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驭香 > 2756 再入(二)
    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对于这些神级强者们来说,不过是稍微休息了一下。那些帝境强者们几个呼吸之间,实力便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余下的时间不过是心中衡量或者彼此交换意见。

    权左谋身形站起,平静地说道:“走吧!”

    话音未落,他身形一闪已经进入了空间通道,面对巨大吸力的能量漩涡,权左谋步履从容,犹如闲庭信步一般。

    天凤神后和凌峰帝君紧随其后,接着是四极帝宫的淳于风……这些神帝一个个地进入空间通道,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争斗,只是到了里面有了利益之争后是否还会如此淡定,那就说不准了。

    这些帝境强者们进入之后,便轮倒了其他人……当然,也是要按照境界进入的,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以慕容纤纤和魏无忌的修为,排在第三梯队。

    “该我们了。”魏无忌说道,他和慕容纤纤一直在距离漩涡五六百里远的地方等候着……在这么远的位置,不容易引起注意。

    “嗯。”慕容纤纤点点头,外面剩下的大多是界神境以下修为的修行者了。

    两人向前飞了一会儿,慕容纤纤瞥见了身前不远处一个青衣男子,身材高大英俊,身后背着一杆雪亮长枪,浑身上下,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如冰山一般冷峻的气质。

    这男子正是在大比中有过几面之缘的郎玉溪,大家谈不上是敌人,但也不管什么朋友。

    郎玉溪也看到了慕容纤纤和魏无忌,回头淡淡的望了一眼,微微颔首,虽然慕容纤纤易了容,但双方毕竟是交过手,慕容纤纤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在郎玉溪身边,还有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男人,修为是神尊中期,多半是郎玉溪的护道者,看魏无忌的模样,似乎也不认得,再加上郎玉溪本身虽然是神君境界,但也有神王战力,两人加在一起,在远古战场中一般不会出什么意外。

    郎玉溪和那中年男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空间漩涡之中。接着慕容纤纤和魏无忌也飞了进去。

    一入空间漩涡,慕容纤纤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撕扯力,还有空间错乱的感觉,通道不长,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慕容纤纤眼睛一花,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来到了一片光亮的世界之中。

    这片世界才是真正的远古战场,也是后来魔灵帝君帝宫所在,跟慕容纤纤之前进入的破碎小世界不可同日而语。

    空间通道的入口开在了高空之中,慕容纤纤悬浮在空中,俯视脚下大地,在大地之上竟然是一片面积广袤森林,其间有湖泊河流和错落的山峰点缀在莽莽丛林之中,散发出一种原始生态的美感。

    森林?

    慕容纤纤心中一怔,数日之前,慕容纤纤进入那独立的小世界的时候,什么生物都没有见到,更别说这成片的森林了。

    这很可能意味着,这个远古战场要比之前的小世界稳固很多,至少没有那无处不在空间裂缝,否则在凌乱的空间风暴下,无论动物还是植物都很难生存繁衍。

    慕容纤纤已经是最后一批进入的修行者,放眼望去,之前的修行者已经飞远了,他们或是独自一人,或是三两成群,独自一人的好处是,找到什么机缘就是自己的,三两成群的话,得到资源要分配,不过更安全一些。

    “慕容纤纤,我猜你是想一个人,不过……呵呵,要不我们一起?”魏无忌就在慕容纤纤身后,见她左右张望,不禁有些好笑。

    其实他的性格有些孤僻,但经过神界会武之后,倒是交了不少的朋友,变得开朗了许多,尤其是在与慕容纤纤的交手中,双方实力相若,所获尤多,感觉上,交情自然不一样。

    “可以。”慕容纤纤笑了笑,她确实是想一个人行动,这是习惯使然。不过,在这种地方跟熟悉的人结伴同行,安全方面自然多了一重保障,而且魏无忌的人品她还是信得过的。至于收获分配,这方面她还真的不担心。

    “嗯,我们走吧,还不知道魔灵帝君的帝宫在哪里呢,我们就往这个世界的中心地带走吧。”

    “好。”

    两人结伴向前飞去,只是飞了一会儿,慕容纤纤觉得不对劲,转头一看,却发现魏无忌也是面有疑惑之色。

    “情况不对,我体内的神力被压制了许多。”魏无忌蹙眉说道。

    “周围的天地元气明明非常浓郁,但是体内的神力却仿佛受到了一股无形力量的压制,运转速度慢了三成……”慕容纤纤仔细感受了一下,开口说道。

    “我也是三成左右,这岂不是……只有平时七成的实力了?”

    “如果大家都是被压制到七成实力,那么也公平,不过……我怎么觉得……好像神识感知的范围也被压制住了……”慕容纤纤将神识释放出来,探查四周的情况,骇然发现,自己的神识只能感知到六、七十里的地方,这么近距离的感知根本没什么用!

    她的神识已经比同境界修行者强出很多来,依旧只有这么近,那么其他修行者岂不是更惨了?

    “我也是……”魏无忌觉得很不适应,修行者习惯用神识来探测周围,没有感知,就像是普通人失去了视力一样。

    两人愈发小心翼翼的前进,然而很快,更加让人觉得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们飞行的高度越来越低,而且高度一旦降低了,就再也提不上来了。

    “居然还有禁空吗!”

    慕容纤纤郁闷了,而且高度越往下降,就越是飞不动,到最后,慕容纤纤几乎失去了飞行的能力,身体下坠得越来越快,魏无忌也好不了多少,她们现在所在的高度距离地面还有六、七千米,这掉下去,虽然不会死,但也绝对不那么好受。

    两个人对视一眼,几乎同时施展出空间神通,就跟大幅下楼梯似的,向地面落下……为什么不直接落下?

    这地方有古怪,她们一点点地下落,有充裕的时间应付不测。至于其他人……呵呵,如果没有其它手段,就只能摔下来了,反正神级强者摔个一两下是摔不死的……其实就在两个人的视野中,就有不少人摔得狼狈不堪的,有些脑子比较灵光的,在一发觉不对的时候,就迅速冲落地面,还有一些同样是擅长空间神通的,也可以徐徐降落,最不济的也能够施展一些宝物神通,让自己摔得不那么惨烈。而那些鲁莽而又应变不足的,只能呵呵了……

    不多时,慕容纤纤二人便已经落到了下方的丛林之中。这片原始森林之中十分闷热,空气中弥漫着水汽,树下的灌木,伸展出来的叶子都有蒲扇大小,地上高草丛生,积有厚厚的腐叶,一条条粗大的蔓藤如同巨蟒一般肆意缠绕着,高大的树木直穿云霄,需要十人才能合抱的粗大树木比比皆是。

    鼻息间充斥着一股枝叶腐朽的味道,因为树冠的遮挡,能见度十分低,偏偏神识也不管用,飞也飞不起来,虽然看路没有问题,可方向就辨别不清了,以至于在这片原始森林中,跟瞎了没什么区别。

    “地面上对神力的压制,要比空中还要强,已经被压了六成了。”

    在高空的时候,神力只是被压缩三成,地面上却是六成,实力下降了大半。

    慕容纤纤试着运转神力,果然没有奇迹发生。不过,炼体的力量却依然无损。

    她下意识的握紧双拳,指节啪啪作响,“神力被法则压制了,但是再霸道的法则也不能压制肉身力量,我倒是有一些优势了,不过遇到帝境强者,依旧危险。”

    以她现在的炼体力量,遇到神尊境界即便不敌,逃走也是没有问题的,但若是遇到帝境强者,危险依然存在。

    不能飞,看不清路,感知被禁,在这密林中,修行者就像凡人一样,连方向都很难辨清。

    两个人本来是要向这个远古战场的中心方向走,可是摔下来的时候,已经有些辨不清方向了。

    魏无忌下意识的看了慕容纤纤一眼,慕容纤纤稍稍沉吟了一下,说道:“在这里等我一下。”

    说着,她身形纵起,施展出空间神通蓦然从原地消失,再显身形的时候,已经站在了高高的树冠之上。

    纵身一跳,直接跳上了一株大树,在枝干上借力,慕容纤纤再一次起跳,跳跃几次之后,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浓密的树冠之中。

    站在高高的树冠上,视线终于不再受到遮挡,慕容纤纤很快就根据空间界壁所在的大后方,辨清了世界中央所在的大致方向。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当走得太深入,再也看不见空间界壁的时候,一样会迷失。

    抬头望天,这个世界没有太阳,阳光不知从何而来,只是在天空之中,漂浮着一些灰色的岩石,大大小小的悬浮岩石组成一条星辰之链,环绕着大地。

    慕容纤纤认准了其中形状极为独特的一颗岩石,静静的等待着,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的功夫,慕容纤纤十分有耐心,这半个时辰来,那颗岩石的位置几乎没怎么发生了变化,慕容纤纤心中默默记下这一颗悬浮岩石的位置,从树梢上跳了下来。

    “我认准了空中的一颗悬浮岩石,我们就向这个方向走,之后每前进十几里,重新辩一次方向,虽然不一定准确,但也比我们自己乱走要好许多。”

    魏无忌诧异的望了慕容纤纤一眼,默默的点头,他虽然实力很强,却是一个路痴,跟慕容纤纤在一起,总能让人有种心安的感觉,一些难题在慕容纤纤面前都迎刃而解。

    原始森林的灌木蔓藤十分茂盛,很多时候,慕容纤纤和魏无忌不得不用刀剑开路,这些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树种,枝干异常坚韧,砍起来很不轻松,

    “嗯?”

    慕容纤纤突然眉头一挑,猛地转身,一拳向身后砸去。

    轰!

    震天神诀爆发开来,一只足有四、五米长的绿色螳螂被慕容纤纤一拳轰爆了脑袋,淡绿色的汁液飞溅出来,激射得到处都是,然而这只螳螂超乎想象的顽强,脑袋被轰爆了,两只刀臂依旧扫了过来,要把慕容纤纤分尸。

    铮!

    一道剑光闪过,螳螂的尸身被击出数米远,魏无忌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剑已经回到剑鞘,只见剑光不见剑。

    “是上古时代的凶兽。”慕容纤纤看着这只依旧在地上抽搐着,生命力极其顽强的螳螂,轻吸一口气说道。

    这片远古战场构成的世界,其法则自成体系,与外界完全不同,也不知道这数十万年来,这些被困在这方世界中的妖兽经过代代繁衍之后,很难说产生了什么异变。

    这一只螳螂自然不可怕,但是这还只是刚刚开始,谁也不清楚森林深处有什么危险。

    而身后原本进入这个世界的入口,却在六、七千米的高空,在不能飞行的情况下,对多数人来说,后退的路近乎被封死了,至于前进下去到底能找到机缘还是走到坟墓,没人说得清楚。只有精通空间法则的人,有绝对的机会离开这里——但在这个时候,有人愿意离开吗?

    “我们要快点离开这片森林……”

    慕容纤纤刚说完,只听得沙沙沙的一连串的枝叶树干折断的声音,前方的灌木丛剧烈的抖动着,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

    慕容纤纤抽出了乌魔战戟,魏无忌却从乾坤戒中取出一柄战斧,车轮般的斧面上,散发着一片紫金色的光彩。

    两个人都凝神戒备。

    “吼!”

    灌木丛骤然被从中间分开,一头长着一根半米长独角的犀牛冲出丛林,咆哮着向二人发动了攻击。

    魏无忌二话不说,一斧劈了下去,斧上所散发的力量将空气压缩成肉眼可见的波纹。

    “锵!”

    独角犀牛被魏无忌这样一劈,竟然发出金铁交加的声音,速度顿时缓了一下……独角犀牛似乎有些头晕,晃了晃脑袋,狂吼一声,更加凶猛的扑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