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244章 还是小师弟懂事
    贺江的身体坠地,修为已被废掉,面如死灰。

    他知道这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东华宗之人看着顾东流以及雪夜的身影,冰冷道:“顾东流,你想过这么做的代价吗?”

    顾东流迈步而出,回到妖龙背上,随后雪夜也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透着几分冷蔑之意。

    代价?东华宗向草堂之人出手的时候,就没想过?

    “要开战,随意。”

    顾东流开口说道,随后黑龙口中发出一道龙吟之声,庞大的身躯扶摇而上,随后转身,冲入云雾之中,朝着远方而去。

    无数道身影目光凝视那渐渐消失的白衣身影,内心波澜起伏,极不平静。

    东荒境如此潇洒之人,唯草堂而已。

    唯有他们,敢如此无视秦王朝、东华宗。

    要开战,随意。

    即便只有草堂,也不惧开战。

    书院的人看了一眼东华宗强者,司徒武开口道:“走。”

    话音落下,书院强者离开。

    随后,是刀圣山、柳国,诸强者陆续离去。

    秦王朝和东华宗的人依旧还站在那,王宫外,诸顶级势力以及秦王城的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今天,真的是秦王朝册封太子的盛世大典吗?

    这样的日子,本该是秦禹名声传遍天下。

    然而这一天,世人记住的,却只会是草堂弟子不远万里降临秦王宫,废东华宗之王侯。

    只会记住草堂不可一世的三弟子顾东流,以及那轻佻书生雪夜。

    这一天,注定会被人铭记,不过被铭记的人,却并非是登上太子之位的秦禹。

    秦王朝和东华宗,只是陪衬。

    千山暮久久的望着那早已消失的身影,此次发生之事他感触颇多,此件事乃因他和秦梦若的会面而引起,渐渐演化为两大势力间的碰撞,以东华宗暂时的惨败而告终。

    当然真正令他触动的并非是东华宗被辱,而是草堂弟子。

    无论是顾东流还是雪夜、甚至是叶伏天和余生,每一个,都是那样的出众,这就是草堂吗,东荒境的圣地,无法破灭的传奇。

    他今日见到顾东流的狂傲,和他那位师兄相比,顾东流的气质更加锋利,他时常伴随师兄一起修行,自然很了解。

    如今他很想知道,他那位传奇师兄和顾东流,究竟谁更强?

    今日东华宗王侯被废,此间之事必为将来埋下一些伏笔,他有种感觉,两人间,终有一战。

    顾东流和叶伏天他们自然不会知道他们的想法,即便知道也不会理会。

    草堂行事自有草堂的风格。

    黑龙身上,顾东流站在叶伏天身旁,开口道:“这件事没完。”

    叶伏天目光一愣,看着顾东流。

    只见顾东流目视前方,负手而立,淡淡开口:“秦王朝虽然不会承认,但这件事和他们脱不了干系,洛凡已和我说了,秦王朝和东华宗联手想必是有意打压草堂,这才会从你身上下手,然而,我还没有强大到足以打压秦王朝和东华宗,因此今日只能废当日对余生出手之人,只能委屈你们了。”

    “三师兄。”

    叶伏天心中流过阵阵暖意,三师兄和四师兄今日不远万里而来,降临秦王宫,为他和余生讨债,废东华宗王侯,却依旧认为自己做的不够。

    “师弟。”

    顾东流目光转过,落在叶伏天的身上,开口道:“老师曾经对草堂弟子说过一句话,现在我转述于你。”

    “好。”叶伏天点头。

    “老师说,行走于世间,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尊敬自己的老师。”顾东流缓缓开口,叶伏天一愣,随后一脸愕然。

    这……不愧是草堂的老师,厉害。

    不过顾东流却并没有觉得这句话有什么不对,仿佛这就是至理,他又道:“除此之外,便是要讲理,什么是理,这世间的规则便是理,秦王朝和东华宗的人若是名正言顺的挑战,只要你答应,无论后果如何,你自己承受,草堂不会为你报仇,这便是理,但他们没有遵守规则,所以,理在草堂,那么草堂便无所畏惧。”

    “如果说有什么比‘理’更大,那便是拳头,拳头不硬,你连讲理的资格都没有,所以,人活于世,最根本的,依旧是修行。”

    叶伏天肃然起敬,虽是简单的言语,却又像是至理名言。

    他对老师不由得越发好奇,草堂数次战斗,战出了草堂的风骨。

    而这风骨,大概便是由那位还没有见过的老师所塑造的吧。

    不过想到前面一句话,他便一阵汗颜,老师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记下了。”叶伏天点头。

    “还有一件事,我来之前,本想让余生成为草堂第九弟子。”顾东流又道。

    叶伏天目光一愣,随即露出一抹笑容。

    在余生随他踏上草堂的那一刻他便明白,余生自然也能和他一样成为真正的草堂弟子。

    当然,当时的他和如今的他对草堂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那时,草堂在他眼中神秘、强大。

    如今草堂在他眼里,温馨,就像是一个家。

    余生能够成为一份子,他当然高兴。

    “但余生拒绝了。”顾东流又道,叶伏天笑容一滞,愕然的看着顾东流。

    “他说,你在,他便在。”

    顾东流缓缓开口,叶伏天低声骂道:“这白痴。”

    “的确是白痴。”顾东流笑了笑:“不过,我欣赏他,所以哪怕他不是草堂九弟子,但依旧是草堂的一份子。”

    “多谢三师兄。”叶伏天也笑了。

    “你怎么不谢谢我?”雪夜凑上前来,有些郁闷的道。

    “四师兄,我觉得你回草堂之后,应该多抄抄书。”叶伏天含笑说道,这是真心话,对于四师兄而言,抄书一定很有用吧。

    “断交。”雪夜黑着脸道,随后目光看向顾东流颤颤笑道:“三师兄,我有些想念老师他老人家了,想去找他。”

    顾东流看着雪夜,笑着拍了拍了他的肩膀,道:“师弟,老师一定会很感动的,至于去找便不用了,他老人家不想回来没人找的到。”

    “那我想去红尘历练,感悟世间恩怨情仇。”雪夜又道。

    “你是对我哪里不满?”顾东流负手而立,看着雪夜道。

    雪夜一愣,随后颤笑道:“怎么会,三师兄你如此英明神武。”

    “嗯。”顾东流轻轻点头:“那你是对二师姐不满?”

    雪夜身子一哆嗦,忙道:“师兄我还是回草堂吧,我还想要聆听二师姐的教导。”

    “师弟还是很懂事的。”顾东流淡淡的点头,雪夜心中郁闷啊。

    叶伏天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表情有些夸张,这……厉害了。

    雪夜似乎注意到了什么,目光望向叶伏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叶伏天目光转过,他什么都没看到。

    …………

    草堂,叶伏天他们回来的时候余生的伤势已经好多了。

    想必五师兄为他补了不少。

    二师姐目光落在三人的身上,他没有过问秦王朝发生了什么,既然顾东流亲自去了,那么事情没有办妥之前必然是不会回来的。

    所以,她不需要过问。

    美眸落在叶伏天身上,二师姐道:“小师弟你过来。”

    “哦。”叶伏天点头走到二师姐身前道:“师姐。”

    “有没有受伤?”诸葛慧打量着叶伏天问道。

    “没,师姐我很好。”叶伏天笑道。

    “那便好,此行出去是不是你五师兄没有照顾好你?”诸葛慧问道。

    听到这句话正在烧饭的洛凡抬起头看向这边,对着叶伏天猛的摇头。

    “额……”叶伏天看到洛凡的动作,随后笑道:“师兄照顾的很好,发生的事情纯属是意外。”

    洛凡暗暗松了口气,随后露出嫉妒委屈的神色,可怜兮兮的道:“二师姐,要不要这么偏心?”

    这一上山,日子难过啊。

    “好不容易有个小师弟了,当然要好好疼。”二师姐笑吟吟的道,旁边的易小狮黑着脸,心中无比郁闷,叶伏天来之前好像他也是小师弟吧,怎么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区别对待要不要这么明显?

    叶伏天摇头道:“草堂师兄弟八人,就二师姐和六师姐两位女子,像仙子一样,应该是我们好好保护师姐才对,多为师姐分忧。”

    洛凡和易小狮目瞪口呆的看着叶伏天,‘肃然起敬’,终于知道差距在哪里了。

    果然,二师姐笑容灿烂,道:“还是小师弟懂事。”

    洛凡泪流满面,低头继续烧火,好怀念山下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机会出去。

    …………

    数日之后,秦王宫外发生之事已朝着东荒境扩散,引发轩然大波,无数人议论此事。

    当初王宫内发生的事情世人不怎么清楚,只有那些顶级势力知道细节,但秦王宫外,草堂强势废东华宗王侯,足以让整个东荒颤一颤。

    无数道目光聚焦在东华宗,这件事,作为想要成为东荒第一宗的东华宗,能善罢甘休?

    无论秦王宫内发生过什么,但如今这件事情,已经无关对错,而是关乎于两大势力之争了。

    就在世人目光聚焦于东华宗之时,这一天,东华宗有数人走出了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