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二十三章 夫礼之初,始诸饮食
    接下来,事情发展的与宁安公主期待的差不多,朱记快餐外的人们在朱平安点头承认了后,众人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了,就像是一条奔腾的大江突然决口了似的,呼啸着,铺天盖地的汹涌着冲下了堤坝......

    “还是真的呢,你们这店怎么这样事儿呢,怎么可以用猪下水给我们做菜呢,猪下水那么大味我们怎么下的去口啊。”

    “你们就是这样给我们便宜的吗,可就是再便宜也不行啊,猪下水那一股子味......”

    “你闻闻看,现在这都多大味啊,做菜不就糟蹋菜了吗。”

    短短数秒之内,诸如此类的话,不一而足。

    宁安公主躲在窗后,听着众人的牢骚不满,一张小脸蛋笑成了一朵花一样。

    看你这会怎么办?!

    宁安公主再一次偷偷的起身趴在窗前,露出了小脸,想要看看朱平安被愤怒的群众撕碎的模样。

    然后

    让她难以置信的一幕,猝不及防出现在她视野中,让宁安公主小嘴一下子不受控制的张成了O形,一双大眼睛更是差点没从眼眶里瞪出来。

    在她视野中,刚刚点过头的朱平安,这会脑袋又水平来回移动起来了。

    呃?

    这是摇头?!

    宁安公主吃惊之下,脑门一下子碰在了窗户上,吃痛的捂着脑门,在心里面将朱平安又一次蹂躏了一遍。

    不仅是宁安公主,朱记快餐外围观的群众也都被朱平安的动作给惊呆了,怎么还有这种操作,先点头,再摇头,承认是你,否认也是你,你当我们是傻的吗?!

    一时间,众人喷的唾沫星子都差点淹没了朱平安。

    “诸位父老乡亲,我刚才点头是说我们店里确实会用猪下水做菜,但是摇头是说,我们店里不是只用猪下水做菜,猪下水只是我们店里的菜品之一,我们店里的菜品多着呢。荤的素的,甜的辣的,咸的酸的,鸡鸭鱼肉等等,多着呢,总有大家喜欢吃的。”

    朱平安微微笑着,拱手向众人解释道。

    听了朱平安的解释,众人的情绪缓缓的平静了下来,是啊,人家小掌柜的说的有道理呢,谁家开个食肆只会做一种菜啊,没有数十道菜谁敢开食肆。

    众口难调的道理,大家都是知道的。你不喜欢猪下水,你可以吃别的嘛。

    众人的情绪平缓下来了,宁安小公主的情绪却更激动了。

    无耻朱平安!

    太会了狡辩!

    一群没见识的贱民,这样就被朱平安给忽悠过去了!

    看着对面一片和谐的场景,宁安小公主几乎都要抓狂了。

    “我刚刚来的时候就有注意到,诸位父老乡亲看到我们手里拎着的猪下水的时候有些迟疑,呵呵呵,我知道诸位父老乡亲对猪下水印象不好,又骚又臭,食不下咽......”

    朱平安面向众人,微微笑着继续说道,“但是有一点我还是要说的,这猪下水是我们店里的一道特色菜,味美价廉......”

    听了朱平安的话后,众人一阵不解,纷纷摇头,连连追问朱平安,既然知道猪下水又骚又臭食不下咽,怎么还要把猪下水作为一道特色菜呢,还味美价廉,骗谁呢,这不是砸自己店的牌子吗。

    “诸位父老不喜猪下水,是不是觉得猪下水很脏?”朱平安没有回答众人,反而问道。

    “那当然了,猪下水当然很脏了,又骚又臭......”

    “猪下水如果不脏,那还有什么脏的......闻到那味就吃不下饭。”

    众人七嘴八舌的毫不犹豫的说道,大家本能的一致认为猪下水很脏,也因此反感猪下水。

    朱平安见状点了点头,又问道,“是不是下水都很脏啊?那羊下水,牛下水呢?牛杂羊杂,大家吃不吃?”

    众人闻言不由得迟疑了起来。

    说实话,牛下水和羊下水脏吗?脏,可是也不脏,处理干净了就不脏了,一点味道都没有。

    牛杂,羊杂,众人都吃过,而且都还比较爱吃,这两样都是比较好的食材呢,一般人还吃不起呢,牛杂和羊杂卖的价格要比猪肉还贵呢。

    确实,按照这个理来说,猪下水和牛下水、羊下水没什么本质区别吧?!

    众人不由迟疑了起来。

    朱平安将众人迟疑的表情收入眼中,然后又接着微笑着问道:“不知道大家听没听过‘炙金肠’这道菜?”

    没等众人回答,朱平安就继续说道,“这道菜大家应该都听过吧,一般的食肆都有这道菜,就是京城最有名的揽月楼等几个大酒楼也都把这道菜作为了招牌菜。这道菜就是用羊肠制作的,将剁碎的羊肉加调料装入清洗后的羊肠内,挂在通风处晾一周。然后,把晾好的羊肠切成段,用竹签穿着放在炭火上烧烤,一边烤一边涂抹蛋黄,烤熟时,色泽金黄,喷香扑鼻。”

    嗯,没错,众人点了点头。

    炙金肠这道菜是从宋朝开始风靡起来的市井名菜,在明朝达到顶峰,明朝人对炙金肠的感觉,就跟现代人听到酸辣土豆丝、水煮肉片、回锅肉差不多一样。

    “羊肠是不是羊下水?脏不脏?可在宋朝的时候,这炙金肠还是宫廷里常做的一道御膳呢。《东京梦华录》卷九所载‘下酒排炊羊胡饼、炙金肠’,说的就是这道御膳。除了羊杂外,比如炸鸭胗、油爆肚丝等等这下下水也都是御膳之一。”朱平安接着说道,进一步的将下水的地位往上抬。

    为了转变众人的思想观念,朱平安将牛杂、羊杂的例子举出来,接着又将羊杂、鸭胗、肚丝作为御膳的例子列举出来,进一步扭转了大家对下水的观念。

    你说下水脏,可是御膳都用下水做食材呢,皇宫里还能没你讲究?!

    就这样,一步步,朱平安将众人对猪下水的感官逐渐提升了起来。

    “小掌柜的,也不能这样说,牛羊下水这些处理干净了就没味了,吃起来没什么,可是猪下水不一样啊,猪下水处理了也是一股子味啊。”

    “是啊,牛羊都讲究干净,下水好处理,处理了就没味了。可是猪不一样,猪一点也不讲究,多脏啊,那骚臭味都渗到猪下水里了,怎么也处理不干净。”

    人们虽然对猪下水的感官提升了,但是还是接受不了猪下水,在他们看来猪下水由内到外透着骚臭味,是处理不干净的,带着这股子味,谁也下不去口。

    “那如果猪下水处理干净了呢,像牛羊下水那样一点异味也没有呢?”

    朱平安微微一笑,缓缓说道。

    呃

    处理干净?!

    众人听了朱平安的话,微微一愣,如果要是能处理干净的话就另当别论了,猪下水、牛下水、羊下水,它们都是下水,又有什么高低贵贱区别呢。

    “夫礼之初,始诸饮食”。

    作为吃货的祖宗级人物,古人对吃的接受程度,与现代人相比,也丝毫不逊色。

    有什么是我不敢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