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一十三章 朱平安与翻牌子
    “咦,朱平安?你是说这首诗是朱平安作的?”

    听到了朱平安这三个字后,杜康妃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一双眼睛也亮起光来,不由的咦了一声,很是意外的问道。

    “怎么,娘娘也听说过朱平安吗?哦,是了,他是今年的状元呢,可是娘娘不要被他的名声欺骗了哦,那姓朱的可是一个欺世盗名之徒呢。”

    宁安公主见杜康妃对朱平安很感兴趣的样子,连忙给杜康妃上眼药,将朱平安一通侮辱。

    “哦,欺世盗名之徒吗?”杜康妃嘴角含着一抹微笑。

    “嗯嗯。”宁安公主连连点头,像小鸡吃米似的,末了还给朱平安泼了一桶脏水,“他在外面名声都臭了呢。”

    “哦?”杜康妃轻轻哦了一声。

    “真的呢。娘娘你是没出宫,不知道呢,我听人说,是,听人说哦。”宁安公主说着给了裕王一个眼神,让裕王自己领悟,然后用一副事后听说的语气说道,“听说他很下作呢,好像是办差的时候,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他,他脱了个一丝不挂呢。”

    说着,当日朱平安惊天一脱的那一幕就不由得浮现在宁安公主脑海中,宁安公主小脸都不由得红了起来,低声啐了一口,然后继续说道,“还不止这些呢,听说他人品很差,还不尊重老师。”

    “他还是一个贪财又仗势欺人的家伙,他之所以写这首藏头藏尾的诗给我,就是因为我没有把店铺租给他呢。”

    ......

    总之,宁安公主极尽诋毁之能事,把外面那些扑风捉影的事,全都摁在了朱平安头上。

    不过,看杜康妃一脸微笑的模样就知道,宁安公主的努力显然是白费了。

    宁安公主说的,朱平安光天化日之下脱衣服这事,杜康妃早就知道了,也知道宁安公主说的不全。

    朱平安那一脱可不是下作,而是高洁,简直是一脱成名。

    以后的史书中,肯定会给朱平安浓墨重彩的记上一笔,某事某年某月,年仅十六岁的太仓稽查使朱平安,为了堵住政敌的阻挠和恶言诽谤,当众把自己脱了一个精光,赤身裸体的步入太仓银库,查清了库金库银,一举揭开了大明建国以来最大的贪污大案——太仓盗窃案......

    从这一件事就可以看出宁安对朱平安是有意见的。

    所以,后面宁安说得朱平安人品差啊,不尊师重道啊等等,杜康妃都是不信的。

    嗯,藏字诗这一件事,杜康妃心里也有数,前段时间就听说垕儿和宁安在宫外折腾了一个铺子,不过好像不仅没赚钱还倒贴进去不少,以垕儿求稳的性格,肯定会转手店铺止损的,不过宁安肯定不会同意就是了。宁安的脾气,杜康妃是清楚的,一定是朱平安来接手店铺的时候,被宁安指着鼻子臭骂了一顿,所以朱平安就回赠了一首诗给宁安。

    咯咯,估计事情十之八九就是这样了,杜康妃有这个自信,因为裕王和宁安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对他们再了解也不过了。

    至于,为什么对朱平安这三个字这么敏感,那就要从后宫最近开始流行的“翻牌子”制度说起了。

    “翻牌子”制度在后宫流行了有一个月了吧。

    在后宫统一的认知是,“翻牌子”这个制度是出自冯保之手。

    冯保在文书房接手了记录彤史的差事,这是记录和安排后宫妃嫔侍寝的差事,然后冯保就不断的受到后宫女主子们的威逼利诱,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在后宫步步维艰、苦苦挣扎,朝不保夕,时刻担心脑袋不保。

    不过,谁都没料到的是,在这种绝境下挣扎了月余的冯保,竟然发明了“翻牌子”这么一个制度,凭借着这么一个制度完成了一个绝境大翻身。

    凭借翻牌子制度,冯保不仅脱离了绝境,而且还在后宫稳稳的站住了脚跟,不仅如此,还更进了一步,在圣上面前也露足了脸,靠着翻牌子和文书房,冯保在后宫获得了不小的权势和地位,一时间风头无二。

    谁都不可否认,翻牌子这个制度是一样完美契合后宫的制度。

    将每一位妃嫔都标记在一个牌子上,每个牌子代表一个嫔妃,牌子上还标注着妃子的擅长和出身等信息,皇上就寝前,由冯保将牌子呈给圣上。圣上看中哪个,就将牌子翻过来,翻了那个牌子,皇上就临幸哪个妃子。之后,冯保会提前先到妃子所在的宫殿通知妃子。

    如此一来,本来最苦最危险差事的文书房,成了最红最肥最安全的美差。

    冯保无异于从中获利最大。

    虽然很多人不信“翻牌子”制度是出自冯保之手,想知道幕后高手是谁,不过冯保口风很紧,一直对外坚称是他为了替圣上分忧,才呈上了这个制度。

    不过,尽管冯保对外口风很紧,但是杜康妃却是知道其中内情,知道翻牌子这个制度,是朱平你给冯保出的主意。

    冯保在宫里有一个对食宫女,也就是灵魂伴侣,挂名夫妻。

    人们都不知道的是,杜康妃在未入宫前就对这个宫女有过救命之恩,这个宫女入宫后就一直是杜康妃暗中的耳目。

    翻牌子这个制度是出自朱平安之手的这个消息,就是一次醉酒后,冯保告诉这个宫女,这个宫女又偷偷告诉杜康妃的。

    所以,杜康妃才对朱平安的名字这么敏感。

    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侍寝过了,虽然自己生理上并无多少需求,但是为了垕儿的着想,自己得侍寝才可以,只有侍寝了才有受宠的可能呢。

    一个在后宫受宠妃子的皇子。

    一个在后宫被冷落妃子的皇子。

    在外面,这可是两种境地。

    为什么户部太仓敢压着垕儿的亲王福利不发?

    为什么不压景王的亲王福利呢。

    还不是卢靖妃受宠,而自己被圣上冷落吗?!换当年自己受宠的时候试试,看看哪个敢克扣垕儿的福利。

    从户部太仓对垕儿和景王的区别对待就可以看出来,垕儿在宫外有多么不顺利了。

    此涨彼伏。

    如果再这么下去,景王离那个位子越来越近,而垕儿离那个位子就越来越远了。

    所以,为了垕儿的前途着想,自己得侍寝才行。

    要侍寝还得从翻牌子入手,既然翻牌子是出自朱平安之手,那么没有谁比朱平安更了解翻牌子了吧。

    所以,杜康妃才会对朱平安的名字如此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