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第1739章 大案(二)
    文昌集的事情有些奇怪。

    至少在费四爷的嘴里是如此,小陆县靠着昆阳湖,常受水匪的滋扰,这是事实,可是即使是水匪,在这个世界上也不可能是肆无忌惮的,特别是面对像费家这样的豪族,事实上,各个家族与水匪其实都有着默契,都有着潜规则和底线,无论是豪族还是水匪,都小心翼翼的谨守着这一条底线,等闲不会越线,即使越线了,也会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保持着面子上的关系,但是这一次不一样,水匪竟然灭杀了李家一个支脉,李家,亦是小陆县的豪族之一,这样的家族,水匪没有必要是不会招惹的,可是现在,他们招惹了,而且一出手便不留情面,这显然是犯了大忌。

    一般的情况之下,犯了大忌,就会引来大麻烦,昆阳湖水域广,水匪多如牛毛,不可只是一家一姓,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以前,湖中与各家有关系的水匪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将消息传过来,不但会有这一次出手水匪的身份,还有他们的踪迹,甚至还会暗中配合着各家以及官府的力量去进剿,因为这样的力量存在,显然是破坏昆阳湖故老相传的规矩,破坏他们生存的根基,即使是水匪也容不下这样的人物,可这一次,却是没有任何消息,不但是李家,甚至是其他几家,吴家、费家,都没有消息,这一伙水匪出现的时间只有一个时辰,在这半个时间之内,将李家的那一房上上下下砍了个精光,又搜刮了一空,然后装船离开,整个过程都是在一个时辰之内完成的,一个时辰之后,他们便消失在了茫茫的水域之中,再也没有人见到过他们,连水匪都没有任何的线索。

    这样的事情,不但让李家勃然大怒,派遣了不少家族好手前来,也惊动了小陆县令,因为李家报官了。

    如果李家不报官的话,县衙或许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乐的看着这一豪族吃亏,但是李家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面子,在第一时间里头报官了,官府自然也就不能不管了,毕竟李家是小陆县最大的纳税人之一不是。

    但是那位县令大人显然也不想管的太多,于是乎,便以人手紧张为由拖延,直到今天王通来报到,撞到了枪口之上。

    按理说,这样的事情,县衙派出一捕人马出去,至少前期的调查是够了,可问题是这一捕的人根本就没有报到,只有王通这么一个光杆的司令,敷衍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面对这样的敷衍,李家自然是心有不甘,却也没有办法,因为人家县令的解释十分的充足,人手不够,其他几捕都有自己的任务在身,也只有王通这个新晋的捕头有空,更何况,你李家不还有一个这一次入围的捕快李单吗?他也被编入了王通所统领的这一捕之中,这不就有两个人了吗?别的不说,进行一些前期调查总可以吧,前期的调查之后,差不多十天左右也就过了,这个时候,王通手下也会来陆续报到,到时候一个个的打发到文昌集,县衙这边也好交差了,何乐而不为呢?

    这一态度与行为,自然引起了李家极大的不满,王通便是在这充满着不满的氛围之中,来到文昌集的。

    “属下见过大人!”

    李单站在文昌集的大门口,表情有些便扭,说起来,他也不想接这个活,可谁让他如今也算是捕头了呢,而且还被分在了王通的麾下,李家众人之中,似乎也只有他最为适合来接王通了,至于其他人,压根就没有把王通放在心上,在他们看来,王通也就是来做个样子,打打酱油的,只要不给他们拖后腿就好了。

    “不必多礼了,文昌集具体的情况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不过那都是传闻,浮于表面上的一些消息,你们他家在这里这么多天,应该还有其他的发现吧?!”

    见到李单,王通也不客气直接开门见山的道,“你虽然是李家之人,但如今也算是我的手下,公门中人,在这种事情上,就不要想隐瞒了。”

    “属下不敢!”

    李单此时已经将那几个建议自己来迎王通的族人骂了个臭头,却是不敢忤逆王通的意思,苦笑道,“不敢欺瞒捕头大人,我们的确是发现了一些线索,但是这些线索太过零散,也不知道对还是不对,所以一直没有敢公开,而且,我们人手有限,也无法追查,现在已经彻底的僵持文昌集了。”

    也就是说,李家的调查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嗯!”

    王通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综合之前得到的各项信息来看,这件事情太过蹊跷,王通甚至都怀疑这并不是昆阳水匪干的,而是哪路过江强龙冒了水匪的名义做下来的大案子。

    但不管是谁,如今都成为了王通的目标。

    “把你知道的经过都详细的给我说一说!”

    王通说道,“特别是那些匪徒动手的经过,听说他们并没有把人全都杀光,是不是?!”

    “这伙贼人极为狡猾,似乎算准了援兵的到来时间,整个过程连一个时辰都不知道,走的时候显得十分的匆忙,还掉落了不少的细软金银,听那些幸存的说,他们好像有人专门计算时间,时间一到,便吹响了竹哨,听到了竹哨之声,就算是那些正在抢掠的匪徒也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跑了。”

    “如此说来,这帮子贼人倒是如军人一般,能够令行禁止啊!”

    王通有些好奇的摸了摸下巴,这帮人似乎是专业抢劫的,而且很有经验,不然的话,你让一群昆阳湖水匪来试试看,一听到竹哨就停止所有的行动,即时撤离,开玩笑吧,有哪个贼匪见到金银细软不腿软的,不想要继续捞的,匪之所以称之为匪,便是因为这帮家伙根本就不成气候,没有纪律,没有可塑性,随意性太大,所以朝廷从来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而这帮子水匪,显然不是那样的土包子,他们认得哪此东西珍贵,哪些东西只是虚有其表,又有哪些东西拿了容易暴露,在李家的院子里走了一圈,王通心中已经有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