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章 一身正气天下平
    恩师徐阶都要卖洗澡桶帮自己交罚银了,朱平安如何能不“诚惶诚恐”、“感激涕零”呢。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说起来,你也算我半个弟弟了,跟咱自家老头客气什么。”徐璠自来熟的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一副兄长自居的样子。

    咳咳……

    你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朱平安听了徐璠的话,差点没卡一个跟头,怎么一转眼就成你半个弟弟了,这个坡太急,没跟上脚……

    “子厚来了,你先坐着,待老夫写完这幅字。”

    朱平安进书房拜访徐阶时,徐阶正在写字,穿着一套灰白色罗纱常服,头戴一顶黑色方形软帽,一副儒生处士常见的打扮。看到朱平安进门后,徐阶点头让朱平安坐下,然后低下头继续写字。

    “恩师您忙。”

    朱平安拱手行礼,方才坐下。

    “爹,你这字写的真好,颇有王羲颜真之风。”徐璠见了徐阶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屁颠屁颠的上前帮着研墨打下手,瞧了一眼徐阶写的字,就开始拍起了马屁。

    徐阶停下笔,看了徐璠一眼,徐璠赔笑,悻悻的缩了缩脖子。

    也就三五分钟吧,徐阶就写完字了,将毛笔放在笔架上,招了招手示意朱平安近前来。

    朱平安走近前,看到徐阶刚刚写是一副对联:

    一身正气天下平;

    两袖清风睡梦安。

    徐阶是用楷书写的,楷书工整,契合对联,徐阶的楷书写很好,书法不亚于严嵩,就像徐璠说的那样,徐阶的字有王羲之和颜真卿的感觉,颜真卿楷书的骨,王羲之楷书的神。

    “子厚觉的老夫此联如何。”徐阶待朱平安近前后,让朱平安点评他写的对联。

    “联如其人,一身正气。字盈浩然,颜骨羲神。”朱平安一本正经的说道。

    朱平安的点评很是契合对联,并不是信口开河的吹捧。徐阶的对联内容就是正气清廉,而楷书字体有王羲之和颜真卿的风采,确切的说是颜真卿的骨,王羲之的神,整体带着一股浩然正气。

    朱平安点评完,徐阶笑眯眯的摇了摇头。

    “爹,你看,子厚也这么说。”徐璠却闻言大喜,朱平安说的颜骨羲神跟他刚才拍的马屁有异曲同工之处,于是兴奋的对徐阶说道,“刚刚不是儿子胡说。”

    “你若是有子厚一半,老夫也省心了。”徐阶瞪了一眼徐璠,一脸的嫌弃。

    “咳咳,恩师如此说,学生倒是惭愧的无地自容了。”朱平安一脸尴尬的说道。

    “惭愧的应该是他。”徐阶微微笑了笑。

    徐璠倒是一脸无所谓,估计是早被徐阶打击习惯了吧。

    好吧。

    打是亲骂是爱。

    朱平安算是看明白了,别看徐阶对徐璠一脸嫌弃,心里面肯定是对这个长子非常满意的。

    接下来,朱平安又点评了一下对联,这次更用心。不过,徐阶还是笑着摇了摇头。

    “学生愚鲁,还请恩师指点。”朱平安又看了片刻,摇了摇头,一脸挫败的坦诚道。

    “哦,我发现了,平安,联尾是‘平安’二字。”徐璠忽地眼睛一亮,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上联和下联的末尾大声说道。

    一身正气天下平;

    两袖清风睡梦安。

    朱平安这才注意到,徐阶写的对联上联末尾一个“平”,下联末尾一个“安”,还真是平安二字,隐含了自己的名字,这是徐阶写给自己的对联?朱平安抬头看向徐阶。

    “你太仓查的很好,超前绝后,让老夫脸上也增光,这副对联是老夫写与你的。本想让人送你府上,既然你来了,也就省事了,待会直接拿回去吧。”徐阶微微笑着点了点头,很是满意的看着朱平安说道。

    “学生惭愧,当不得老师此联。”朱平安拱手道。

    “你做的很好,太仓积弊多年,正是需要刮骨疗毒的时候。你此一番查库,一刀见血,使疾病缠身的大明财政,得以妙手回春。”徐阶捋着胡须,对朱平安查库的差事赞赏有加。

    “学生惭愧,这一次只是适逢其会罢了,还连累了恩师无辜被罚银六千两,学生真是无颜面见恩师了。”朱平安请罪道。

    “钱财乃身外之物,莫说六千两,就是老夫全部身家又如何。取之老夫,利于天下,此事咸与荣焉。”徐阶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况且,库官、御史徇情受贿,中饱私囊,此是不争的事实。当年老夫亦有耳闻,奈何例行查库时,江南发大水,哀鸿遍野,老夫被恩师夏公借调至江南赈灾,未能参与查库,等老夫赈灾回来时,银库早已查完。虽然如此,老夫亦有失察之罪,本就该罚银,与你何干。”徐阶接着说道。

    事情的确如此,当年徐阶也曾座过查库使,不过未等徐阶赴任,江南就发生了严重的洪水灾害,徐阶的老师,当时任首辅的夏言的老家江西,正是处于水灾影响之中。自己的老家发生了水灾,肯定要特别关照啊,于是夏言就把自己最信任的学生徐阶给调去老家赈灾去了。

    于是,本该查库的徐阶还未到太仓赴任呢,就被一纸公文给调到了江南赈灾去了。等到徐阶赈灾回来的时候,其余的查库使早已经查完银库了。

    所以,实事求是的说,徐阶这次被罚银真是属于躺枪。

    “哦,对了,子厚你也被罚了一百多两银子,可凑齐了?”徐阶关心的看着朱平安问道,未等朱平安答复,徐阶便转头对徐璠说,“璠儿,你去账上支一百两银子来,待会让子厚一并带回去。”

    “多谢恩师,学生感激不尽。不过,不敢再劳恩师挂念,平安已经凑齐了。”朱平安向徐阶道谢道。

    “嗯,凑齐了就好。”徐阶点了点头,“你此次立了大功,却还是被罚了银,老夫知道你冤枉,不过你也莫怪圣上,这也是出于大局着想,一旦开了先例,这追缴罚银可就难贯彻下去了。”

    “学生明白。”朱平安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