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五十六章 敬享园
    值夜间不大,四平左右大小,也就放下一张小床、一个小衣柜,一个梳妆台。

    朱平安合衣躺在小床上,犹自感觉血液在沸腾,心如猿意如马,刚刚那些不该看的画面不时在脑海中浮现......

    “坐怀不乱什么的,自己果然无法做到。”

    朱平安扯了扯嘴角,小声的自嘲了一句,然后随手拽过被子,盖在了身上,遮住正常的生理反应的窘状。

    天知道,刚刚朱平安用了多大的毅力才从主卧转身离开。

    如果再重来一次,朱平安不敢保证盖在包子小丫鬟画儿身上的是薄毯还是自己。

    包子小丫鬟不如李姝漂亮,但是放到现代的话,也绝对是九十分以上的美女,而且发育的跟柳岩有的一拼,光是身材就可以再加不少分。

    这种呆萌属性的大胸美女,吸引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在现代的话,朱平安这种三无草根,哪里有接近的机会,只有在手机、电脑上跪舔的份。

    这么一个呆萌的大胸妹纸,像刚刚那样肉感撩人、善解人衣的躺在自己面前,娇羞的说要让自己舒舒服服的.......这种香艳的场景,朱平安在现代想也不敢想的。

    所以,可以想象朱平安刚刚的毅力是有多大了。

    “一个包子,两个包子,三个包子,四个包子,五个包子......一百二十五个包子.......”

    朱平安闭着眼睛,一边努力的清空脑海里的少儿不宜画面,一边数包子来催眠自己。

    主卧床上。

    包子小丫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裹着毯子从床东滚到床西,从床西又滚到床东,像是一只毛毛虫一样。

    “姑爷,为什么不让我侍寝呢,是我长的太丑了吗,姑爷嫌弃我吗......”

    “可是姑爷不让我侍寝,为什么还让我留在主卧睡觉呢?是怕人说我闲话,侍寝被主子赶下床可是会被人嘲笑死的,在府里都抬不起头来呢。听针线房的李妈妈家的大丫头说,隔壁灵璧侯府二老爷跟前伺候的巧翠,前些日子爬床被二老爷赶下床,到处都是说闲话的,在哪都被人指指点点,在灵璧侯府都没脸待下去了,最后还是她爹娘使了棺材本求了大管家,自求发配到乡下庄子上躲着了,可是就是那样,听说乡下庄子上也是被人指指点点呢......呜呜呜,姑爷是为我着想,担心我被人说闲话,才让我留在主卧,自己去了值夜间休息的......”

    “姑爷不是嫌弃我吗,怎么还为我着想啊......”

    “刚刚.....刚刚姑爷把我推到的时候,是不是摸我屁屁了?!不会,肯定是我多想了,姑爷推倒我是给我盖章毯子,盖上毯子就转身离开了呢。”

    “为什么......”

    毛毛虫一样的包子小丫鬟又开始在床上打滚,脑容量与胸容量成反比的她,一脑子的十万个为什么,一个都解决不了,然后滚着滚着就滚成浆糊了。

    临淮侯府,敬享园。

    这是老临淮侯原本给侯府三爷,也就是李姝他爹准备的婚房。

    老临淮侯早在李姝他爹总角之年,就给李姝他爹定下了一门亲事,是一位御史的嫡亲长女,约定等他们到了适婚年纪就给他们操办婚事。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李姝他爹偶然一次邂逅了李姝她娘,四目相对,一股电流倏然交汇,一段姻缘就这么生了根。

    然后

    李姝他爹不顾老临淮侯、老夫人反对,毅然决然的娶了李姝她娘进门。

    老临淮侯,尤其是老夫人怒不可遏,气的差点将李姝他爹赶出家门,不仅没有喝李姝她娘敬的茶,更是把给李姝他爹准备的婚房—敬享园,封锁收回。

    当然,这些都是往事了。

    今晚,敬享园内灯火通明,丫头们往来进出,各司其职,服侍主子安歇。

    敬享园主卧悬着大红梅花纱帘,一张黄花梨簇云纹马蹄腿六柱式拔步床侧靠着南窗。一看就是名师巧匠选用最上等的黄花梨精制而成,从床柱、床板的纹理上可以看出,这一张拔步床所用木材竟然全都是出自同一颗树木。

    古人有一树一器之说。

    制作一张如此大的拔步床,所需木料巨大,竟然全都出自同一棵黄花梨,可想而知这棵黄花梨是得有多么高大。

    一寸黄花梨一寸金。

    黄花梨木与紫檀木、鸡翅木、铁力木并称中国古代四大名木,又名又贵。

    这么高大的一株黄花梨,已经非物力所能求的了,可以说得上是千年一遇了。

    一般的王公贵族家里都没有这种奢华。

    拔步床上铺着一床大红被褥,靠东北边床壁上立着一个梅花刺绣靠枕,铺着云锦条纹的坐蓐。

    李姝穿着一袭松快的白色寝衣,绣着红梅花,慵懒的靠着靠枕,发髻已经解下,青丝随风飘动,腰肢纤细,四肢纤长,肤若凝脂,白里透红,十指纤纤捧着一本《孙子兵法》,一双美目盯着书页流转,全神贯注的看着。

    一股谪世仙子般脱俗气质扑面而来,又混着一股娇媚味儿,且仙且妖。

    不过,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李姝手里捧着的《孙子兵法》是拿反了的。

    “小姐,枣花红糖水好了。”

    一个小丫头捧着一个玉盏,里面盛着枣花红糖水,端到了李姝跟前。

    “嗯。”

    李姝微微点了点头,目光没有从书本移开。

    小丫头便用调羹盛了一勺,放到了李姝唇边,喂李姝喝枣花红糖水。

    李姝轻启红唇,将调羹含在口中......

    下一秒

    风云突变

    李姝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皱眉往后一躲,反手将调羹及红糖水打翻在地。

    哗啦

    呀

    玉盏碎了一地。

    “你要烫死我吗?!”李姝柳眉倒竖。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小姐......”小丫头的小脸唰一下子白了,跪在地上不住的摇头,手足无措的解释道,“刚刚奴婢试了的,不烫的......”

    “哦,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冤枉你了?”李姝冷笑了一声。

    “没有......”小丫头脸色更白了。

    “掌嘴!”李姝立眉嗔目断喝。

    在小丫头正要掌嘴的时候,又有一个小丫头禀告了一声走了进来,凑到李姝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

    然后就看到李姝脸色一下子阴转晴,变好了,撅着小嘴笑着啐了一声,“司马懿......”

    “算了,看你是初犯,这次就不用掌嘴了,起来忙你的事去吧。”李姝摆了摆小手,对跪在地上的那个丫头说道。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跪在地上的起身后,不住的欠身道谢。

    “回来。”

    在跪坐起身的丫头即将走出屋门的时候,又被李姝叫住了。

    小丫头脸色又唰一下子白了。

    “听说你爹病了,去账上支十两银子拿回家给你爹治病去吧。”

    小丫头惶恐之中,听到了李姝的话,眼泪唰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转身激动的跪在地上,语无伦次的道谢: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衩儿给小姐当牛做马也要报答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