。

    “哪里哪里,欧阳你言重了,你我同在景王府为官,辅佐景王殿下,互相照应而已。”马华亭笑着摇了摇头。

    “马大人谦虚了,若非马大人多方提点,景王殿下也不会如此重视子士。今日若是马大人不给子士这个机会,那子士还有何脸面在景王府呢。”欧阳子士坚持道。

    “哎,你呀......”马华亭摇了摇头,无奈的接受了欧阳子士的邀请。

    “呵呵,马大人请。”欧阳子士笑着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请。”

    两人沿着街继续前行,大约又走了五十余米的距离,远远的就看到前面有一家店生意很是火爆,好像店外面的桌上都坐满了人,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不少人在店外站着等候。

    “呵呵,前面那家店的生意还真好,门庭若市,熙熙攘攘。”欧阳子士一边走一边说道。

    “嗯,还真是。”马华亭也注意到了,“宾客如云,络绎不绝,这店家估计都忙不过来了。”

    “估计肉香味可能就是从这家店里传出来的吧?”欧阳子士猜测道。

    “嗯,欧阳言之有理。不过,这店的规模看着有些小,不如刚刚那四海食肆酒楼。”马华亭点了点头。

    “可能店家是走的精品路线的私房菜吧。呵呵,如果朱平安在店里看到有个生意如此火爆的邻居,不知会作何感想?呵呵呵呵......”

    欧阳子士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想到朱平安从门可罗雀的店里看到门庭若市、火爆肥肠的邻居时,定然是羡慕嫉妒恨的厉害,于是欧阳子士越想心情越是愉悦。

    “骨鲠在喉,芒刺在背,大概就是如此吧......”马华亭嘴角也勾了起来。

    五十米的距离,几分钟就到了。

    越是靠近店,两人越是能确定肉香味的源头就是这家店。

    “呵呵,没错,就是这家朱记快餐了......”欧阳子士来到店前,心里无比肯定肉香味的源头就是这家店,于是一边跟马华亭说着,一边抬起头看看这家店铺的名字。

    朱记快餐!

    四个字豁然出现在欧阳子士的视野中,欧阳子士顺口就念了出来。

    然而

    等朱记快餐这四个字脱口而出后,欧阳子士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等等

    这家店叫什么名字?!

    朱记快餐?!!

    欧阳子士抬起头,又确认了一下,然后脸色一下子变成了土灰色,好像被一盆凉水从头泼到脚,从心凉到腿。

    没有一点防备。

    没有一丝准备。

    一切发生的是如此的意外和突然。

    呃!

    原来这个店散发着媲美八珍香味、生意火爆到无以复加的店铺,就是朱记快餐——朱平安的猪下水店?!

    这一刻,欧阳子士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张可怜的纸片,被粗鲁的暴风雨蹂躏到了泥水里。

    不过,他并不孤独,他身旁还有一张叫做马华亭的可怜纸片,在一起被暴风雨蹂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