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零九章 有妃杜康
    “皇兄,待会宁安去荣福宫给杜娘娘请安,你可别急着走哦。”在长春宫前分别时,宁安公主挥了挥小手,特意对裕王叮嘱道。

    长春宫是沈皇贵妃居住的宫殿,宁安公主3岁时母妃曹端妃涉“壬寅宫变”,被方皇后借机处死,之后宁安公主就被沈皇贵妃收养,一直居住在在长春宫。

    “嗯,快回去吧,别忘了代我向贵妃娘娘问安。”裕王点了点头,然后目送宁安公主一行进去长春宫。

    等宁安公主进入长春宫后,裕王一行人继续向前,穿过了一个花园就到了荣福宫。

    “裕王殿下到了,快去回禀娘娘。”

    荣福宫本来是寂静的,可是当荣福宫的宫女太监看到裕王后,一个个喜形于色,纷纷奔走相告,荣福宫也就热闹了起来。

    回廊,花圃,假山,屏风......

    裕王站在宫门口,看着荣福宫熟悉而陌生的一草一木,不由自主的怔住了。

    那个向阳的回廊是小时候自己最喜欢看书的地方,因为那里的阳光最好,晒在身上暖洋洋的。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自己在回廊看书的时候,还被来看母妃的父皇夸奖了呢,当时夸的是什么,哦,记起来来了,父皇说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假山上的那个老树根还在呢,小时候自己爬假山,一脚踩滑了摔下假山,多亏了中途抓住那个老树根才没有被摔破头......

    还有花圃,小时候自己跟圳弟和宁安很喜欢在里面玩过捉迷藏......

    不过,这里的一草一木,看着熟悉,但却又很陌生。

    比如花圃,记得以前花圃里种的牡丹最多,母妃最爱牡丹了,每年夏天的时候花圃里红一片,紫一群,粉一簇,满园都是五彩缤纷争奇斗艳的牡丹花。

    花季的时候,父皇来荣福宫的次数也多,也时常会有娘娘贵人的来荣福宫求花。

    真可谓是“牡丹春御正稼华,有旨今年不赏花。剪落金盘三百朵,内批分赐近臣家”。

    可是现在呢,花圃里的牡丹花怎么不见了,反倒种了这么多的菊花......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虽说菊花也好,可是母妃什么时候换喜好了。

    “裕王殿下来了,快请随奴婢来,娘娘刚刚还念叨殿下呢。”

    在裕王思绪飘扬的时候,一个身着蓝色宫装的女子,快步走了过来,年约二十余岁,温婉而干练,行在裕王跟前行了一个万福,一脸激动的说道。

    “多谢瑾瑜姑姑了。”裕王看到来人,脸上不由浮现笑意,拱手行了一礼。

    “殿下折煞奴婢了。”瑾瑜宫女侧了侧身,避开了。

    “小时候本王捣乱,好多次都是瑾瑜姑姑替我遮掩,代我受过。别人受不得,瑾瑜姑姑受得。哦,对了姑姑,母妃不是最爱牡丹了吗,什么时候改种菊花了?”裕王自小与瑾瑜宫女熟络,说话的时候,语气要比对其他人亲热不少。

    “都是卢靖......”瑾瑜闻言,想到花圃改种菊花的缘由,眉毛不由微皱,正要开口说明缘由,就听到身后传来了杜康妃的声音,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垕儿来了,快,快让母妃好好看看我的垕儿。”

    杜康妃一边唤着,一边推开了宫女的搀扶,手里捏着一个金丝凤纹帕子快步走了过来。

    杜康妃身着一袭华贵的粉红宫装,绣着一只金凤,裙幅褶褶如牡丹花瓣盛开于地,一头青丝挽成仙云髻,斜插上一支缀着细小圆润珍珠的步摇,一双眸子看着裕王满是喜色,虽然激动不已,但仪态仍是万千,举手投足间都是一股子扑面而来的华贵之气。

    虽然早已年过三十,可是杜康妃保养的却是极好,即便是眼角不见一丝纹痕,容颜依旧,风华仍在。

    “母妃。”裕王快步迎上前,面上担忧不已,“母妃身体微恙,怎么不在屋里将养着,见了风可不好。”

    “咯咯......我垕儿长大了,知道心疼母妃了。”杜康妃咯咯一笑,打趣道。

    “母妃,我早就长大了......”裕王面红耳赤,被杜康妃当着众宫女太监的面打趣,很是不好意思,半是转移话题,半是认真的问责紧跟着杜康妃的两个宫女,“你们怎么照顾母妃的,怎么不劝着点......”

    “殿下恕罪。”两个宫女低头告罪。

    “不干她们事。好了,不逗你了。实话告诉你吧,母妃身体好着呢。”杜康妃挥了挥手,微微一笑,柔声道。

    裕王闻言一怔,眸子里满是怀疑。

    “母妃只是太想你了,这才称病的。不然,你父皇怎么肯让你进宫见我呢。”杜康妃眨了眨眼睛,一双眸子如同琥珀半清澈明亮,微微一笑说道。

    “不信,你问瑾瑜。”杜康妃伸手指了指一旁的瑾瑜宫女。

    在裕王和杜康妃的注视下,瑾瑜缓缓点了点头。

    “你看,是吧,瑾瑜可是从不撒谎的。”杜康妃嫣然一笑,然后伸手拉住了裕王的手腕,就像是小时候领着他蹒跚学步时那样,拉着裕王往宫殿内走去。

    路过花圃的时候,杜康妃伸出纤纤玉手,指着花圃里的菊花,一一的向裕王介绍道,“垕儿你看,这一丛赤色若丹,如牡丹般大气的菊花,名叫墨牡丹;那边,那一丛纯白无瑕,像遗世独立的仙子的,名叫白牡丹;这儿,你别看只有一株,可是它却是最精贵的,是岭南百年养花世家进献给你父皇,你父皇赏赐给我的,在整个大明都不超过百株,它名叫瑶台玉凤,你看那白色的花瓣围绕黄色的花心层层相绕,是不是有一种雍容的美感,就像瑶台仙子似的,所以它叫瑶台玉凤真真个名不虚传了;还有,那儿......”

    杜康妃介绍完最后一种菊花后,一双眸子揉着温柔的光,脸上也浮现了如新人妇一样的羞涩红晕,柔声对裕王说道,“所以说呢,皇上待我——也是上心呢。垕儿你在外面才建府,多多用心你父皇分派你的差事,莫要为母妃担心。”

    跟在杜康妃和裕王身后的瑾瑜宫女,听着杜康妃娘娘的话,眼睛不由红红了起来,一滴泪几乎要滴下来,慌忙伸手抹去,脸上挤出笑容,附和道,“是的殿下,皇上对娘娘很上心呢。”

    “皇儿省的。”裕王在杜康妃注视下点了点头。

    杜康妃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美了,人比花娇,拉着裕王拾级而上,缓缓步入宫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