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四十二章 扎心了,老铁
    平安不解,还请赐教!

    朱平安的声音响在讲经处,回荡在杨国梁的脑海里,也回荡在讲经处每一个人的脑海里。

    大道至简!

    朱平安的问题很简单,但却直指杨国梁“王者之风,后妃之德”理论的根本。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如果回答不了朱平安的问题,那杨国梁的理论再高大上再政治正确,也只是一团泡影。

    在杨国梁苦苦思索朱平安的问题而不得的时候,讲经处的其他人也在绞尽脑汁的思索朱平安的问题,为何君子指的是周文王,淑女指的是周往后?!

    钟鼓,琴瑟,这些乐器只有周王有资格享用?!

    显然不是,周王可以用钟鼓琴瑟,贵族宴饮是也多用这些乐器,平民老百姓在祭祀、成婚时也可以用这些乐器。只是等级不同,所能用的排场不同。按照西周礼乐制等级,周王可以用四面八佾(“佾“是“列“的意思,每列八人,八佾六十四人),诸侯可以用三面(缺北面)六佾,卿大夫可以用二面(缺北和东)四佾,士可以用一面(只有南面)二佾。平民百姓在婚丧嫁娶、祭祀时,也可以用乐器,只是人数排场不能超越“士”。有钱的老百姓,高兴了,叫两个人或者自己弹个琴,敲个鼓什么的,都是可以的。

    那如何解释君子、淑女指的是周文王、周王后呢?

    众人绞尽脑汁,苦苦思索而不得。

    “杨博士,还请赐教。”朱平安立在台上,再次拱手。

    “淑女......君子......”

    杨国梁呆立在台下,面如死灰,额头上汗水如注,手心里也满是汗水,脑子仿佛被一块无形的巨石给压住,都不会运转了,嘴唇都有些发白了,喃喃自语。

    窗外一阵微风吹来,携带着外面炙热的温度,吹进讲经处,也吹在杨国梁脸上。

    风力微弱,只翻起了一页书卷,可是吹在杨国梁的脸上,却让杨国梁身体一个趔趄。

    是风太大了?

    还是这大殿太热了?

    我怎么感觉有些站不住,想要眩晕过去似的......杨国梁努力的维持住身体平衡。

    “呵呵。”

    此时,讲经处忽然传来一声呵呵笑声,中气十足又云淡风轻,自信满满。

    伴随着呵呵笑声,讲台下一人站了起来。

    他背负着双手,睥睨着朱平安,身材高大而挺拔,就像一位立于风口浪尖之中力挽狂澜的英雄。

    他的身影是那么的伟岸。

    是他!

    景王府侍讲学士——马华亭。

    在杨国梁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马华亭马大人站了出来。

    马华亭的呵呵一笑,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他起身睥睨着朱平安,脸上带着嘲讽,大声的反问道:“状元郎不曾听闻春秋笔法否?何为春秋笔法,精简也,《诗经》亦多用此手法。何为精简,亦即其文章不指名道姓也。《关雎》一文,莫须以此手法乎,略去周文王之名,亦是避讳君主之名也。”

    马华亭用两个观点来回击朱平安。一个是春秋笔法,虽然春秋笔法是因孔子而有名,但是在孔子之前就有人在用,只是因为孔子多用此手法写《春秋》而得名。春秋笔法就是精简,可以精简名字,也可以精简观点、看法。《关雎》可能用的就是春秋笔法,精简了周文王、周王后的名字,而以君子、淑女代指。

    另一个则是避讳君主之名。在封建时候,君王或尊亲为了显示威严,规定人们说话中避免直呼其名或在行文中直写其名,而以别的字相代替。《关雎》就是如此,避讳周文王、周王后之名,以君子、淑女代替。

    春秋笔法,避讳君主。

    呵呵

    理由多充分啊。

    马华亭说完之后,得意洋洋的看着朱平安,俨然一副绝杀的王者之姿。

    “对啊......马大人言之有理。”

    “马大人高见。春秋笔法,不就是精简嘛,省略周文王、周王后名字也正常啊。另外,避君主讳,现在是这样,古时候也是这样啊,所以《关雎》才没有写周文王姬昌,周王后太姒之名啊。”

    “对,对,就是这样。马大人慧眼如炬,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马华亭之言宛若拨云见月、醍醐灌顶,在他说完后,其他人也都恍然大悟,如梦初醒,纷纷感慨附和。

    “国梁惭愧,幸有马大人高见。今日课后,若是马大人有暇,还请一同煮茶论《关雎》。”

    杨国梁向着马华亭认真的长揖一礼,邀约马华亭课后一起煮茶讨论《关雎》。

    “杨大人是关心则乱,马某居于局外,是旁观者清。”马华亭谦虚的笑了笑。

    与马华亭寒暄过后,杨国梁转头向朱平安说道,“马大人之言,便是杨某之言。”

    此刻,杨国梁感觉浑身一清,宛若大病痊愈,什么头上的冷汗,手心的冷汗,眩晕感什么的,全都一扫而空,精神好的不能再好了,整个人也恢复一副大家风范。

    “朱大人以为如何,在下的回答,可还满意?”马华亭自信满满的看向朱平安。

    “非也”。

    朱平安微微够了勾嘴角,缓缓摇了摇头。

    “什么?非也?”

    杨国梁和马华亭俱是一震。

    “状元郎要尊重基本常识,莫要强词夺理。”继而,马华亭看着朱平安,缓缓摇头讥讽道。

    “平安就是因为尊重基本常识才言非也。”朱平安淡淡回道。

    “请赐教。”马华亭脸色一黑。

    “赐教谈不上,切磋而已。”朱平安微微一笑,向着马华亭和杨国梁拱了拱手,继续说道,“马大人方才所言《关雎》以春秋笔法省去周文王、周王后之名,请恕平安不敢苟同。春秋笔法是微言大义,何人,何地,何事,一言以盖之,但不会省略主语。孔圣以春秋笔法写《春秋》,从不省略主语,如‘三月,公及邾仪父盟于蔑’、‘春,公会戎于潜’等等。”

    “那避讳君主呢,你又作何解释。”马华亭冷声问道。

    “《关雎》避讳君主?这更是无稽之谈。避讳君主,是避免直呼君主之名。若是避讳周文王,则避讳‘姬昌’二字,而非‘周文王’三字。而且,《诗经》中有两篇直言“文王”,,一是《大雅·大明》,二是《大雅·思齐》,这两篇中有“文王初载,天作之合”,“文王之母”等句,白纸黑字,确指周文王。哦,对了,这两篇亦是言周文王、周王后婚姻的诗篇,杨博士格物这两篇,或许更应‘王者之风,后妃之德’一论。”

    朱平安扯了扯嘴角,缓缓摇了摇头,把一个个实锤砸在了马华亭脸上,最后还一本正经的建议杨国梁格物《大雅·大明》、《大雅·思齐》两篇诗经。

    扎心了,老铁!

    “咳咳......”

    杨国梁咳嗽了一声,喉咙里一阵腥甜。

    朱平安一本正经的模样,在杨国梁看来,不仅刺眼,还特么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