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696章 海殿之秘
    紫极澈的反应,继续缓缓的道:“你没有听闻过这个名字再正常不过。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 即便是在至尊海殿外的三大圣地,知道其存在的人也寥寥无几。”</br></br>“那它是在什么地方?紫前辈方才说它并不是在天玄大6,又是什么意思?”云澈微微皱眉问道。</br></br>紫极伸出手指,指向了正南方:“它位于天玄大6之南,无际的南海之上。”</br></br>“南海?”云澈一脸错愕。</br></br>“你可曾去过至尊海殿?”紫极问道。</br></br>“没有。”云澈道:“但是我知道至尊海殿就是位于天玄大6南部边缘再向南三千多里的南海之上。‘海殿’之称便是由此而来。难道,紫前辈所说的弑月魔窟,是与至尊海殿有关?”</br></br>“不错。”紫极微微dian头:“世人皆传皆知四大圣地都有其守护使命,万年以来世代守护着天玄大6的安危,从而被冠以神圣的‘圣地’之名。然而,时至今日,四大圣地之中真正还坚守着守护使命的,唯有至尊海殿。”</br></br>“那个叫‘弑月魔窟’的地方,就是至尊海殿世代镇守之地?”云澈出声道。</br></br>紫极再次dian头:“至尊海殿距离大6边缘三千里,不但要常年防备随时而至的海难,平日里更是有着诸多的不便。但至尊海殿存在万年,却从未迁移至大6之上,弑月魔窟,就是唯一的原因。”</br></br>“弑月魔窟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至尊海殿为什么会不惜为了镇守它而一直留在南海?而且它这个名字……”紫极的讲述,让云澈的心头盘踞起越来越多的疑问。</br></br>紫极微微闭目,整理了一番思绪后,继续说道:“关于弑月魔窟,我也只能给予你最简单的描述。那大概是在一万多年以前,七位至尊海殿的先祖在畅游南海之时,忽然现了大片被染成漆黑色的海水,这片漆黑海域很是广阔,浮动着无数同样漆黑色的海兽尸体。后来,他找到了这片漆黑海域的中心……那是一座完全被染成黑色的岛屿。”</br></br>“那个岛屿释放着浓郁到极dian的阴气,也是让大片海域变成死域的罪魁祸。随后,海殿先祖们来到了那个漆黑岛屿,并现了岛屿中的一个巨大洞窟,而那可怕的阴气,就是来自于这个漆黑的洞窟。他们进入洞窟之中,越是深入,阴气便越重,并让他们的玄力都受到了极大的压制,而在洞窟的最深处,他们遇到了一只可怕无比的黑暗玄兽。”</br></br>“黑暗玄兽?”云澈越听越觉得离奇。</br></br>“那只黑暗玄兽自称弑月魔君,厌恶光明,尤其害怕月光。除此之外,它的一切便一无所知。那只黑暗玄兽的力量气息并不是太强,大致在霸玄境初期,而至尊海殿的七位先祖玄力都登峰造极,皆为帝君后期,立于当世之巅,但在那洞窟深处时,玄力竟被压制到了王玄境界,在弑月魔君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七位先祖,仅仅逃出一人,其他六位先祖全部命丧弑月魔窟。”</br></br>唯一逃出生天的海殿先祖在离开那个洞窟后,弑月魔君并未追赶出来。白天惧怕光明,夜晚惧怕月光,弑月魔君或许永远都不会离开那个魔窟。但,魔窟之中所释放的黑暗阴气,却是源源不绝。而且海殿先祖在逃出魔窟时,亲耳听到弑月魔君的咆哮:在黑暗将整个世界淹没时,便是它再临世间之日。</br></br>“弑月魔君……竟然还存在着这样的怪物?”云澈心中越来越惊,若这不是紫极亲口所述,他只会当成某些闲人随意杜撰的传说:“那之后,莫非是那位海殿先祖用什么方法将那个魔窟封印,防止黑暗阴气外泄?”</br></br>“呵呵,的确如此。”紫极赞赏的澈一眼:“那股黑暗阴气不知是来源自弑月魔君之身,还是来自于魔窟深处某个未知的可怕存在。但若其就这么源源不绝,终有一天会蔓延至天玄大6,后果将是不堪设想。且弑月魔君的那声咆哮,也让海殿先祖无法释怀。于是,他便联合海殿众强者之力,不惜献祭十数件海殿最强的玄器和极大量的紫脉神晶,筑成一个庞大的隔绝结界,封死了弑月魔窟,也将其不断外溢的黑暗阴气完全隔绝。”</br></br>“因那个结界消耗庞大,每隔三年,便要至少十数个帝君重新灌输玄力来维持,因而,海殿先祖便将整个宗门都搬迁至南海之上,并更名为‘至尊海殿’。”</br></br>“……原来如此。”</br></br>因对天威剑域的仇视,还有日月神宫的卑劣,云澈对四大圣地早已全无好感,甚至感觉尽是污浊之地,而紫极对至尊海殿的描述,却是让他肃然起敬。</br></br>相比于天威剑域和日月神宫,这样的至尊海殿,当真不负“圣地”之名。</br></br>回想至尊海殿的那个姬千柔,虽然妖妖邪邪,但行事总体上却很是正派,在七国排位战上位为他这个未有过交集的人说话,狠狠讽刺神凰太子凤熙铭,又因一个小恩,在太古玄舟上对夜星寒出手,可以说救了他和凤雪児的性命。</br></br>“方才紫前辈说过,那个地方要五百年方可进入一次。一千三百年前所现的幽冥婆罗花,也是在那里现……莫非,那个结界刻意留下了可以进入的地方?”云澈问道。</br></br>“这也正是我要说起的地方。”紫极淡淡而笑,既然已经和盘托出,那也没什么太大的顾忌了:“海殿先祖当年猜测,那股黑暗阴气是来自弑月魔君之身,而再强大的玄兽,也有命尽之时。那么,封死弑月魔窟,待弑月魔君命尽身死,黑暗阴气也自然散尽,镇守使命也随之完成,至尊海殿也可就此脱离南海。”</br></br>“为了方便确认弑月魔君是否已死,海殿先祖在结界上留了缺口,但限定了要满五百年,方可打开一次,且为了防止开启后阴气大量外溢,同样限定了开启的时间:只有一百息!自此之后,每隔五百年,至尊海殿便会派宗门中资质最差的弟子进入其中,确认弑月魔君的生死。从六千五百年前开始,进入的弟子全部活着出来,也就是说,在那个时间,弑月魔君已然死亡。”</br></br>“弑月魔君既死,至尊海殿却依然镇守……也就是说,弑月魔君虽死,但黑暗阴气依然在蔓延……黑暗阴气并非是来自于弑月魔君?”云澈沉眉道。</br></br>“没错。”紫极沉重的dian头:“弑月魔君若是脱离弑月魔窟,也仅仅只是一只霸玄境的玄兽,毫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不知来自何处,源源不绝的阴气。至尊海殿不得不继续镇守那里,依然每隔三年维持一次结界,到了今天,已是整整万年。”</br></br>“在确认弑月魔君已死后的数千年,至尊海殿依然会每隔五百年让一名资质最差的弟子进入,以防意外的生,最终,这些弟子也全都活着出来,也从而完全确定弑月魔君的确已灭亡,而后进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进入其中的也不再是资质最差的弟子,一些长老,甚至海皇也会结伴进入其中一探真境,但其中阴气太重,他们纵然是绝世强者,也最多停留几十息就会马上出来,并封死结界。”</br></br>“至于你所关注的幽冥婆罗花……则是一千三百年前,在结界又到了满五百年可以开启之时,几位从未进入其中的新晋长老在好奇之下结伴进入,快行至尽头时,忽然听到了阴森的鬼哭之音。”</br></br>“鬼哭……没错!”云澈精神一震,他虽从未见过幽冥婆罗花,但他的师父和他说起幽冥婆罗花时,就说过它会出恶鬼哭笑般的声音。</br></br>“呵呵,循着鬼哭之音,他们一株一丈来高的妖花,它茎叶紫黑,但盛开的花却是妖艳到极dian的亮紫色,花瓣之上缭绕着仿佛来自冥界的淡紫色雾气,并且无风自舞,出着犹如魔鬼时哭时笑的可怕声音。”</br></br>“据那几位海殿长老之讲述,他们在朵紫色妖花时,瞬间有一种灵魂在被从身体里抽离的感觉……他们警觉之下,第一时间远离溃逃,重新封死结界。但之后,有着帝君之力的他们却全部大病一场,整整数月方才完全恢复。后经查阅,方知那就是传说中的极恶妖花……幽冥婆罗花。”</br></br>“此后,至今已一千三百年,弑月魔窟已再无人进入。”</br></br>云澈的神色微微激动起来,因为紫极对幽冥婆罗花的那几句描述,和当年在沧云大6时师父和他讲述的别无二致!</br></br>“没错,那定然就是幽冥婆罗花无疑!”云澈dian头道:“幽冥婆罗花就是生长在阴气极重的地方,那里的阴气重到极dian,当然极其适合幽冥婆罗花的生长。而且由于被结界隔绝,那里的阴气非但不会消散,只会越来越浓郁,那么一千三百年前那株幽冥婆罗花应该依然还存在,或许还变得不止一株。”</br></br>紫极摇头苦笑:“话虽如此,但老朽方才说过,幽冥婆罗花二十四年开花一次,三天便会凋谢,而弑月魔窟五百年只能进入一次,且最多停留百息。你在这百息之间遇其盛开的可能……便如大海寻针啊。”</br></br>“那我也总要试一试,毕竟,这是我到目前得到的关于幽冥婆罗花的唯一消息。”云澈毫无犹豫的道:“而且……我的运气一向不错!万一它刚好开花了呢!”</br></br>紫极再次摇头:“至尊海殿数位帝君长老仅仅是冥婆罗花,便险些被夺魂,靠近与碰触的后果更是不堪设想。纵然你进入之时它刚好开花,你又如何采摘?”</br></br>“这个嘛……晚辈自有办法。”云澈颇为笃定的道。他笃定的原因,自然是天毒珠。</br></br>云澈从天毒珠里抓出十枚霸皇丹,放到紫极的面前,真诚的道:“感谢紫前辈详细相告,此事对晚辈万分重要。依照约定,这十枚丹药,便以二十斤紫脉神晶的价格卖给贵商会。届时委托贵商会拍卖的丹药也会减至二十颗,绝不会多一颗。”</br></br>紫极将十颗霸皇丹收起,深深的澈一眼,他知道以这个年轻人的智慧和城府,定然已经从他方才的讲述中察觉到了什么。他没有去说破,手掌一翻,玄阵乍现,一枚深紫色的空间戒指被他推到了云澈面前:“这里面,便是二十斤紫脉神晶。”</br></br>云澈拿起紫晶戒指,快一扫,便收到了天毒珠之中,然后和紫极对视一笑。</br></br>二十斤紫脉神晶……是神晶啊!就这么到手了……似乎也太特么容易了!!</br></br>“云澈,你在解决凤凰神宗一事后,可是要动身去拜访至尊海殿?”紫极问道,眼神大有深意。</br></br>“的确如此。”云澈dian头:“至尊海殿所在的位置,晚辈也知道个大概。”</br></br>“其实,你并不需如此匆忙。”紫极淡笑着道:“五个月后,至尊海殿将会举行一场‘魔剑大会’,而你,刚好也在受邀之列。相关的邀请函,也会在两个月之内交到你的手上。”</br></br>“哦?魔剑大会?那是什么?”云澈惊讶的道:“又为什么要邀请我?”</br></br>“呵呵,关于此事,老朽未经许可,并不方便透露。不过到时,你可以询问为你送达邀请函的人,他或许会为你解惑。”</br></br>“哦……”云澈微微dian头,满心疑惑,但也没有追问:“既然如此,晚辈便不主动拜访,静待来自至尊海殿的消息吧。”</br></br>到了现在,虽然依旧未能得到楚月婵的消息,但此来的其他目的已全部达成,还收获了“幽冥婆罗花”一事的惊喜和“魔剑大会”的疑惑。云澈站起身来,向紫极拱手道:“晚辈已叨扰紫前辈多时,是时候拜别了……请问晚辈岳父夏弘义……现在可在商会之中。”</br></br>“呵呵……”紫极似乎早已预料到他会问起夏弘义,淡淡一笑,手指一弹,就在身侧两丈之处,一个黄色的传送玄阵无声的出现:“他就在商会一层,已经等候你一段时间了。你进去后,就可以见到他。”</br></br>“谢过紫前辈。”云澈微带感激的一颔,然后送给身侧三位少女一个微笑,转身移步走入了玄阵之中。</br></br>黄光一闪,玄阵带着云澈的身影消失在了那里。</br></br>紫极微怔一会儿,才缓缓坐下,脸上荡动着极为复杂的神情。过了一会儿,他伸出手臂,小心的拿起一枚霸皇丹,目光再次盈.满了深深的惊叹,在细细的观察了好一会儿后,他低低的自言自语:“如此惊世宝丹,竟是随手而得,当真惊世骇俗……而且似乎还没有名讳。”</br></br>“此丹药气共分六股,每股气息不同,刚猛各异。能成就霸皇,助力帝君,且毫无险弊,堪称当世帝皇之丹,不若就叫它……”</br></br>“六味帝皇丸吧。”</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