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诗
    “母妃,你怎么了?”裕王怔怔的看着笑的花枝乱颤的杜康妃,一脸懵逼的问道。

    “就是啊杜妃娘娘,你怎么笑成这样了啊?”看到笑成这样的杜康妃,宁安公主也是吃惊的张开了小嘴,目瞪口呆的小声问道。

    在宁安公主记忆中,杜康妃从来都是气质高雅、仪态万千的,向来注意形象,哪里有像今天这般笑的花枝乱插,都快笑的直不起腰来的时候呐,这样失态的杜康妃,宁安公主这还是第一次见呢,所以才会如此吃惊。

    “咯咯咯,因为这首诗......”杜康妃捂着小嘴,笑的直不起腰来。

    “这首诗?”裕王和宁安公主更懵了,“这首诗有这么好笑吗?”

    何止是不好笑,简直是一点也不好笑。

    裕王和宁安公主相视一眼,不明所以,这首诗怎么也跟好笑扯不上边吧。

    “你们读一遍看看。”杜康妃很努力的止住了笑容,可是刚说完就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读一遍?”裕王有些不明所以,难道说读一遍就能发现其中的秘密吗。

    “嗯?好啊。”宁安公主愣了下,然后点了点头,轻声读了一遍《卧春》。

    “暗梅幽闻花,卧枝伤恨底。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岸似绿,岸似透绿,岸似透黛绿。”

    宁安公主的声音很好听,语调抑扬顿挫,将这一首《卧春》轻声的读了一遍。

    杜康妃本来已经止住笑了的,可是听宁安公主读《卧春》的时候,听着听着就又忍不住笑了。

    裕王本来听的很认真,想要发现其中的秘密,可是很快就被一旁捂着小嘴忍不住笑出声的杜康妃给影响到了。

    “母妃......”裕王摸了摸额头,有些无奈。

    “杜妃娘娘......”宁安公主拉长了尾音,微微撅着小嘴,表示自己的不满。

    人家读的好好的,你怎么笑成这样啊,是不是宁安读的不好啊......

    宁安公主心里面一时间想了很多。

    “咯咯咯,你们还没有发现吗?”杜康妃忍笑忍的很辛苦,脸憋的很红,脸上的小酒窝都笑的露了出来,眯成月牙的长长眼睛都在笑。

    “发现什么?”裕王和宁安公主摇了摇头,一头雾水。

    “小宁安啊,嗯,这首诗是那人送给你的呀,咯咯,你是不是得罪人家了啊。”杜康妃笑吟吟的看着宁安公主问道。

    “嗯?娘娘你怎么知道的?”宁安公主一怔,然后一双大眼睛便转向了裕王,似乎在质询是不是裕王告诉了杜康妃。

    裕王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

    “不是垕儿说的,诗里就能看出来……”杜康妃噗嗤一笑。

    宁安公主一脸怀疑。

    “你再读几遍看看。”杜康妃眨了眨眼。

    宁安公主狐疑的又看了一遍《卧春》,然后小心翼翼的又读了两遍,“《卧春》。暗梅幽闻花,卧枝伤恨底。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

    “没什么嘛……”读了两遍后,宁安公主摇了摇臻首。

    杜康妃笑而不语,用眼神示意宁安再读一遍。

    还要读?!

    宁安公主不高兴的撅了撅小嘴,带着点小情绪,也不好好读了,读起来都走调了,“《卧春》。暗梅幽闻花,卧枝伤恨底。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

    一旁的裕王见状,笑着摇了摇头。

    哎?!

    等等?

    不对?!

    我好想听出来了什么?!

    笑着摇头的裕王忽地一怔,从宁安公主小情绪走调的吟读的“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冷不丁的好像听出来了。

    如果不是宁安公主带着小情绪故意走调的读的话,裕王还真发现不了这个秘密。

    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要问我是谁,一头大蠢驴?!

    呃?!

    不是吧?!

    裕王惊奇的像一根木头似的,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有的认知被颠覆了,刚刚自己所认为的意境极美的一首诗词,竟然是这样一首“诗”?!

    一旁的宁安还在带着小情绪的走调着:“岸似绿,岸似透绿,岸似透黛绿。”

    听在裕王耳中,宁安读的便是,“俺是驴,俺是头驴,俺是头大蠢驴。”

    然后,裕王也忍不住憋的脸红,等到宁安读完后,裕王忍不住的大声笑了起来。

    呃?

    宁安公主彻底懵了。

    怎么回事?

    皇兄你怎么也笑成这样了?!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说是我读的有问题?

    宁安公主一时间满头雾水。

    “皇兄,你怎么也笑成这样?嗯?”宁安公主想不明白,于是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露出小虎牙,半是威胁半是撒娇的目光灼灼的看向裕王。

    “媜妹,呵呵呵,你用刚才的语气,再读一遍就知道了,呵呵……”裕王使劲憋着,可还是笑出了声。

    宁安公主狐疑的看向裕王。

    裕王点了点头。

    于是,宁安公主又用刚才的语调小声读了起来,“《卧春》。暗梅幽闻花,卧枝伤恨底……”

    这一次宁安公主读的时候,分外留意,一边读,一边在心里批判朱平安的诗。

    《卧春》?

    什么破名字嘛,听着好像我蠢啊……

    呃?!

    等等?

    我蠢?!

    宁安公主刚读了一句,忽地停了下来,一张小脸一下子黑了下来,然后回过头,重新小声的读了一遍,越读俏脸蛋越黑,最后都快黑成锅底了。

    “《卧春》—我蠢”

    “暗梅幽闻花(俺没有文化),卧枝伤恨底(俺智商很低)。遥闻卧似水(要问我是谁),易透达春绿(一头大蠢驴)。岸似绿(俺是驴),岸似透绿(俺是头驴),岸似透黛绿(俺是头呆驴)……”

    虽然智商这个词,宁安公主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大体也会理解为智慧。

    可是,其他的文化,蠢驴,宁安公主可是一清二楚。

    文化,这个词在现代多是知识的意思,说你没文化,大体就是说你没知识,没内涵,不学无术。

    在古代,说你没文化,可是比现代严重多了。《说苑?指武》里有“凡武之兴,为不服也,文化不改,然后加诛”一句,在古代文化多是“闻之教化”的意思,一般古代的中原人常常说少数民族蛮子之类的,就是讽刺他们没有文化,化外之人,说他们没有教化。

    所以俺没有文化,这开诗第一句就对宁安公主杀伤力极大。

    气死我了?!

    你才没有文化,你才是头大蠢驴!

    原来朱平安这个暴露狂送自己诗,是为了羞辱自己,气死我了,当时还以为是那个混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气死我了!朱平安那个混蛋肯定在偷笑!

    “朱平安,你个大混蛋!你才没有文化,你才是头大蠢驴!我要禀告父皇,让父皇砍了朱平安你这头大蠢驴的脑袋……”

    越想脸越黑,宁安公主简直要抓狂了,咬牙切齿的声音,简直要冲破荣福宫的房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