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90章 秀恩爱
    琴园,一行身影缓步落下,正是唐岚伊相等人。

    “老师,这里以前是风流住的地方,以后就是我们家了。”唐岚对着身旁伊相道。

    “嗯。”伊相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叶伏天背着的花风流,冷淡的道:“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运气。”

    花风流苦笑,这么多年了,多大的怨念啊。

    “老师,当年伊前辈是不是拿你当女婿一样对待了?”叶伏天嘀咕一声,以前老师和唐姨有过感情,伊相显然非常喜欢唐岚这弟子,将她当女儿看待了,可想而知当初对老师的态度。

    “不清楚,我只知道,你不闭嘴的话,我的女婿怕是没你什么事了。”花风流微笑着说道,叶伏天瞬间傻眼,直接闭嘴。

    旁边的唐婉笑看着叶伏天,让这家伙嘴贱。

    步入琴园,微风拂面,琴园中的环境很好,日落时分,落叶铺洒在地上,金灿灿的,很美。

    一位白发老人拿着扫帚,在打扫着琴园的落叶。

    叶伏天看了他一眼,满头白发,狗搂着的身躯,使得他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怎么了?”花风流看到这一幕有些疑惑的问道,唐婉的脚步也停下。

    “唐婉,他是谁?”叶伏天开口问道,前面走着的人也都停下脚步,唐岚回头看向叶伏天,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便也看到了那位老人,开口道:“老人家身体不好,想要找份差事,我便安排在琴园打扫,怎么了?”

    “唐姨,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叶伏天问道。

    “你天天都在外面怎么会知道,应该在你和你老师来之后一段时间吧。”唐岚随意的道。

    “哦。”叶伏天点了点头,随即一笑:“没什么事,我随意问问。”

    说着继续往前走去,诸人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便也没多想,纷纷回去。

    唐岚为伊相和伊清璇安排住处,伊相的妻子很早便离开了他,也不知道是因为意见的分歧还是伊相脾气的缘故,伊清璇是伊相独自在武曲宫带大的,因此唐岚才会邀他们来琴园当自己家里一样,想必老师一直缺少家的感觉。

    随后,唐岚又命人准备晚宴,叶伏天将老师安顿在椅子上,见余生和伊清璇腻在一起,不由得上前道:“清璇,我能不能借你家余生一点时间。”

    伊清璇美眸瞪向叶伏天,余生疑惑道:“怎么了?”

    “你随我来。”叶伏天开口道,余生疑惑的跟在后面,只见叶伏天带着他回到了琴园入口处,看向那打扫的老人。

    “你不觉得很熟悉吗?”叶伏天看向余生问道。

    “你是想他了吧。”余生自然明白叶伏天指的熟悉是什么意思。

    “可能是吧。”叶伏天轻轻点头:“我总感觉义父一直在看着我们。”

    “会吗?”余生像是在自言自语。

    “应该会吧。”叶伏天笑了笑,随后走上前去,老人看到两人过来,低着头喊道:“两位少爷。”

    “老人家你叫什么名字?”叶伏天问道。

    “老奴姓余,姓名微不足道。”老人开口道。

    “姓余?”叶伏天目光中闪过一抹锋芒,开口道:“你抬头让我看看。”

    老人缓缓抬头,浑浊的目光显得有些无神,格外的苍老,白发白须,叶伏天闪电般伸出手在他的胡须上拔了下,老人痛呼一声道:“少爷恕罪,老奴哪里做错了。”

    “是真的?”叶伏天嘀咕了一声,随即道:“余爷爷,对不起,我以为你是我的一位故人。”

    “没事没事。”老人摆了摆手。

    “余爷爷,以后能常来和你聊天吗?”叶伏天问道。

    “那是老奴的福分。”老人笑着点了点头。

    “一言为定。”叶伏天一笑,随后道:“那我不打搅余爷爷了。”

    说着,便和余生一起离开。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叶伏天嘀咕了一声,他的感知一直是非常敏锐的。

    “你是不是想多了。”余生也开口说道,虽然身形气质很像,但容貌完全不同,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人,这家伙竟然拔老人胡子,显然是真在怀疑。

    叶伏天目光闪烁着,真的是他多想了?

    两人回到庭院,酒宴陆续上桌,诸人各自落座围在一起。

    “伊前辈,余生和清璇啥时候办事啊?”酒桌上,叶伏天对伊相问道。

    余生愕然的看着他,伊清璇美眸闪了下,这家伙,他操什么心?

    “别想着他们,想想你自己。”伊相瞪了他一眼。

    “我那不是早晚的事情吗。”叶伏天自信的道,随后看向身旁的花风流,道:“老师、岳父大人,您说对不?”

    “我再考虑下。”花风流淡淡的道。

    “额……”叶伏天看着花风流:“老师,像我这么优秀的女婿哪里去找,还考虑?”

    “要点脸。”唐岚冷淡的开口,一桌人都无语的看着这家伙。

    “哎,还是我师娘好。”叶伏天看了一眼唐岚。

    “那你去你师娘那。”唐岚瞪着他道。

    “别,唐姨,跟您开玩笑呢,您就和我师娘一样。”叶伏天弱弱的道。

    诸人无语的看着他,这脸皮,也没谁了。

    不过在叶伏天的无耻之下,一行人像是一家人般,享受着家宴,其乐融融。

    没有人去议论东海学宫发生的事情,往事如过眼云烟,既然已经过去,便不再去谈。

    在欢乐的气氛下,酒宴渐渐散去,诸人陆续回了自己的住处,叶伏天也回到庭院中抚琴,琴音略有杂质,显然心有杂念。

    “又快到年末了。”叶伏天抬头看向空中的圆月,记得去年的年宴后,妖精来到叶府找他,惊呆叶府诸人;青州湖畔拉着他的手,傻傻的;不知不觉中,已经快过去一年了,这一年,像是经历了很多很多。

    想着想着,叶伏天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琴音中似也多了几分情感,将烦恼抛却。

    明月之下,琴音藏相思。

    …………

    第二天,有一道倩影来到了琴园。

    当叶伏天看到她的时候露出古怪的神色,这妖精莫非知道他想念她不成?

    昨日还想着她,今天竟然就看到她来琴园。

    “这样看着我干什么?”花解语见叶伏天古怪的看着她不由得秀眉微挑,美眸瞪着他。

    叶伏天展颜一笑,道:“因为我家妖精长得好看啊。”

    “谁是你家的。”花解语撇过脑袋,似有几分傲娇。

    “师娘都已经将你许配给我了,这还能跑得了,就差洞房花烛了。”叶伏天微笑道。

    “别想。”花解语笑吟吟的看着他,随后绕开他跑到琴魔身前,道:“爹。”

    “解语,你怎么来了。”琴魔问道。

    “东海学宫的事情舅舅告诉我了,便知道你们会回琴园,就过来看看。”花解语道。

    “那些老家伙这么好说话了?”叶伏天走上前来问道。

    “今天是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的。”花解语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叶伏天狐疑的看着她:“南斗家的老家伙知道我天赋异禀,举世无双,所以同意我们的婚事了?”

    “……”花解语伸出手狠狠的在叶伏天腰间掐了下,这家伙要不要脸啊。

    “我和娘想要让你们一起过年,家主他同意了。”花解语道。

    琴魔目光闪过一抹异芒,看着眼前的两道身影,随后心如明镜,看来南斗泰知道他的弟子和女儿将来必会比他出色,这是在缓和关系,否则若是以前,莫说踏进南斗家,步入东海城都是问题。

    叶伏天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南斗世家对解语极为重视,寄予厚望,若想要将来解语成长后不清算旧账,有些事自然不敢做的太过分。

    对于他,虽然南斗家不同意婚事,但也不得罪。

    “开心吗?”花解语笑看着叶伏天。

    “我还以为同意你嫁给我呢。”叶伏天撇嘴道。

    “说开心。”花解语笑吟吟的看着他。

    “额……”叶伏天看着花解语的笑容,点头道:“能和妖精一起过年当然开心了。”

    “哼。”花解语美眸中有几分小得意。

    “那我晚上能不能也不回来啊,我想和你一起跨年。”叶伏天眨了眨眼睛。

    花解语笑容凝了下,看着他,随后抬起玉腿又是一脚踢过去,跨年?这家伙分明是思想不健康。

    “我是为了老师考虑,老师多久没见师娘了,要不和南斗家的老家伙商量下?”叶伏天一本正经的说道。

    “有道理呢。”花解语微笑着点头:“爹可以留下,但你肯定不行的。”

    “夫纲不振啊。”叶伏天低声说道。

    “说什么呢?”花解语美眸又看向他。

    “没,我在想今年过完是不是我们就一起出发去王城。”叶伏天道。

    “那我要考虑考虑。”花解语道。

    “老师身体不好,我怕照顾不来。”叶伏天威胁道。

    花解语瞪着他,坐在那的花风流有些无语,道:“你们秀恩爱就好好秀,别每次都扯上我?”

    “爹,你胡说什么。”花解语脸上有些发烫。

    “老师英明。”叶伏天则是赞了一声,心想还是老师懂他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