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68章 杀念
    花解语的出现瞬间在东海学宫掀起一阵飓风,这段时间以来,关于他和穆云轩恋爱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甚至据说是穆云轩亲口所说,紫微宫中无人否认此说法,所有人都认为那是真的。

    然而今天,那位有着绝代风华的少女,亲自走下了紫微宫,向东海学宫的人宣布,那不是真的。

    她有喜欢的人,但不是穆云轩,她喜欢的人,穆云轩不配和他比。

    东海学宫第一美女花解语亲自说出这样的话语,可想而知会掀起怎样的波澜,这也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紫微宫天才人物穆云轩的脸上。

    这真是一点颜面都没有给穆云轩留,或许是她真的生气了,因这谣言而生气,这谣言,可能会伤到她真正喜欢的人。

    东海学宫的人能够想象此刻紫微宫中的天才人物穆云轩会是怎样的心情,然而,比起这点,他们更想知道,花解语口中的他,是谁?

    能够让花解语提及他的时候美到令人心醉,而且穆云轩连和他相比的资格都没有?

    东海学宫,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吗?毕竟穆云轩,本就是紫微宫的妖孽天才。

    而此时,花解语口中的他正在紫微宫中练琴,从白天到黑夜,沉浸于其中。

    师公的确是琴艺宗师,在琴法术上的造诣登峰造极,即便是花风流,也远远不如,他甚至已经到了借琴音释放其它系法术的境界,琴法术和其它法术共鸣,爆发更可怕的威力,显然比之当年教花风流之时,造诣更深,这些,琴魔花风流没有学。

    夜色如墨,皎洁月光之下的紫微宫似更显威严气派。

    一处行宫庭院之中,有琴音传出,少年端坐在古亭中的石凳之上,抚琴而奏,旁边,一位容颜惊艳的少女安静的坐在他身旁,聆听着袅袅曲音。

    在月夜之下,这一幕显得格外的宁静美好。

    良久,曲音渐歇,少年目光望向身旁的少女,柔声道:“妖精,该去休息了。”

    “不去,我在这陪你。”花解语美眸如水般温柔,笑着摇头。

    “那我陪你一起去休息吧。”叶伏天道。

    “别想。”花解语浅浅的笑着,这坏家伙脑袋里想什么呢。

    “哎,究竟是不是我的女人啊。”叶伏天委屈的道。

    “又来这一招,没用的呢。”花解语笑着,每次都装可怜。

    虽这样说,她的身体却靠在叶伏天的身上,缓缓的躺了下去,顺势躺在了叶伏天的怀中。

    那白天在东海学宫如仙子般的骄傲少女,此刻却完全是个恋爱的小女人,无限温柔。

    “看来还是有用的啊。”叶伏天看着怀中佳人,伸出手轻抚着她的秀发,微微低头,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下,眼眸中有着无尽柔情。

    花解语甜美一笑,脑袋枕在叶伏天的双腿上,轻声道:“不许乱动,继续练琴,我就这样休息了。”

    叶伏天听到花解语的话可怜兮兮的看着她,道:“妖精,你这样我还能好好弹琴吗?”

    “我不管,要让我睡着。”花解语露出几分小得意,闭上了眼睛。

    “哎,磨人的妖精。”叶伏天感觉自己太悲惨了,默默的开始弹琴。

    若是东海学宫的人知道叶伏天此刻竟然觉得自己悲惨,不知道会不会想着一巴掌拍死他。

    琴音宁静,花解语竟很快入眠,叶伏天低头看着怀中少女,她的睫毛很长很美,睡着的时候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容,像是很香甜,还有着几分美好。

    看着眼前的睡美人,叶伏天同样露出了美好的笑容,轻声道:“妖精,你有毒。”

    说着,又抬起头,继续弹奏。

    琴声从黑夜到白天,一夜间,叶伏天只感觉精神力蜕变,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这些日来一直因流言而烦恼,心不宁,而昨夜,他内心却有着从未有过的宁静美好,又有琴音淬炼,竟在不知不觉中精神力突破。

    这样的话,武道境和法师境界,都是四星荣耀境了。

    “咳咳!”一道咳嗽声打破清晨的宁静,叶伏天看着老人走来,脸上带着颤颤的笑容,花解语美眸睁开,随后起身,脸上飞起一抹红霞。

    “师公。”花解语低头喊道,声音中透着几分羞涩之意。

    “年轻好啊。”老人微笑的看着眼前的两人,犹如一双金童玉女,看着他们便像是能够感受到那份纯真的感情。

    “希望你们此生都能如此,始终相爱如少年。”老人微笑着祝福。

    叶伏天和花解语相视一眼,两人眼中都带着温柔的笑容。

    “师公,一定会的。”叶伏天开口道。

    “修行也不要落下了。”老人微笑着说道,叶伏天笑着点了点头,继续练琴,花解语也在这里修行,陪伴着他一起。

    “韩墨前来拜会师兄。”外面,有着一道声音传来,琴老眼眸中的笑容敛去,淡淡的道:“进来吧。”

    他话音落下,片刻便见到几道身影走来,为首之人正是叶伏天见过两次的紫微宫老者。

    “师兄近来可好。”韩墨笑看着琴老道。

    “韩师弟有什么事吗?”琴老问道。

    “倒也没什么大事,听说叶伏天在这里跟随师兄学琴便来看看。”韩墨笑着说道,他的目光落在叶伏天身上:“上次见伊宫主便对你说过,可来紫微宫看看,怎么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晚辈随伊宫主一起前来,没有知会前辈,还望前辈勿怪。”叶伏天客气道。

    “无妨,你如今既然随师兄学琴,不如入我紫微宫吧。”韩墨笑容依旧。

    叶伏天苦笑摇头:“前辈又说笑了,既然已经入了武曲宫,再入紫微宫,岂不是背叛了武曲宫,这样的弟子,前辈敢收吗?”

    “也对。”老人点点头,又道:“既不入紫微宫,按照紫微宫的规矩,便不能在紫微宫中逗留太久。”

    听到他的话叶伏天目光一闪,看着老人的笑容,又看到他身后站着的穆云轩,叶伏天如何会不明白这韩墨一直是笑里藏刀,当日在洛王府,提醒他的人自然也不会是对方。

    “怎么,我留他在此随我学琴,你有意见?”此时,琴老浑浊的目光似变得锋利,整个人的气质都仿佛变了,长袍飘动,白发飞扬。

    韩墨低头拱手道:“师兄息怒,师弟只是随意说说而已,这就告辞。”

    说罢,他便真的转身离开,同时道:“云轩,还不向解语道歉。”

    “是。”穆云轩走上前,看着花解语道:“这些日的一些传闻对师妹造成不好的影响,还望师妹勿怪。”

    “滚。”花解语冷漠的看着穆云轩,吐出一个字。

    穆云轩脸色一凝,颇为英俊的面容略显难堪,昨日东海学宫,花解语宣布传言不实,若是仅此而已便也罢了,对他倒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但花解语竟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当众打脸,直言他根本不配和她喜欢的人比,如今,东海学宫四处都在谈论着他,像是个小丑般。

    此刻,花解语又是如此毫不留情的对他说,滚。

    看了一眼花解语身旁的叶伏天,他自然明白,花解语所指的人,便是眼前的少年了。

    “昨日解语师妹当众称我不配和你相比,今日在师伯这里便不打搅,有机会定要向叶师弟请教。”穆云轩依旧保持着礼数,对着叶伏天开口说道。

    叶伏天并不知道昨日发生在东海学宫的事情,但听穆云轩的话,他隐隐能够猜到一些,想必是在他决定留在紫微宫的时候,花解语也不再逃避,亲自打破了谣言。

    想到这,叶伏天看向花解语温柔一笑,只见他拉着花解语的手,看向穆云轩,似乎是强势回应穆云轩那日对他所说的话。

    看到这一幕,穆云轩的脸色更显难堪。

    “滚。”和花解语一样,叶伏天只说了一个字,穆云轩竟然公然宣称花解语和他相恋,哪怕是有紫微宫的授意,依旧不能忍。

    感受到花解语对自己的依赖,叶伏天明白,这件事显然对她的内心造成了伤害,让她变得敏感脆弱,这笔账,还没有找他算。

    “打搅师伯了。”穆云轩对着琴老躬身,双拳微握,冰冷的扫了叶伏天一眼。

    随后,他转身离开朝着外面而去,追上了韩墨。

    此时韩墨也沉着脸,冰冷道:“南斗家将她送来紫微宫修行,如今看来,怕是养不熟,既然如此,天赋再好,又有何用。”

    “老师,还有那叶伏天,以后怕也是个祸害。”穆云轩道。

    “他?”韩墨冷笑了下:“少年不懂得收敛,容易夭折,武曲宫庇护不了他多久了。”

    穆云轩听到他老师的话,眼眸中闪过一抹冷冽的杀意!

    …………

    数日后,伊相来到了紫微宫接人,左相已派人前来,准备启程前往青州城。

    庭院之中,伊相走在前面,身体悬浮于空,负手而立,他身后,叶伏天对着花解语道:“青州城距离东海城不远,有左相的妖兽代步,一天就能往返,我很快就回来,不用担心了。”

    “嗯,我等你。”花解语柔声道,无论多久。

    “妖精,我走了。”叶伏天目光隐隐有些不舍,随后跟着伊相一起离开,花解语美眸凝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直到叶伏天彻底消失,她才转身前去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