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三十四章 讲经大本殿
    西苑以乾清门为界,分为外朝和内廷,乾清门以外为外朝,以内为内廷。

    在西苑外朝中轴线上有一座巍峨高大的宫殿,殿顶上金黄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着金光,殿内支着数根红色的殿柱,柱上雕刻着一条盘旋的飞龙,金鳞金甲,爪御祥云,栩栩如生,宛如真的在绕柱腾空飞起似的。

    金丝楠木的桌椅,蓝天暖玉的地面,水晶玉璧的灯盏......殿内一派金碧辉煌。

    殿名曰:大本殿。

    大本殿是嘉靖帝迎来第一个皇子的时候,在西苑仿造太祖朱元璋的大本堂修建的。

    朱元璋当上皇帝第一年,便在宫中修建了大本堂,作为太子和皇子读书学习的地方,弥补自己幼时没受过良好教育的遗憾。。在修建大本堂的时候,朱元璋命人搜集历代图籍,同时昭告天下,聘请各地满腹经纶的名师大儒,为皇子讲解四书五经。可以说,大本堂对皇子们后来的治国平天下起了重要引领作用。

    可惜的是大本堂在后面的靖难之役的皇权大战中,随着明成祖兵临南京城下,谷王朱橞与曹国公李景隆开金川门迎降,京师被破后,皇宫起了一场大火,建文帝在大火中消失不见,太祖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大本堂也在大火中化为了一片废墟。

    第一个皇子降临后,为了加强皇子的教育,嘉靖帝以太祖的大本堂为篮板,建造了这个大本殿。

    大本殿比大本堂更高更大更加富丽堂皇,不过由于嘉靖帝子嗣单薄,且早夭的多,如此高大辉煌的大本殿内最多时也只有三位皇子读书学习而已,到现在也就只剩下两位皇子了。

    随着两位皇子各自开邸建府,主要都是由各自讲官来王府里授课学习。

    只有嘉靖帝心血来潮时,才会偶尔宣召两位皇子来大本殿听课。

    昨晚,嘉靖帝做梦梦到了太祖朱元璋,朱元璋在梦里考究他经义,嘉靖帝不解梦意,于是今天一大早就将天师陶仲文请来解梦。

    陶仲文掐算后,说此梦应在皇子身上,太祖这是在关心皇嗣的培养呢。

    于是,朱平安上班后不久,就有一位内侍前来宣读嘉靖帝口谕,令朱平安至大本殿讲经。

    为皇子授课讲经?

    是重任,更是莫大的荣誉。

    这种荣誉说出来,可是比现代北大讲授、清华教授什么的还要牛逼一万倍。北大教授、清华教授与国子监的五经博士相比还要低一些,更不用说跟帝师相比了。

    国子监是明朝最高学府,没有之一,此外它还是教育管理机关,相当于教育局兼最高学府。所以现代清华北大的地位是没法跟明朝的国子监相比的。

    给皇子授课讲经。

    这都能称为帝师了。

    能吹一辈子,在朱平安印象中,这都是久负盛名的名师大儒才能担此重任。

    再不济,也得是高拱这种老资历才可以。

    所以,朱平安初一听到时,还很是诧异,给皇子授课讲经,自己够格吗,是自己听错了?还是内侍传错了?

    “传圣上口谕,着翰林院侍读学士朱平安即刻至大本殿讲经。”

    等到内侍将嘉靖帝的口谕再次重复了一遍,朱平安才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内侍也没有传错,嘉靖帝就是让自己去大本殿为两位皇子授课讲经。

    “圣上宣旨让人去大本殿讲经了!”传旨的内侍还没从朱平安房里出来,无逸殿中就有人得知了这个消息。

    “又有机会了,这次可要把握住了。”众人闻信激动不已,一个个跃跃欲试。

    能不激动吗,这可是去大本殿讲经啊,众人都知道大本殿是做什么的。

    去大本殿讲经就是给皇子讲经啊。

    这是圣上的肯定和莫大的荣誉,这可是作帝师的机会啊。不提以后说出去有多牛逼,有多少光环加身,单单是能跟未来皇帝打好关系这一项就足够他们抢破头了。

    现在就剩两个皇子了,给他们讲课,就是当他们老师,最起码可以混个脸熟,提前打好关系,不管哪个皇子夺嫡继位了,那作为老师以后好处多的是啊。

    “没机会了。已经定下来了,刚刚走过去的内侍就是宣旨让朱平安去大本殿讲经的。”

    知道内情官员摇了摇头,叹息道。

    呃!

    什么?

    居然是让朱平安去大本殿讲经?!

    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后,无逸殿众人像被雷劈了一样,相互大眼瞪小眼,愣了半天都不能接受这个消息,之后便是哀鸿遍野,表情痛苦的像是错过了一个亿似的,对朱平安羡慕的眼睛都红了。

    一个个眼红的跟兔子似的。

    这可是去大本殿讲经啊!!!!!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是朱平安呢?!

    众人忍不住的摇头,连连长叹。

    “怎么会让朱平安去大本殿讲经,他才多大,还没皇子大吧,乳臭都未干呢,怎么可以去给皇子讲经呢。”

    “朱平安他算什么,他有什么资格去给皇子讲经啊?!!”

    “朱平安他还在折腾猪下水呢,我的圣上啊,他这种满身铜臭和猪下水骚臭味的人,有什么资格去给贵不可言的皇子讲经呢,圣上你被朱平安蒙蔽了。他去给皇子讲经,讲什么经,讲猪下水怎么做吗?!这是把皇子往火坑里推啊,我的圣上呐。”

    “胡闹,是谁给圣上推荐的朱平安,这不是把皇子往火坑里推吗。”

    “皇子也不会接受跟他们年纪相仿,或者比他们年纪还小的人给他们讲经吧?!”

    无逸殿内一片哀嚎,不信,不服,不满.......

    可是又无奈。

    圣上金口玉言,木已成舟,他们改变不了什么,也只能发发牢骚,对朱平安这个走了狗屎运的人表示羡慕与嫉妒。

    等到朱平安奉旨前往大本殿,从无逸殿出来的时候,满满的感受到了无逸殿众人的眼神杀。

    那眼神,让朱平安都觉的自己仿佛是个沐猴而冠的猴子,是个用卑鄙手段摘了他们桃子的小人似的。

    “好像自己成了众矢之的......”

    朱平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轻声自言自语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