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284章 何惜柔之死
    书院所在的客栈,一行身形虚空迈步,随后降落于客栈之中。

    前往悬王城调查之人,也回来了,带回了调查的结果。

    在悬王城,何惜柔曾接触过一位名为胡铜的人,据他所认识的人称,胡铜便是上天位境界的强者,擅长土属性能力。

    何惜柔,对胡铜一家有恩,后来胡铜消失。

    书院的人随后寻找胡铜的家人,发现胡铜家人失踪,而且就在他们降临悬望城的这几天。

    能够无声无息的让人失踪,悬王城的掌控者悬王殿,自然有这样的能力。

    消息带回来之后,一切都变得清晰,只是人已死,胡铜家人也失踪,也算是死无对证了。

    草堂弟子所在处,诸葛慧等人坐在一起,听到这消息之后诸葛慧美眸中闪过一抹冷笑,死无对证吗?

    “小师弟,我们出发。”诸葛慧对叶伏天微笑着道。

    事情已经如此清楚,还需要证据吗?

    自由心证。

    证据是否被销毁,已经无关紧要。

    “好。”叶伏天听回带回来的消息自然也明白,此事定是何惜柔做的无疑了。

    当日这女人为了洛君临,前往苍叶压迫他亲人朋友,险些让苍叶蒙难,带走他的亲人。

    如今,又为了洛君临刺杀他。

    不可饶恕。

    昔日,他还未入草堂,只是回苍叶等顶级势力邀请,自然也没有能力动何惜柔这位悬王殿的千金。

    如今,有书院、有草堂为他出面,有二师姐亲自下山。

    虽然不是自己亲自解决,但这种感觉,依旧很暖。

    一行人浩浩荡荡,前往悬王殿之人所在之地,所过之处,人影集结,汇聚成一股可怕的洪流,追随着书院之人而去。

    这几天朝歌城因为此时掀起巨大风浪,如今书院之人所在的客栈外一直聚满了人,都在等待着事情的结果。

    如今书院调查之人归来,终于走出了客栈,他们知道,这件事,终于要解决了。

    浩浩荡荡的强者汇聚于悬王殿之人所在的客栈,这里也有很多人在等待着,包括各大顶级势力的人都在人群之中,想要看看事态的最终结局。

    一股无形的威压笼罩着整座客栈,悬王殿强者纷纷踏步而出,看到书院之人抵达都神色寒冷。

    人群让出一条道路,悬王殿五殿主何玉律从中走出,目光望向书院之人。

    “诸位这是什么意思?”何玉律神色冷漠,开口问道。

    诸葛慧目光望向何玉律,笑着道:“谁是幕后之人想必悬王殿如今也心中有数了,胡铜是谁也无需我多说,你们隐藏胡铜的家人想要销毁一切,我依旧可以不计较,但如今,但凡有人胆敢阻止我拿人,我便默认为此事不仅仅是何惜柔一人所为,而是朝歌城悬王殿所有人的意志。”

    诸葛慧的声音渐渐冷了下来,道:“若是如此的话,一个都不用回去了。”

    她不去和悬王殿的人辩解什么,也懒得辩解。

    草堂行事有自己的原则,祸不及亲,这件事目前看来是何惜柔一人所为,并非是悬王殿的意志,那么,何惜柔必须为此承担代价。

    但悬王殿如若阻止要包庇何惜柔,那么,便等同于默认何惜柔刺杀叶伏天是应该的了,既如此,便同罪。

    当年草堂三弟子顾东流下山,本也只是想要诛首恶,然而便是因为那一流势力包庇作恶后辈,于是灰飞烟灭。

    想到此悬王殿之人脸色难堪,有因诸葛慧对悬王殿的威胁而难堪,同样也有被何惜柔这蠢女人所连累的愤怒。

    若不是那蠢货女人,何止于此?

    如今五殿主到来,难道准备包庇他女儿不成?

    假如这样的话,他们相信草堂二弟子绝不仅仅是说说那么简单,而是,真的会下狠手。

    这样的事情,草堂不是没做过。

    即便是悬王殿强者的目光都看向何玉律,都这时候了,难道还不肯大义灭亲?要在场的他们因为何惜柔的愚蠢而一起承担后果?

    周围,浩浩荡荡的人群都内心震荡,望向那仙子般的女人,草堂二弟子,真够强势啊。

    谁若阻止,悬王殿的人就都不用回去了。

    哪怕悬王殿五殿主站在她面前,依旧毫不在乎。

    何玉律内心挣扎,迟迟没有说话。

    他知道自己的女儿铸成大错,平日里无论怎么任性都可以,但她绝对不该暗杀草堂弟子。

    然而,那终究是他的女儿,要他将自己亲生女儿的命交出来,可想而知是什么感受。

    此时的他,只有对草堂的愤怒和仇恨。

    就在这时候,悬王殿强者自动让开,又有两道身影往外走来。

    刹那间,无数道目光落在前面那道身影之上,正是何惜柔。

    此时的何惜柔透着几分憔悴之意,但她的目光却反而变得平静坚定,冷漠的看向草堂之人。

    这些人,来此逼迫她死。

    “是我派人做的。”何惜柔开口,她脚步停下,承认此事。

    事已至此,难道她否认,草堂就会善罢甘休?显然不可能。

    何惜柔冷漠的看向诸葛慧,草堂二弟子吗?真是强势啊,如此欺她。

    “数月前我救下胡铜一家,让胡铜欠我一条命,就已经有这种念头,后来胡铜一直暗中跟着我,为我所用,直至刺杀失败。”何惜柔平静的诉说着事情的经过:“整件事情,是我一人所为。”

    “我和你有这么大的仇?”叶伏天看着何惜柔道,数月前,就筹谋要他的命?

    这是多想杀他。

    “谁让你天赋如此妖孽,相信不仅是我,在东荒境,绝对有不少势力都想要你死,甚至要草堂弟子死,只是他们没有付出行动而已。”何惜柔忽然间笑了,所有人都明白,她说的是实话。

    秦王朝、东华宗、浮云剑宗,哪个势力愿意看到草堂弟子这些妖孽人物存在?

    草堂弟子太妖。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草堂弟子怀有的天赋,在很多人看来就是原罪。

    当然,何惜柔暗杀叶伏天不仅仅是因为叶伏天的天赋,更重要的是他的天赋威胁到了洛君临。

    “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我认。”何惜柔又道,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你闭嘴。”何玉律冷冷的呵斥一声。

    他目光看向诸葛慧,开口道:“我女儿做错了事,我管教不严,索性并未铸成大错,叶伏天依旧安然无恙,我愿为此道歉,并赔偿,只要你们开口。”

    到此刻,何玉律依旧想要做最后的努力,挽回女儿的命。

    “并未铸成大错?”诸葛慧笑容有些讽刺。

    暗杀带来的影响不仅仅是这次暗杀而已,若是因为叶伏天没事便算了,或者仅仅要赔偿,以后其它势力是否也可以效仿?

    “你自己动手?”

    诸葛慧没有和何玉律多费唇舌,看向何惜柔道。

    何惜柔低头,双拳微握,虽然做好准备,但真的要死,还是舍不得啊。

    “草堂如此咄咄逼人吗?”何玉律冷冷道:“叶伏天好好的活着,却一定要她死才罢休?”

    “是。”

    诸葛慧看着何玉律,只有一个字。

    你既然说我咄咄逼人,那便是吧。

    “咔嚓。”何玉律握紧的双拳发出清脆的声响,身上隐隐有狂野的气息弥漫而出。

    诸葛慧平静的看着他,白衣长裙飘动,身上没有任何一丝气息流出。

    然而她的平静,反而让人感到忌惮。

    何玉律若真的敢反抗,会是什么后果?

    书院的人纷纷往前走了一步,暗杀失败,如今说他们咄咄逼人?笑话。

    悬王殿之人都紧张了起来,一个个看向何玉律。

    若何玉律真的动手,他们会为此承担什么代价?

    “爹。”何惜柔喊了一声,何玉律目光望向自己的女儿,随后便见何惜柔摇了摇头,道:“女儿所做的事,自己一人承担。”

    她眼睛微红,随后回过头看向身后的洛君临,美眸中有着深深的不舍和眷恋。

    洛君临目光同样望向她,无比的温柔,和不舍。

    “爹,对不起。”何惜柔话音落下,刹那间,她身体周围可怕的灵气飞舞,在她身体前方凝聚成利刃。

    随后,何惜柔闭上了眼睛。

    “惜柔。”

    何玉律露出痛苦之意,他伸出手,想要阻止。

    “爹,不要忘记你答应过我的。”

    何惜柔话音落下,精神力控制着利刃刺向自己的心脏,随后放开抵抗。

    噗呲一声轻响,一道道利刃穿透而过,鲜血瞬间染红了她的衣衫。

    何惜柔的身躯软软的往下倒去,何玉律接住了,何惜柔睁开眼眸,看向她的父亲,泪水滑落而下,身体因痛苦而挣扎着。

    她不想死,但是,不能不死。

    终于,她闭上了眼睛,生命气息消失。

    何玉律目光扫向眼前之人,双眸赤红。

    “草堂,逼杀我的女儿,这笔债,我何玉律记下了。”何玉律冰冷开口,声音寒冷至极。

    “草堂没有逼杀你女儿,是你的徒弟,还有你女儿的丑恶、愚蠢,逼死了自己。”叶伏天冷淡开口。

    眼前的一幕似乎很悲凉、让人同情。

    然而,真的需要同情吗?

    自己犯下罪孽,如今反咬草堂?让世人感觉是草堂在仗势欺人,犯下罪孽。

    他不承认。

    而且,事情还没结束!

     PS:感谢少年狼吗升盟,今天周一,无痕求几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