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三十七章 诗经之论
    咦,等等。

    朱平安回想历史的时候,眼神无意间扫过了裕王的背影,眼皮子猛地一跳,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逝,仿佛一道闪电刺破黑夜,又转瞬间再次恢复了黑暗一样。

    我感觉好像在哪见过裕王?!

    这个莫名其妙的念头,让朱平安不由蹙眉思索了起来。

    按理来说这应该是自己第一次见到裕王,毕竟自己初至京城半载而已,去过的地方也就翰林院、刑部、顺天府衙、西苑这些地方而已,两位皇子年前就开府了,并不在西苑居住,自己根本没机会在这些地方见到裕王、景王。

    可是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裕王呢。

    难道说是因为现代看过裕王的画像?

    朱平安只想了一下,就果断的否定了这个猜测。

    在现代,只有百度百科上有两张裕王的画像,但都是裕王当了皇帝后,画师留下的“明穆宗朱载垕之像”。

    古代的画师你也知道,肖像画的水平一般,尤其是给帝王作画更是失真的多。

    百度百科上裕王的那两张画像,自相都矛盾,看上去画的就不是一个人,而且两张画相画的都是三十岁左右的裕王,跟现在裕王本人基本上没多少相似度,最像的一张也就只有百分之十几的神似。

    所以,朱平安确定不是因为在现代看过裕王的画像,才会让自己觉的在哪里见过裕王的。

    感觉好像就是最近这几天见过的似的?!

    好奇怪。

    可是怎么想不起来呢。

    朱平安一边走,一边思索,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大本殿讲经处。到了讲经处后,朱平安也就不再执着了,算了,既然想不起来,那就不想了,大千世界长的相似的人多了去了,或许最近几天,自己与某位跟裕王长相相似的路人甲有过一面之缘也说不定。

    讲经处只有十张桌椅和一方讲台,除此外,别无他物,几乎称得上简陋,与大本殿的金碧辉煌形成了鲜明对比。

    也只有窗明几净这一个优点了。

    估计是嘉靖帝特意用简陋的环境,提醒他的皇子们,莫要养尊处优,忘了来大本殿的目的吧。

    嘉靖帝下的口谕是讲经,那今日讲课的主题自然毫无悬念的是五经了。

    刘伯卿刘老大人是文学圈里的泰斗级人物,今日讲经就是由刘老大人主持。

    “四书五经,四书在前五经在后,但是四书之名始于宋,而五经之名早于四书,其名始于汉武。五经指《诗经》、《尚书》、《礼记》、《周易》和《春秋》五部,都是由孔圣编辑修改而来。原本还有《乐经》,可惜秦皇“焚书坑儒”,经秦火一炬,《乐经》从此失传,徒留千年之憾。当然,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了,老夫也就不多说了,咱们就开始讲经吧。五经方面,杨博士乃是大家,便是老夫在五经上遇到不解之处,杨博士之论也常令老夫茅塞顿开,听说杨博士近日正好在格物《诗经》,我们正好可以一饱耳福。”

    跟现代主持讲座的老教授一样,刘老大人先是追溯了一下四书五经起源,又感叹了一下《乐经》遗憾,接着便过渡到了正题,将国子监的五经博士杨国梁请出来,分享一下近期格物《诗经》的心得。

    “刘老大人过奖了,梁实在是愧不敢当。”杨国梁起身谦逊摇头说道,不过面上的笑容却是掩饰不住。

    文学圈的泰斗刘老大人都如此夸赞自己,杨国梁心里面仿佛像是吃了蜜一样甜。

    酒不醉人人自醉。

    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了。

    哼,咱靠的是真实实力,不像某些人,靠阿谀谄媚、投机取巧,来这里鱼目混珠。

    飘飘然的杨国梁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朱平安,不由的微微扬起了下巴。

    呃……

    干嘛突然用这种眼神看我,还有你头扬这么高,不怕闪了脖子吗,朱平安无语的扯了扯嘴角。

    古人都是如此,杨国梁这边自谦过后,刘老先生又劝了一句,杨国梁便做出一副盛情难却的样子走上了讲台,拱手向众人行了一礼,“刘老盛情难却,那杨某也就只好献丑了。”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杨某格物《诗经》数月,对孔圣此言感触也越发的深了。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国风?周南?关雎》这诗经的开篇之作,想必诸位早就耳熟能详了。可是单是这一篇短小的《关雎》,便让杨某格了足足一月有余。”

    杨国梁轻咳了一声,开始感叹了起来。

    “《关雎》讲的是什么呢,写一个君子对淑女的追求,写他逑不到淑女时心里苦恼,辗转反侧,睡不着觉;逑到淑女后就很开心,叫人鼓瑟吹笙来庆贺,以此“友”“乐”淑女。这是一篇发乎情、止乎礼,意思很单纯的祝颂婚姻诗。”

    杨国梁翻开《诗经》第一页,指着《关雎》这一开篇之作,向众人说道。

    哪里单纯了,这篇关关雎鸠就是小时候让我对女生产生非分之想的罪魁祸首……朱平安低着头,腹诽了一句,怎么看都是一首民间爱情诗好吧。

    不过,把这首《关雎》理解为一首发乎情、止乎礼的祝颂婚姻诗也是可以的。

    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孔夫子点评的嘛。

    在婚礼上唱这首《关雎》也是蛮适合的嘛,朱平安微微扯了扯嘴角。

    “《易》基乾坤,《书》美厘降,《诗》始《关雎》。我一直在思考,为何孔圣单单要把《关雎》这首短诗作为《诗经》的开篇之作呢?孔圣究竟有何用意呢?”

    杨国梁说着,目光扫视了一下众人,提出了一个疑问。

    孔圣为何将《关雎》这么一篇男欢女爱的言情诗作为《诗经》的开篇之作呢?

    裕王陷入了沉思,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感觉抓到了什么,正要开口向众人请教,便听到了景王的声音。

    “夫妇之际,人道之大伦也。匹配之际,生民之始,万福之原。婚姻之礼正,然后品物遂而天命全。此纲纪之首,王教之端也。《关雎》,《风》之始也,所以风天下而正夫妇也。故用之乡人焉,用之邦国焉。”

    景王起身,朗声说道,声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言语条理清晰,逻辑分明,高屋建瓴,引人深思。

    景王的意思是说,夫妇成婚是人伦的开始,天下道德的都是以夫妇之德为基础的,将关雎作为《诗经?国风》的第一篇,可以用来感化天下,教化百姓,巩固国家统治。

    裕王闻言,脸色不由一下子暗了下来。

    既生瑜何生亮。

    自己想的,四弟已经说了,自己没想到的,四弟也都说到了,四弟果然比自己优秀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