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一十九章 开业准备(下)
    距离卖鱼翅的摊子不远就是卖猪肉的摊子,一个不大不小的肉案,后面是用木柱固定的一米六七长短的架子,架子上挂着一扇扇大小不一的猪肉,油光腥亮的肉案子上摆着两个猪头。

    木柱上挂着木制的长方形肉摊招牌,上书“张飞肉铺”四个大字,古朴大气的篆书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一下子就吸引了朱平安的眼球。

    这块招牌是传自他的祖上,到现在已经是第三代了,据说是他祖上撞了大运,一位官员买肉时忘记带钱,以字抵肉资,给他祖上写的这个招牌。

    “有肥有瘦,健康长寿。”“瘦肉炒菜,夫妻恩爱。”“骨头煲汤,身体健康嘞......”

    肉案后面站着一个赤膊的屠户,看上去标准的古代屠夫模样,肥头大耳络腮胡子,肩上搭着一条毛巾,左右手各持一把肉刀,一个是剔骨尖刀,一个是剁肉厚刀,精神饱满的招揽生意,与人答话时不时的发出爽朗的笑声。

    “张屠,给我来三斤五花肉,用荷叶包好了,今天俺丈人大寿,俺要带回去走亲。”一个四十余岁的汉子提着两条鱼来到肉摊前,对张屠户说道。

    张飞肉铺......原来老板还真姓张,朱平安闻言不由一笑,驻足站在了肉铺前。

    “呵呵,好嘞。刘哥常来照顾俺生意,今儿俺老张给你多切二两,也算是我的一番心意了。”张屠户应声答道,一边笑着与姓刘的汉子说话,一边手上动作不停,一刀下去就切了一块五花肉。

    切好后,张屠户用称钩在肉上,一称准星三斤二两不多不少,刚刚好。

    然后熟练的用荷叶包了起来,再用细麻绳捆起来,递给了刘姓汉子。

    “那俺就替俺丈人谢谢张屠了,下次买肉还来你这。”刘姓汉子接过肉道谢。

    “那感情好,多谢刘哥照顾生意了。”张屠户笑着送刘姓汉子离开。

    “这位公子,要些什么肉家去?”

    等到刘姓汉子离开后,张屠户又热情的招揽起站在肉摊前的朱平安一行了。

    “现在猪肉怎么卖?”朱平安问道。

    “五花肉20文一斤,前腿后腿肉18文一斤。您要是要的多的话,每斤还能便宜个一两文。”张屠户解释说。

    嗯,朱平安微微点了点头,跟他了解的差不多,五花肉一斤差不多折合人民币12块钱,前腿后腿肉的话差不多11块钱,大体上比现代的价格要便宜不少。

    不过猪肉部位的价格,在古代跟现代是有很大区别,现代的话五花肉价格要便宜一些,前腿后腿肉要更贵一些,不过在古代正好是颠倒了过来,五花肉要比前后腿肉更贵一些。

    也就是说在古代,肥肉要比瘦肉贵,不管是猪肉也好,还是羊肉、牛肉也好,都是肥肉比瘦肉贵。

    《水浒传》就记载过这么一幕:阮氏三兄弟有一次在一个小酒馆请军师吴用吃饭,进店后问店小二有什么下酒菜,店小二回答说:“新宰得一头黄牛,花糕也相似好肥肉。”阮小二听说有肥肉后,立马兴奋的一拍桌子,吩咐店小二:“大块切十斤来!”

    《清宫档案》里记载的皇帝跟后妃的菜谱,里面普遍记载的食材为肥鸡、肥羊、肥鸭、肥鹅等等,基本上菜单有名的御膳都离不开肥某肉。

    另外《礼记》记载待客之道曰:“冬右腴,夏右鳍”。说的是冬天耳朵时候,鱼肚子肥肉多,要把鱼肚朝向客人;夏天的时候鱼鳍那里肥肉多,要把鱼备朝向客人。

    诸如此类记载,不一而足,都说明了古人以肥肉为贵。

    这是因为古人的饮食习惯跟现代人有所不同,古人喜欢吃肥肉,认为肥肉比瘦肉更贵重。这跟古人的生活水平有很大关系,并不是故人不讲究养生,而是因为古代生活水平不高,物资又比较短缺,大多数老百姓都挣扎在温饱线上,自然不会考虑养生、减肥这些高层次的追求。从口味上看,肥肉比瘦肉更香,更解馋,所以古人青睐肥肉。从热量上看,肥肉要比瘦肉含的热量更大,吃一斤肥肉比吃一斤瘦肉要摄取的热量更多,更能抗饿。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肥肉能练出肉来,古人喜欢买肥肉,市场决定价格,肥肉自然也就贵了。

    “嗯,那行,给我来四斤五花肉,一斤后腿肉。”朱平安点了点头。

    “你给便宜些。”刘大刀紧跟着对张屠户说道,“我们以后可是大主顾,你要是实惠的话,我们也常来照顾你的生意。”

    “好嘞。五花肉每斤给你们便宜1文,后腿肉给你们便宜2文可使得?”张屠户爽快的应道。

    “马马虎虎吧。”刘大刀随口道。

    “五花肉一斤19文,四斤80减四是76文,一斤后腿肉16文,加起来是......92文,你们是第一次照顾俺老张生意,俺就把零头给你们抹去,收你们90文好了。”张屠户算账要慢一些,不过准确的很,算完后,又给抹了两文的零头。

    听到又抹了两文的零头,刘大刀满意不已,对张屠户道,“以后俺们还来照顾你生意。”

    朱平安也笑着点了点头。

    “谢嘞。”张屠户大笑着道谢,然后转身在挂着的肉扇上割下一大块五花肉,又割下一块瘦肉。

    割好肉用称一称,将秤杆转向朱平安他们,准星显示足斤足两。确认无误后,张屠户便熟练的用荷叶包了起来,朱平安正准备接过来,一旁的刘大刀和刘大锤不容分说的抢先一步接了过来,笑着说粗活交给他们就是了。

    这会肉摊上也没有其他人,聊天也不会耽搁生意,刘大刀便对张屠户的刀功称赞不已,张屠户自豪的笑着说他这一手是割肉割了二十年才练出来的。

    朱平安在刘大刀他们跟张屠户聊天的时候,观察着张屠户肉摊,肉摊案上一边堆着一堆大骨头,上面的肉剔的很干净,在肉摊下面地上废弃的荷叶上,摊着一堆猪下水,显然是随手丢到下面的。

    “这大骨怎么卖?”朱平安指了指肉案上的大骨头问道。

    “不值几个钱,本来这骨头我都是当搭头的,上面也没肉,熬汤还使得。公子在俺这买了恁么多肉,要是看得上这骨头的话,多拿几个就是,钱是万万不收的。”张屠户摇了摇头,爽快的说道。

    几个是不够的,用大骨熬的汤味道也是很赞的,以后快餐店里大骨汤用的多着呢。

    “我要的多,以后也会常来,不能占你便宜。”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

    “公子您看这样可好,若是公子以后还来俺老张这卖肉,这大骨头,您只要给上十文,俺摊上的大骨头就全归您了,您看可好。”张屠户又说道。

    嗯,这个可以,朱平安对张屠户的提议很是满意,十文钱能买张屠摊上的所有这些大骨头,很是划算,若是正常买的话绝对要比这贵的多。

    当然,张屠户也多了一份小收益,本来做搭头的骨头也卖了十文。虽然不多,但是贵在持久啊,日积月累,这也是一笔进项。

    “还十文,再便宜些好了。”刘大刀在一旁插嘴道。

    朱平安对张屠户的提议很满意了,不过却没有急着表态,做出不经意间看到张屠户肉案下猪下水的样子,一副漫不经心的随口问道,“那猪下水怎么卖?”

    “嗯,这样吧,一副猪下水您给个十五文,另外我这肉铺上的大骨头就全都白送您了可好。说句实在话,猪肝猪心倒好些,平日里也能卖些,只是这猪大肠太难收拾,即便收拾的再干净,也会有一股子猪骚味,基本没人要,一般卖不出去都是丢了的。”张屠户想了想说道。

    “张屠你不实在啊,你这猪下水都卖的赶上猪后腿肉了。猪下水这玩意有什么吃头,猪肝猪心没什么味,至于猪大肠那一股子味道,谁吃啊。”刘大刀摇了摇头。

    “瞧兄弟您说的,那这样吧,一副猪下水收您10文,我这摊上的大骨头还是全都白送你可好?”张屠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又说道。

    刘大刀还要讲讲价,不过一旁的朱平安已经很满意了,已经大大出乎意料了。

    几乎都是白送了。

    单单这十文钱,基本上都能撑起快餐的荤菜了。

    有钱大家赚嘛,而且朱平安对张屠户感官不错,以后是个可以长期合作的对象。

    “那成吧。”朱平安点了点头。

    张屠户满脸笑容的给朱平安他们将大骨头用绳索捆起来,又用荷叶包住分割好的猪下水,再次用绳索捆起来,一并递给了朱平安他们。

    为防意外,朱平安又提议在菜市肆门口小吏的见证下,立下质剂契约。张屠户很高兴的配合,因为这是对他权力的保证,可以保证他卖出以往卖不出去的猪下水。

    于是,双方一同在小吏的见证下,立下了10文钱一副猪下水和免费赠送全部大骨头的约定,契约中还特别约定了朱平安的优先购买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