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七百九十九章 朱平安,你个丧门星
    这一日,像朱平安这样接旨的官员有五十一人,除朱平安外其余皆是四品以上的官员。

    同时,还有二百多位四品以下官员没有接到圣旨,但却接到了内阁、刑部、吏部、户部等部联合下发的公文。

    除此外,没有接到圣旨或公文,而被直接抄家入狱的库兵、差役皂隶更是达五百人之多。

    无一例外,全都是因为太仓银库案被处罚的,轻者追罚银两,重者入狱,再重者流放或处斩。被追罚银两的,被罚赔银数额从数十上百两到几万甚至十几万两不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案中,严嵩严阁老的儿子严世蕃也因查库两次失察,被罚银12000两。

    另外,朱平安的座师,当朝内阁大臣徐阶也因为查库一次失察,被罚银6000两。

    一时间,京城内满是厂卫缇骑来回呼啸的身影,好像。

    某个大臣接了被罚银8000两的圣旨后,笑脸送走了宣旨的太监,等到太监离去后,大臣双手恭敬的捧着圣旨放到香案上供起来,然后转身就破口大骂起来:“朱平安,你个丧门星......”

    某位官员被厂卫抄家破门,一家人包括妻妾子女被流放烟瘴云南,养尊处优惯了的一家人,在如狼似虎的差役强制下,一家人形容枯槁、泪如雨下的回望宅邸,绝望的主妇只记得丈夫临走前的抱怨“若不是因为朱平安查库,也不会有今天这事......”

    于是,绝望的主妇在流放的路上,无时无刻不咬牙切齿的痛骂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朱平安,并教育自己年幼的儿女牢记:“呜呜呜,你要记住了,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一个叫朱平安的人......”

    巍巍然煌煌然的严府。

    四位一丝不挂的美姬婢女娇躯横卧在躺椅上,柔若无骨勾连起来,成一把温柔椅状,独眼大胖子严世藩一屁股坐在温柔椅上,怀里搂着一位只着寸缕遮羞的婢女,一只大手毫不怜惜的在婢女身上揉掐着,一张大肥脸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的与宴席上的小兄弟罗龙文笑着调侃道:“从来我严府都是往里进银子,今儿倒是新鲜了,开始往外掏银子了......”

    ......

    接完圣旨后,朱平安就一直时不时的打喷嚏,再一次打喷嚏后,朱平安一脸茫然的摸了摸鼻子,难不成自己是感冒了?

    这一日,大明近百余年来,最大的大案——太仓银库案,至此落下了帷幕。

    涉案官员人数之多,刷新了嘉靖朝的记录;追罚赔银之多,也刷新了嘉靖朝的记录。

    虽然朱平安被罚银数可以说是最少的,但奈何朱平安家底薄啊,一百六十两银子的罚银赔偿,一下子让朱平安破产了,最后还是在李姝解囊帮助下,朱平安才将一百六十两银子的罚银赔偿,如数交到了户部。

    朱平安并不是最早交罚银的,最早缴纳罚银的是严世蕃。朱平安到户部交罚银的时候,听说严世蕃早就交了罚银,已经返回严府多时了。

    原来严世蕃收到圣旨后不久,就大张旗鼓的变卖了府里的几件老物件,甚至将严嵩最心爱的一方古砚也变卖了,终于凑齐了一万两千两银子,第一时间交到了户部。

    严世蕃积极缴纳罚银的行为,受到了嘉靖帝的首肯,传纸条一张以示表扬。

    在严世蕃的以身作则下,一批有严党背景的官员,不管愿意不愿意,也都纷纷前来户部缴纳罚银。

    朱平安在去户部交罚银时,就遇到了数位同样交罚银的严党一派官员,不过,这些官员没有一个给朱平安好脸的,让朱平安吃了满满一肚子指桑骂槐的嘲讽......

    缴纳完罚银后,朱平安又去了徐阶府上请罪,毕竟不管怎么说,因为自己揭开了太仓黑幕的盖子,太仓盗窃案才暴露于天下,而徐阶正是因为查太仓银库一次失察被罚了6000两银子。严格论起来,跟自己还是有蛮大原因的。

    当然,在朱平安看来,估计自己的恩师徐阶,屁股也不是多么干净。

    太仓亏空如此之巨,再明显不过了,如果仔细查库的话,不可能发现不了。

    可是在恩师徐阶早年做查库御史的时候,并没有上报太仓亏空......

    当然,没上报的原因有很多,并不能证明徐阶就受贿同流合污不干净了,但是没上报,就是是失察了。

    朱平安进了徐府时,徐府也正在清点家当,热火朝天的变卖家产,凑六千两银子的罚款。

    在去户部交罚款的路上,朱平安就已经听说严府变卖家产凑罚款的消息了,现在再看到徐府清点家当、变卖家产的场面,朱平安一点也不吃惊。

    一万两千两银子,理论上讲,依着严嵩和严世藩的正常俸禄来说,绝对是不够的,即便再加上赏赐什么的,也是要伤筋动骨才能拿得出来。

    当然,六千两银子,理论上来讲,对于徐府来说,绝对也是要伤筋动骨的。

    如果不变卖家产,就能轻松随意的拿出罚银,那岂不是证明为官不廉,不打自招承认自己当年稽查太仓时谋取私利了吗?

    所以,变卖家产是必须的,不仅要变卖,还要大卖特卖,卖的让满京城人都知道。

    “你们几个都小心着点,这是我爹最喜欢的泡澡桶了,是从我爷爷那传下来的。抬好了,沿着前面的几条街给我转上三圈,都给我大声叫卖,没有三百两银子不卖。”

    徐府大公子徐璠刚二十出头,体貌魁梧壮的跟头牛似的,偏偏又生的一副风流倜傥模样,站在庭院一张桌子上,伸手指挥着家丁仆役归拢物件,安排变卖事宜。

    “世兄,恩师可在?”

    朱平安进府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上前一步拱手与徐璠见礼。徐璠是徐阶的长子,朱平安数次来府上拜访徐阶,自然也认识徐璠。

    “呦,是子厚来了,呵呵,快进,快进,我家老头子刚刚还念叨你呢。说你初来京城,又被罚了一百六十两银子,担心你凑不齐,再被圣上责罚,这不,让我把他最珍爱的泡澡桶给卖了,匀出百十两银子给你用。”

    徐璠见朱平安进府,脸上满是笑意,身手敏捷的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热情的将胳膊搭在朱平安肩上,一边揽着朱平安往府内走去,一边爽朗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