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六十五章 有朋自远方来
    “一百二十三、一百二十四......一百三十八......”

    美味居糕点铺内,小宫女喜儿歪着脑袋掰着手指头数啊数的,不知道在数什么。

    “你在数什么呢?”

    就在小宫女喜儿数的正专注的时候,身后一个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幽幽的响起。

    伴随着这幽幽的声音,宁安公主黑着一张脸的出现在小宫女喜儿的身后,一旁的另一位小宫女有心想提醒一下喜儿,提醒她这会问话的是公主,可是一看到公主黑着的一张脸,小宫女就立马乖乖的敛手立在边上,安静的跟张年画似的。

    “我在数进朱记吃饭的人呢,对面这才刚开张没多久,他们店里面都来了这么多人了......这一会比我们这半年加起来都多了......”

    小宫女喜儿本身反射弧就比较长,又因为在专心数对面朱记人数,没有能第一时间听出宁安公主的声音,在听到有人问自己在数什么后,下意识的就一五一十的回答了,甚至还推己及人,从对面朱记店铺的生意火爆感慨自己店生意惨淡,声音中都透着羡慕嫉妒的语气,被刺激的不要不要的。

    喜儿一边回答着,一边扭过头来,黑着脸的宁安公主倏忽出现在视野中,喜儿感慨的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像一只笨鸭子被一下子掐住了脖子似的。

    憋的都咳嗽了。

    心里面更是颤抖,这下死定了啦。

    如果知道早知道这一声是宁安公主问的话,就是打死自己也不会这么回答啊。

    从朱记开店开始,公主的脸色就不好看,尤其是一波又一波客人络绎不绝的走进朱记快餐的时候,公主当时看的眼红的跟兔子似的,脸都青了呢。

    “哦,对面都一百三十八位客人了,你看的这么仔细呀。”宁安公主笑眯眯的看着小宫女喜儿,不过脸上的笑容很假,皮笑肉不笑的。

    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啊。

    “呃......”小宫女喜儿虽然不怎么机灵,但是在宁安公主身边这么多年了,宁安公主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她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听到宁安公主的话,整个人瑟瑟发抖,不知如何回答。

    “呃什么呀,跟我玩身在曹营心在汉呢,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好好看店招揽生意,没想到你却一门心思全扑在对面朱记了。呵呵,看来是我这美味居的庙太小,容不下您这尊菩萨了,罢了,既然你对朱记这么上心,正好我看对面好像也是生意好的忙不过来的样子,那我干脆把你送到对面做个厨娘好了。”

    宁安公主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小宫女喜儿,缓缓伸出小手,掐了一个兰花指,指了指对面。

    “不......不要公主,婢子错了,婢子再也不敢了......”小宫女喜儿听了宁安公主的恶化,小脸都给吓白了。

    “哼!再有下次,仔细你的皮!”宁安公主冷哼了一声,拂袖转身而去。

    小宫女喜儿劫后余生,松了一口气,胸膛不住的起伏。

    宁安公主坐在店内,看着对面朱记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客人,心里面别提有多羡慕嫉妒恨了。

    可恶,可恶,可恶!

    这些人的眼都瞎了吗,对面就是一个卖破猪下水的,怎么一窝蜂的往里扎。

    是

    是味道不错。

    可是,再好吃那也是破猪下水啊!听说对面的厨子还是个乡下来的野路子伙夫。

    我这店里面可都是御厨用心做的点心,面粉都是各地进贡的优质小麦研磨而成,任何一样食材都是精挑细选的,就是在宫里都是贵人才能有资格享用。

    本公主大发善心,抬举你们,可是你们还不领情,放着御膳点心不吃,去吃破猪下水!

    都是一群有眼无珠的!

    嗯

    宁安公主的眼睛越来越红,像是一双红宝石似的。

    其实不止是宁安公主,附近四海食肆、十里香等酒楼的掌柜的一双双眼睛也都一个个眼红的跟兔子似的。

    听说朱记快餐开业的消息后,这些掌柜的都放下手上的活,不约而同的出现在了朱记快餐附近,默默的关注着朱记快餐这个新对手的开业情况。

    至于店里,他们是不会进去的,他们才不会给朱记的生意添砖加瓦呢。

    其实放在以前的话,他们是不会把朱记快餐这种小店作为对手的,可是上次尝了朱记免费提供的卤猪下水后,他们就不得不提高了对朱记的重视程度。

    实在是朱记做的卤猪下水太好吃了。

    这几天他们也不是没做过工作,想要将朱记卤猪下水的独特配方和烹饪方式偷到手,不过朱记显然早有防备,对卤猪下水看的很严,日夜都有人守着锅灶,他们连靠近都靠近不了,只好放弃偷配方的打算。

    看到朱记络绎不绝的食客后,这些个掌柜的眼睛越来越红,心里面不由的越来越上火了。

    “呵呵,马大人,听说朱平安卖猪下水的小店就在前面,咱们不如过去瞧瞧,看看状元郎的生意有多么的‘火爆’......”

    欧阳子士手里持着一把折扇,君子翩翩的出现在了朱记快餐所在的这条街上,笑着与身边的一位官员说道,说到“火爆”这个词时,欧阳子士嘴角绽开了一抹十足嘲讽的微笑。

    朱平安!!!

    哼,抢了我的状元,抢了我的翰林院,还与我既定的未婚妻纠缠不清!

    这几天又是奏折,又是查银库,又是讲经的,跳的厉害,风头出的厉害。

    早就看你不爽了,只是苦无良策,又因为姑父叮嘱过近期要韬光养晦。

    呵呵

    没想到利令智昏,你一个状元郎竟然去经商,还是做下贱肮脏的猪下水生意,成了官场的一个笑话。

    我路过看个笑话,总不违背姑父的叮嘱吧。

    呵呵

    已经可以想象朱平安店铺臊臭不堪、门可罗雀的场景了,到时候回去给大家讲讲,一定有意思极了。

    “呵呵,好啊,不过看看就好了,要是用膳的话,本官可是万万不在他朱记的,本官牙口比不得朱平安,可是万万受用不起猪下水的。”

    欧阳子士身边的官员笑着回道,哦,抬头时才发现,原来这位官员也是朱平安的熟人——景王府侍讲学士马华亭。

    也是,欧阳子士在中了进士后,被分到了景王府观政,而马华亭又正好是景王府的侍讲学士,两人相识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