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四十七章 慢
    酒是如此,茶也一样,老夫乃令官,老夫说了算......

    刘老大人的这一席话,宛若一股甜滋滋清凉凉的风,掠过了杨国梁的心头!

    “刘老英明。”

    听完刘老大人的话,杨国梁差点情不自禁的为刘老大人叫好,刘老大人的这席话对杨国梁来说简直就是苦旱甘霖、雾海灯塔,杨国梁听在耳中,乐在心中。

    真是瞌睡就送枕头啊。

    杨国梁心里一股子难以自抑的兴奋和喜悦,猛地涌了上来,一颗心激动的如疯牛一样,咚咚咚的不住跳动,怎么控都控制不住。

    呼......

    吸......

    深吸了一口气,杨国梁才稍稍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好整以暇的扭过头来看向朱平安。

    看到朱平安一脸愕然的表情,杨国梁内心的疯牛又开始控制不住的跳了起来。

    哈哈哈。

    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家啊。上午你让我下不来台,现在该轮到你了。

    “取二川,排八阵,六出七擒,五丈原明灯四十九盏,一心只为酬三愿。”

    我这一副对联可不是随口说出来的,这可是我去年研读《三国志》的时候,读十五卷《蜀书》有感,又呕心沥血,挖空心思,想了旬日时间才想出来的一副上联。

    这可是我的原创,而且是绝无仅有、难以超越的原创。

    想出这副上联后,我自己也尝试对出下联,可是从去年想出上联开始,到现在,一年都过去了,自己也没有想出合适的下联来。

    因为自己的上联,简直就是绝对。

    自认不是千古绝对,也是数十上百年内少有人可以对出来的百年绝对。

    这个绝对想出后,一直珍藏在心中,就是想着在关键的时候一鸣惊人。

    今天就是关键时候!

    早上接旨的时候就得到风声,上午又从马华亭那里得到了准信,今日明着是讲经,实际上是圣上给两位皇子选侍讲!皇子侍讲,这可是名正言顺的帝师,不是今日讲经这样一日帝师。

    一旦被圣上点为皇子侍讲,以后的功名利禄还不是探囊取物!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所以,杨国梁今日毫不犹豫的把珍藏了一年的压箱底的绝联拿了出来。

    效果很理想。

    杨国梁的绝联一出,全场都被震住了,一个个眉心紧锁,努力的思索了起来。

    哈哈

    至于朱平安,对于杨国梁来说完全是意外的大喜。

    感谢刘老大人!

    杨国梁再一次收拾了激动的心情,饶有兴致的好整以暇的看着朱平安。

    “嗝......”

    恰好此时,朱平安打了一个嗝。

    哈哈......

    活该!噎死你!让你刚刚跟猪一样,吃的像个饭桶似的,噎着了吧!自作自受!

    想喝茶?

    做梦吧你!

    我那副对联可不是好对的,别说今天了,就是今年,估计你都没戏。

    杨国梁看着打嗝的朱平安,像是看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一幕似的,不由眯起了眼睛,眼角的褶子里都蓄满了笑意。

    “呵呵,子厚,接令吧。”刘老大人笑眯眯的看着朱平安,打趣道。

    “嗝......刘老,你看能否打个商量,容小子先喝口茶,再接军令。”朱平安打了一个嗝后,端着茶杯,不好意思的笑着跟李老大人商量道。

    “军令如山,刻不容缓。”刘老大人微笑着摇了摇头。

    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饶有兴致的看向朱平安。

    “呃,那好吧,平安接令。”

    朱平安一手端着茶杯,一手合在手上,拱着手应了下来。

    见朱平安接了令,杨国梁嘴角不由勾了起来,好像中了大奖似的,久久地合不拢。

    “嗝......”

    朱平安接令的话音还未落呢,就又打了一个嗝。

    呵呵。

    众人不由笑了起来,其中杨国梁笑的最是灿烂了。

    “刚刚可能朱大人忙着品味美食,没听清我的上联,那我再重复一遍好了。我这上联是‘取二川,排八阵,六出七擒,五丈原明灯四十九盏,一心只为酬三愿’。”杨国梁一副好心的看着朱平安,微笑着将上联又重复了一遍。

    “忙着品味美食?呵呵,杨博士言语还真是风趣。”马华亭跟着笑道。

    “哦......”朱平安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哦,哦,哦你个头啊,搞得好像你能对出来似的,杨国梁不屑的扯了扯嘴角。

    然而,下一秒,杨国梁扯着的嘴角就抽搐了。

    “哦,还真是口渴,请诸君见谅,容我献丑先对一个下联,讨杯茶喝吧。”朱平安哦了一声,然后端着茶杯,礼貌的向着众人拱了拱手,轻声说道。

    什么?

    这就要先对一个下联?

    都不用思考的吗?!

    众人愕然,杨国梁的这个对联很难,他们刚刚思索了一会了,还没有头绪呢,朱平安这就可以对出下联了?!

    不可能?!

    杨国梁瞪大了眼睛,震惊的嘴角都抽搐了,我自己想出上联后,想了一年都没想出下联,你这才听到上联就能对出下联了?!不可能!!!我不信!!!

    我那对联不仅包含了数字一到十,还包含了武侯诸葛孔明的一生事迹呢。

    呵呵。

    你肯定是连我的对联隐含的陷阱都没弄清楚,以为是一个普通的对联,就自以为是的对了一个实际上根本不对仗的下联!

    对,一定是这样。

    杨国梁点了点头,对他的猜测深信不疑。

    “嗝......我的下联是‘平西蜀,定南蛮,东和北拒,中军帐变卦土木金爻,水面偏能用火攻。’”

    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下,朱平安打了一个嗝,然后淡定的缓缓开口,对出了一副下联。

    朱平安下联一出,众人如闻雷震,谢师宴一片安静,落针可闻。

    杨国梁完全惊呆了,像是失了魂似的,跟个木头一样,怔怔的看着朱平安。

    “好!取二川,排八阵,六出七擒,五丈原明灯四十九盏,一心只为酬三愿;平西蜀,定南蛮,东和北拒,中军帐变卦土木金爻,水面偏能用火攻。”

    裕王的叫好声,打破了谢师宴的平静,在听了朱平安的下联后,裕王忍不住赞了一声,然后又轻声的将这一副对联复述了一遍,忍不住又点了点头。

    杨国梁的上联是诸葛孔明的一生功绩,朱平安对的下联也是诸葛孔明的一生功绩,杨国梁的上联出的精彩,朱平安的下联对的巧妙,真是一副难得的妙对。

    高拱看向朱平安的眸子里有了神采,似乎这一刻才真正认真的看了朱平安。

    “嗯。”刘老大人也微微笑着,看着朱平安点了点头。

    “献丑了。”朱平安向众人拱了拱手,然后端着茶杯就往嘴边放去,才放到嘴边,还未饮呢。

    “慢!”

    此时,一个急促而激动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