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四十五章 枕风渐起
    接近午时,阳光炽热。

    昭阳殿寝宫传来一股细细的奶香味,嗅一口都让人骨子发软内心荡漾。

    随着奶香味溢出的还有哗哗的水声。

    两个小太监抬着一大桶冒着热气的热水往昭阳殿寝宫内走去,走进寝宫后,两人便将脑袋低到只能看到脚尖的程度,眼睛也只盯着脚下的一寸地,抬着热水往里走去。

    “姑姑,热水来了。”

    两个小太监抬到浴室门口后,放下水桶,低头看着脚尖,向里回禀,通知里面的宫女接水。

    事关性命。

    若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他们的小命就不保了。

    宫内规矩森严。

    他们小太监只能这些粗活、累活、脏活,根本没资格接近后宫的女主子,有资格接近后宫女主子的,都是上了一定年纪的,有一定地位的大太监。

    当然,即便是大太监做的也不是近身伺候的活。

    比如更衣睡觉、沐浴净身、值夜侍寝这些近身伺候的活,都是贴身宫女才有资格做的。

    太监也是半个男人,若是做了这些活,那就离死不远了。

    皇上可没这么大的肚量。

    至于野史传的什么太监服侍妃子沐浴更衣,甚至更香艳的故事,都是不懂宫内规矩的人,信口胡说的。

    浴室内是一个花瓣形的大池子,池子边缘坐着三位裹着轻纱的宫女,手里持着花篮,不时的往池子内撒些花瓣和香精,池子内是乳白色的浴汤。

    池子外有一个宫女在抚琴,舒缓悠扬的琴声,在浴室内袅袅响起......

    长腿翘臀的卢靖妃坐在浴汤内泡澡,浴汤水线正好浸在卢靖妃腋窝位置。

    卢靖妃的身材非常有料,半个浑圆飘在水面,随波逐流......

    两个只着寸缕的宫女,贴身服侍着卢靖妃沐浴,手法娴熟,动作舒缓,有序无声......

    浴池内的浴汤并不是普通的牛奶,而是卢靖妃的娘家人专门送进宫的人乳,每周都按时进献到宫里来。

    为此,卢靖妃的娘家专门雇了十余位年轻貌美、身体健康的奶妈,作为新鲜的奶源。

    这是卢靖妃从太医那重金求来的驻颜方子,据说有永葆青春容颜,滋养身体,使皮肤嫩滑弹性的功效,还可以使身体更紧致,保持青春活力。

    “事情打听清楚了吗?”

    听到小太监的禀告后,三个宫女打了帘子走了出来,领头的大宫女看着两个小太监问道。

    “都打听清楚了,刚刚讲经处的刘公公亲自过来传的话,说是......”

    其中一个小太监上前一步说道,将刘公公传的话,一五一十的小声告知了大宫女。

    “嗯,这是主子赏你们的,你们自去忙吧。只是一点要记住了,把你们的嘴巴都给我管严实点,若是在外面听到了什么闲话,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大宫女认真听完后,从袖子里取了两个金裸子,赏给了两个小太监,叮嘱了一番后,将他们打发了出去。

    “姑姑放心,猴儿们省的。”两个小太监连连保证,低着头转身离去。

    大宫女率先走进浴室,另外两个宫女吃力的抬起水桶,晃晃悠悠的跟着进了浴室。

    “娘娘......”

    大宫女进来后,除了衣衫,走进浴汤内,准备一边服侍卢靖妃沐浴,一边汇报情况。

    “咯咯......前面怎么样了?”

    卢靖妃眯着眸子,一双小手按着池底,小脚丫扑哒了两下水花,咯咯笑着问道。

    “娘娘,今儿除了景王殿下府上的两位侍讲大人,裕王殿下府上的高大人,还有鸿胪寺的刘伯卿老大人......”大宫女一边轻轻的给卢靖妃擦拭身体,一边轻声回禀。

    “嗯,刘老大人也来了,他在朝野素有名望,父亲给本宫列的名单上,刘老大人排在前面,可惜为人太过谨小慎微,不敢站队,两头都不得罪......”卢靖妃睁开了眼睛。

    “这次刘老大人还称赞景王殿下了呢,没有称赞裕王。”大宫女补充道。

    “咯咯......本宫的皇儿自然是好的。”卢靖妃咯咯笑了起来。

    “除了刘老大人,今儿来讲经的还有国子监的五经博士杨国梁。”大宫女接着说道。

    “嗯,杨国梁这人本宫听过,圣上还夸奖过这人呢,将他写的书列为科举的参考书。在父亲给本宫的名单上,这人比刘老大人还要靠前,说是十年后可以扛鼎四书五经的人物,哦,对了,听说这人的女儿还嫁给了严嵩的一个侄子做妾......”卢靖妃翻过身子,趴在一个宫女大腿上,让宫女给擦拭后背。

    “除了杨博士外,今儿来讲经的还有一个叫朱平安的小大人,听说可年轻了......”大宫女一边小声说着,一边用洁白纯丝棉,沾了特制的香水,轻轻的均匀涂在卢靖妃的后背上。

    “朱平安啊,本宫知道,是今年的恩科状元,年纪好像不比皇儿大,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太年轻了些。另外,近日风评可不好,被圣上罚了银子,听说在外面鼓捣什么猪下水之类的营生,都成朝野上的笑料了。虽然这人也在父亲给本宫列的名单上,不过名次要靠后的多......这人可不是做讲官好选择,一点也没有读书人的气节,再把皇儿给带坏了。”卢靖妃轻轻摇了摇头。

    “娘娘,今儿讲经的主要就是杨博士和朱平安呢。”大宫女回禀道。

    “哦,都讲了什么?”卢靖妃颇感兴趣的问道。

    “他们讲的都是《诗经》的第一篇《关雎》。”大宫女轻声说道。

    “他们都是怎么讲的?”

    卢靖妃更感兴趣了,诗经里面她最喜欢的就是这篇《关雎》了,因为卢靖妃第一次侍寝嘉靖帝,衣带尽宽的时候,嘉靖帝就说了《关雎》里面的一句话。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就是这一句。

    卢靖妃依然记得当时的场景,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嘉靖帝富有磁性的声音呢。

    “杨博士讲《关雎》,说《关雎》满篇都是‘王者之风,后妃之德’,说君子是周文王,淑女是周王后,说周文王想找一位有德行的皇后,帮他一起治国平天下。”大宫女按着小太监的描述,重复给卢靖妃听。

    “王者之风,后妃之德?”

    卢靖妃一听,眸子都亮了,像是有一道电流划过她的身体一样,一阵酥爽。

    “咯咯......这杨博士讲的真好。”卢靖妃咯咯的笑道,对杨博士的关雎论分外赞同。

    “可是娘娘,听说杨博士被朱平安问住了呢。”大宫女大着胆子说道。

    “哦,朱平安怎么讲的?”卢靖妃兴趣更浓,朱平安讲的比杨博士还要好吗。

    “朱平安说关雎是男女恋情的民俗歌谣,还说是相亲呢。”大宫女回道。

    “他胡说!”

    卢靖妃闻言,娇媚的脸蛋一黑,激动的出声嗔道。

    “就是,奴婢也觉的他胡说。他说的那么俗,哪里有杨博士的‘王者之风,后妃之德’好呢。可是,小梁子说,杨博士被朱平安问住了呢。”大宫女忙不迭的跟着附和。

    “哦,是了,朱平安是个伶牙俐齿、善于诡辩的,本宫给你看过的那份《厚黑学》,就是他写的。杨博士这等老实做学问的,辩不过他,也在情理之中。”卢靖妃想起了《厚黑学》,脸色释然,微微摇头笑了笑。

    《厚黑学》是卢靖妃上上个月侍寝的时候,从嘉靖帝那看到的,听说是厂卫从翰林院呈上来的。

    嘉靖帝一边看一边笑骂“误人子弟”,卢靖妃好奇之下记住名字,让人给搜集来赏看。

    果然是

    满卷荒唐。

    黑心无耻、自私自利、机诈巧骗......

    都是些误人子弟的邪教歪理。

    “不行,本宫要去找圣上。今儿,圣上明着是讲经,其实是给皇儿选侍讲呢。张大人他们本身就是侍讲,刘伯卿早上了致仕的折子,那就只剩下杨国梁和朱平安两人了,本宫可不能让姓杜的给抢了先。快,给本宫更衣......”

    卢靖妃想到这,便急忙的起了身,吩咐宫女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