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一十章 景王
    在杜康妃拉着裕王步入荣福宫内殿的时候,相距两箭之地的另一处后宫寝殿——昭阳殿,也迎来了一位大明年轻的亲王——景王朱载圳。

    昭阳殿是景王母妃卢靖妃的寝宫,卢靖妃是嘉靖九年天下大选妃嫔时入宫的,就像现代北影、中戏、上戏都有一届引以为傲的“明星班”,如北影96级,中戏96级,上戏95级一样,嘉靖帝的后宫也有引以为傲的“后妃班”,嘉靖九年这一年便是嘉靖朝有名的“后妃班”。

    嘉靖九年,与卢靖妃同一年同一批入宫的还有方氏、郑氏、阎氏、王氏、沈氏、杜氏、韦氏、沈氏等九人,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九嫔“。

    其中方氏,便是前皇后方皇后;郑氏便是“九嫔”之首郑贤妃,若不是郑氏去世的早,以她的受宠程度和能力,也轮不到方皇后做皇后。

    阎氏便是阎皇贵妃,生了皇长子,可惜皇长子早夭,阎皇贵妃也没几年病死了,嘉靖帝对她们母子二人去世非常伤感,在阎皇贵妃去世的这一年晋封所有生育过的后宫妃嫔,可以说卢靖妃、杜康妃之所以由嫔封妃也都是受惠于此。

    王氏便是如今的王贵妃,去年逝去的庄敬太子朱载壡就是她的儿子。庄敬太子是嘉靖帝最为喜爱的皇子,没有之一,庄敬太子还在时,嘉靖帝为了给庄敬太子尊崇,对王贵妃也是宠爱有加。但是,自从去年庄敬太子逝去后,王贵妃后宫地位也就一落千丈,另外因为丧子之痛,王贵妃的身体很是不好,一日不如一日。

    沈氏便是如今的沈皇贵妃,一直以来就很受宠。

    杜氏便是如今的杜康妃,也就是裕王的母妃,虽然近期颇受嘉靖帝冷落,但是杜康妃姿色出众,胸内外都颇有沟壑,再加上有裕王傍身,日后的可能无限。

    韦氏是韦惠嫔,可以说是“后妃班”的绿叶了,不过能稳坐后宫二十余年,任谁也不敢小觑了去。

    现在的卢靖妃虽然妃位不是最高,仅次于贵妃,但论受宠程度可以说是冠绝后宫,也就最近才冒出来的尚美人可以与之并肩。不过在卢靖妃看来,皇上也就是图个新鲜,尚美人也就占了年龄小、身体新鲜的便宜,等到皇上新鲜够了,这个尚美人自然也就沦为广大后宫中的芸芸众生了,说不定一年都见不到皇上一次。

    卢靖妃在后宫最忌惮也最视为眼中钉的是杜康妃,因为现在后宫有皇子的也就她们俩了,可以肯定的说,日后继承皇位的就是她们两人的皇子了。

    不过,卢靖妃现在一脸的春风得意,在于杜康妃的争斗中,她现在优势明显,可以说稳稳胜出了。

    侍寝的次数就可以说明一切,杜康妃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侍寝了,而她卢靖妃但是这一个月就已经侍寝不下六次了。

    昨晚卢靖妃就是承欢于嘉靖帝身下,虽然嘉靖帝粗鲁了些,又有施虐爱好,害的卢靖妃今日粉臀也还不敢坐,但是卢靖妃一脸娇羞如桃花的模样已经说明了一切,痛并快乐着。

    “四爷来了。”

    “四爷来了。”

    景王的到来使得整个昭阳殿仿佛过节了一样,殿里的宫女、太监见了景王,欢喜的奔走相告。

    他们喜欢景王是发自肺腑的,从他们对景王的称呼就能听得出来,四爷,这是一个很亲近的称呼。

    隔壁不远的荣福宫内宫女太监对裕王的称呼,为裕王殿下,敬重有之,但是亲近却明显不如昭阳殿众对景王的

    景王谦谦有礼,景王温文尔雅,景王善良大方,景王体恤下人,景王平易近人、虚怀若谷,景王有才华但是却从来不恃才傲物,景王长得帅,说话时嘴角永远都是带着笑容(当然这是某些花痴宫女的看法)……

    在他/她们看来,即便再多的褒美之词用在景王身上都不为过,景王都能担当的起。

    “李公公,小张公公,王姑姑、小兰姑姑……昭阳殿和母妃有你们照应,本王很放心。”

    景王进了昭阳殿,面带微笑的一一拱手与昭阳殿里的宫女太监见礼。即便是不起眼的洒扫庭院宫女,他也能准确的叫出名字,并且温文尔雅的拱手见礼。

    被叫到名字的那一刻,昭阳殿里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倍感荣幸,胸膛挺的老高,浑身都是力气。

    尤其是在景王有他/她照应昭阳殿和卢靖妃,他很放心的时候,昭阳殿的宫女太监全身的血液都有些沸腾了。如果这一刻,谁指摘景王,他/她们都能跟那人拼命。

    士为知己者死,说的就是此吧。

    与昭阳殿众人打过招呼后,景王微笑着步入了昭阳殿,景王身形挺拔,走路龙行虎步,很有气势和风度,给人一种稳重又不失活力的感觉。

    让人只看背影就很有安全感。

    在昭阳殿内殿的卢靖妃听了宫女的禀告,忍不住喜上眉梢,原本春风得意的娇俏脸蛋,此刻更加艳三春之花,一边快步出门,一边吩咐宫女准备景王爱吃的茶点。

    “圳儿来了,怎么也不让人提前给母妃递个信儿。”卢靖妃一脸喜色的走来,声音无比温柔,虽然已过三十,但是却也掩不了姿形媚丽,容光照人。

    与杜康妃相比,卢靖妃或许姿色稍逊了一丁点,但是却比杜康妃多了一大截的媚丽。这么说吧,或许评选最美女人,卢靖妃可能比不过杜康妃,但是评选最想上床的女人,卢靖妃绝对远远甩开杜康妃一大截。

    “母妃。”景王快步迎上前,恭敬的行礼,解释道“后宫自有宫规,儿臣不敢违例。”

    “你这孩子怎么这般无趣,母妃还是喜欢你小时候爬树捉鸟、上房揭瓦的调皮捣蛋样。”卢靖妃笑吟吟的看着景王。

    “母妃若是喜欢,儿臣现在也可以爬树捉鸟,上房揭瓦。”景王微微一笑,说着就往上捋了下袖子,做出一副要爬树上房的架势。

    “混扯~~”卢靖妃笑着嗔了一声。

    一旁的宫女太监也都低着头笑,昭阳殿满是欢快的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