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四十六章 行酒令
    在卢靖妃玉体出浴的时候,裕王和景王联合举办的谢师宴也拉开了帷幕。

    “一池二山”园内,琴声娓娓,丝竹悠扬,歌女轻灵的唱着《诗经》里的篇章。

    莲池中央有一队窈窕少女,身着白色轻纱,步伐清雅的跳着《诗经》采薇之舞,莲足翩翩,起伏进退,下腰轻提,旋转飘飞,环佩作响……

    这就是谢师宴的现场。

    “一池二山”园是京城有名的园林,谢师宴选在这里,是景王的主意。

    其实谢师宴说起来是裕王和景王联合举办的,但是实际上众人都知道,裕王只是挂了一个名而已,这次谢师宴实际上是景王一力承办的。

    从谢师宴选址到菜品、装潢布置,再到最后的伴手礼,事无巨细,都是景王一手操办的。

    “一池二山”园,在京城久负盛名,是一代园林大师东方亮的关门之作。

    一勺代水,一拳代山,不出城郭而获山林之怡,身居闹市而有林泉之乐。

    这就是一池二山园的理念。

    一泓活泼的莲池,两座造型独特的假山,再配上曲径通幽,峰回路转,宛若漂浮在水面上的亭榭楼台,形成了这天下独一无二的“一池二山”园。

    春天的花草、夏日的树荫、秋天的红叶、冬天的雪景,不出园皆可尽收眼底。

    “一池二山”园是醉仙楼的产业,今日一早醉仙楼就宣布“一池二山园”不对外营业,只为了全力招待景王的这场谢师宴,平日里在后厨养尊处优的特级老厨,今日也都一个个披挂上阵,亲自操刀整治料理。

    就连远在通州的一位擅长做鸡的大师傅,都被醉仙楼快马加鞭给请了回来,转呈给景王一行做鸡。

    园内吹拉弹唱的歌女、舞女、乐女,一个个都是京城有名的清倌人,未经人事,色艺俱佳,艳名远扬,寻常富贵人家的精心栽培的千金也不比这些清倌人有才。

    上午讲经后,景王便将朱平安等人请到了这“一池二山”园,举办了这谢师宴。

    谢师宴布置也是仿照先秦之风,每人一个单独的几案,跪坐席上用膳。

    景王和裕王并列主位,其余人按资入席。

    朱平安资历最浅,跪坐于末席,前面一席是上午在朱平安这吃了瘪的杨国梁。

    上午讲经时,杨国梁又讲了一篇《采薇》,赢得了满堂喝彩,挽回了不少颜面。

    现在席位上又高朱平安一位。

    杨国梁自觉高了朱平安一等,瞥了朱平安一眼,便再次仰起了下巴。

    “SB!”

    朱平安将杨国梁的举止收入眼中,无声的扯了扯嘴角,如此美味佳肴在案,你不低头吃菜,昂着头吃空气啊。

    景王很会做人,劝酒添菜,在宴席上将众人照顾的很好,很快宴席就进入了佳境。

    酒酣耳热,文气高涨。

    宴席上开始行起了酒令,以诗词佐酒,对联助兴,将宴席推上了一个又一个高潮。

    刘伯卿老大人被众人推举为谢师宴令官,令官发令,其他人听令轮流说诗词,或者对对联,违令者或者输了的人就要罚酒一杯或者数杯。

    刘老大人经验丰富,在他主持下,宴席气氛更上一层楼。

    一开始对对联,对不上者可饮酒,不过在座的都是高人,基本上少有答不上的。

    鉴于此,刘老大人就更改了规则,改为答对了才能饮酒。

    “诸位且停杯中酒,听老夫之令。此宴之酒为百年陈酿,我等万不可辜负了。老夫出一上联,对出下联者方可饮酒。对出下联者,继续出一上联,对上者方可饮酒,以此类推......诸位可听明白了?”

    刘老大人令宴席上的众人放下酒杯,笑着说出了这个新规则。

    “谨遵令。”众人笑着回道。

    “日在东,月在西,天上生成明字。”刘老大人略一沉吟,出了一个上联。

    这个对联是一个拆字联,又有东西天下方位词,属于比较有难度的对联。

    在刘老大人出了这个对联后,众人开始沉思了起来。

    “子居右,女居左,世间配定好人。”在众人还在沉思的时候,杨国梁第一个对出了下联。

    “善,杨博士请满饮此杯。”刘老大人称赞,亲自执着酒壶给杨国梁斟了一杯酒。

    “彩。”

    众人也齐声称赞。

    “多谢刘老,多谢诸君相让。”

    杨国梁双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倒立空杯示向众人,表示他喝干了,转到朱平安那得时候,发现朱平安这厮竟然在忙着埋头于盘子中的那半只烤鸡,看都没看自己一眼。

    “饭桶......”

    杨国梁见状,不屑的撇了撇嘴,无声的动了动唇,讥讽朱平安没见过世面。

    “杨博士请出一联,答出者方可饮酒。”刘老大人提醒道。

    “谨遵法令。诸君且听好了,我这上联是‘取二川,排八阵,六出七擒,五丈原明灯四十九盏,一心只为酬三愿。’”杨国梁向着刘老大人拱了一手,然后说出了他的上联。

    杨国梁出的这一长联,比刚刚刘伯卿出的还要有难度,对联中含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描述的又是名人诸葛亮的一声,想要与之对仗成联,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在杨国梁出了这个上联后,众人便陷入了思考中。

    唯独朱平安依旧埋头于盘中美食,一副答不出来,索性子我放弃了似的。

    这让杨国梁更是看朱平安不起。

    “嗝......”

    在众人还在思索的时候,一个打嗝的声音传了出来。

    一听这个声音,杨国梁就知道肯定是身旁的朱平安无疑了,转头看去,果然是朱平安。

    吃多了,噎着了。

    朱平安有些尴尬的向着众人笑了笑,然后伸出手拿起一旁的杯子,准备喝口茶顺顺嗓子。

    “子厚,且住手,需对出杨博士之联后,方可饮。”刘老大人坐在席位上,笑眯眯的制止了朱平安。

    “平安欲饮茶,非酒也。”朱平安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酒是如此,茶也一样。”刘老大人笑眯眯的摇了摇头,“老夫乃是此间令官,老夫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