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106章 神武来人
        这个月对黑魂神宗而言,是一场如坠深渊的噩梦。
        短短一个月时间,精英弟子死伤无数,八大长老折损一半,雷千峰七个儿子被先后毒杀,全宗上下灰头土脸,尊严尽失,名望扫地。昨日,雷千峰也彻底毒发,全宗大门紧闭,气氛压抑到极点。
        而这一切,竟都是只是拜一人所赐。
        “凌云”这个名字,也如恶魔的烙印,深深的刻入每一个魂宗中人的心魂之中,让他们每次想起,都不寒而栗。
        这一天风和日丽。云澈从入定中睁开眼睛,这段时间一直在和魂宗周旋,步步小心翼翼,也自然疏了修炼。在逼死雷千峰之后,他也该离开黑琊界,全力找寻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同时也必须全力修炼。
        距离玄神的召开之期,已是越来越近了。
        站起身来,云澈看向魂宗的方向,嘴角斜起一抹冷笑:又到了给雷千峰送温暖的时候了。
        昨日雷千峰的玄气忽然爆发,又随着失控的大吼声忽然溃散,显然剧毒暴走,这自然是云澈最想看到的结果,同时也大致在预料之中。
        这倒并不是雷千峰情绪控制能力有多脆弱,而是连番的挫败、折辱,儿子全部被杀,自己被暗算中毒,最不能碰触的丑事又被无情的公之于众……别说他一个雷千峰,估计活佛在世都要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虽然云澈的手段着实卑鄙了些,但他孤身一人,玄力又只有神魂境,面对庞大魂宗,他的极怒也只能由此来发泄。而且他所用的手段,普天之下,也只有他一人能实现。所以,雷千峰遭此下场,也并不冤枉。
        云澈飞身而起,快速临近魂宗方向。经过昨日,雷千峰身上的虬龙之毒必定极大程度的爆发蔓延,如果接下来两三天,雷千峰依旧不能集中所有心力压制剧毒,随着虬龙之毒的进一步蔓延,他将必死无疑。
        进入黑魂山脉,云澈身体沉下,穿行至山脉东域后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今天的黑魂山脉远没有了先前一段时间的过分安静,四面八方都传来各种玄兽的嘶吼,空中不时有鹰隼飞过,云澈眉头皱了皱……今日的黑魂山,竟然没有魂宗弟子蹲守?
        难不成昨日的毒发,毒得雷天峰都快死了……不至于吧?
        没有放松警惕,云澈继续向前,一路的确没有察觉到任何魂宗弟子的气息。这时,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魂宗的方向,眼眉忽然没来由的猛烈一跳,随着视线一恍,整个人也一下子停了下来。
        这种感觉是……
        就在刚才看向魂宗方向的那一刹那,一股强烈的危险感陡然袭来,随着他身体的停止又忽然消失,但一种莫名的不安感却始终在心魂间动荡不休。
        云澈眉头大皱……每次接近魂宗,他都会被危险感包裹,因为稍有不慎,就会九死一生。但这一次却是前所未有的强烈,似乎前方就是无底的深渊,如果再继续靠近,就会万劫不复。
        云澈不敢怀疑自己的灵魂预警,他僵在那里,双目紧盯着魂宗的方向,许久没有动弹。
        昨日已差不多把雷千峰逼至绝境,只要再稍稍用力,就可将他推至死亡深渊……但如果给了他几天的喘息之机,之前的一切都很可能将付诸东流,而且也再不可能有第二次这样的机会。
        在他惊疑之时,忽然感觉到一股玄力波动,他拿起传音玉,纪如颜的声音响起,并颇为急切。
        “凌云公子,你现在在哪里?千万不要靠近魂宗!魂宗昨夜似乎来了不得了的人物!”
        云澈:“……”
        “虽然现在还无法确定是谁,但从魂宗的阵势上看,很有可能是神武界的人!凌云公子千万不要再靠近魂宗,最好改变相貌,离得越远越好……或者,你可以暂到黑羽商会来,魂宗那边从来没怀疑过你和我们有任何关系,在这里应该会很安全。我们会马上查清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云澈脸色沉下,短暂思虑后,脚步后退,然后返身离开。
        忽然袭来的危险感果然不是没有理由。
        神武界……上位星界的人,他绝对招惹不起的存在。
        ————————————
        云澈离开黑魂山脉,易容之后来到了黑琊城,进入到黑羽商会之中。
        “凌云公子!”
        云澈刚到不久,一名身着紫衣绸裙的女子匆匆迎来。女子姿态娴静,气质如水,貌美动人,柳眉之下,一双明眸映着娇媚的柔光,长发如云,发间系着一根浅紫稠带,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高贵,正是纪如颜。
        虽经常传音,但云澈这期间却从未见过她。
        纪如颜并非孤身而至,她身边还有一个并不面生的中年人……赫然是他第一次进黑羽商会时遇到的那个纪先生!
        也是纪如颜的父亲,黑羽商会的最高掌权者。
        和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冷淡全然不同,一见云澈,纪先生便疾步向前,脸上带着无法掩下的激动,然后竟深深拜下:“凌云公子,你对黑羽商会的大恩,纪某无以为报,请先受纪某一拜。”
        云澈表情未变,道:“纪先生无需如此,我对付魂宗是因我个人之怨,和你们黑羽商会毫无关系。倒是如颜姑娘帮了我很多忙。而且,我所能用的手段已经用尽了,魂宗不灭,你们以后依然还是要在魂宗的钳制之下。”
        “不,”纪先生缓缓摇头:“黑羽庞大家业,却落入魂宗魔爪,这些年,我常常夜不能寐,痛心疾首,却无力逆之。不论其他,单单凌云公子为我们出的这口恶气,便已足慰余生。”
        “不仅如此,”纪如颜浅笑嫣然:“魂宗如今的威名已是一落千丈,雷千峰七子尽亡,后继无人,雷千峰之后,魂宗与神武界的姻亲联系也将就此断绝,宗内也极有可能因夺权而大生内乱,或许到时,便是我黑羽商会摆脱牢笼之机。而这些,都是凌云公子所赐。”
        纪先生目光一直在看着云澈,忍不住深深感叹道:“凌云公子,你孤身一人,却把魂宗这等庞大势力逼迫到如此地步,纪某若非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怕是做梦都不会相信。如颜曾说你是出身下界,但纪某一生所见的年轻之人,无一人堪比凌云公子。”
        云澈随意笑了笑:“纪先生谬赞了。”
        “凌云公子,魂宗那边已经有消息了。”纪如颜脸色慎重:“果然是神武界的人,大概昨日申时便已到达魂宗,若消息无错,一共是两个人。”
        “才两个人?”云澈动了动眉头。
        “凌云公子千万不要小看。”纪如颜道:“这两个人绝非神武界的信使之类,而是……武归克!”
        “武归克?”云澈眼眉一跳。
        一个月前,纪如颜着重和他提过这个名字。武归克,神武界大界王的儿子!是神武大界王武三尊和雷千峰的妹妹雷千雨所生,原本因是出身低微的妾室所生,所以地位平庸,却在长成后展露出惊人天赋,在神武界的地位一日千里。
        他是雷千峰的亲外甥,同时,也成了黑魂神宗在神界最大的靠山。
        一个上位星界的大界王之子……单单这个称号,就足以惊的黑琊界所有生灵噤若寒蝉。
        “武归克天赋极高,在展露天赋后,又受到武三尊的重点培养,如今年龄方才三十多岁,玄道修为便已是惊人的神灵境,这届玄神大会,他必定能一鸣惊人。”纪如颜接着道:“而他身为神武大界王之子,跟随守护在他身边的人,必定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很可能……是一个神君!”
        “……”云澈久久未言。
        神劫境尚且是他最大的奢望,而那武归克大他不到十岁,却已是骇人的神灵境。
        这就是上位星界的可怕。
        跟随在他身边的只有一人,若真是一个神君境的强者——和沐冰云一个层次的恐怖人物,那他再靠近魂宗,绝对就是十足十的找死!
        而若有一个神君在侧辅助,雷千峰身上的毒,很可能数日之内就会完全驱散。
        “凌云公子,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再靠近魂宗。这段时间你就留在这里,待神武界的人离开,风声稍平后,我会马上安排你前往天机界。”纪如颜真诚的道:“你是我们黑羽商会的大恩人,我们绝对不会害你,若是有什么要求,我们也一定万死不辞。”
        “……”云澈胸口起伏,回想着自己为了毒死雷千峰,步步惊险,层层设计,居然就这么功亏一篑,他无法甘心。
        “好吧。”云澈重重吐了一口气:“那就劳烦你们了,我需要一个可以安心修炼的地方。”
        ————————————
        黑魂神宗,气氛森严。
        整个宗门上下安静到了极点,众弟子井然守立,堂主、长老一动一动的站在前方,却是腰身下倾,神色惶恐,而各大分宗主也早已连夜赶至,各个正襟而立。
        明明是在自己的宗门之中,但从弟子到长老,却都是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那紧张惶然的样子,简直像是在迎接降世的神明。
        总厅之中,雷千峰端坐在那,周身玄气涌动,他的身后,直立着一个黑衣中年人,他的一只手掌按在雷千峰后心,面色冷硬,而这个状态,已持续了有数个时辰。
        终于,雷千峰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哇”的一声喷出大口赤血,血洒之处,脚下玄石层层消融。
        雷千峰扑倒在地,大口喘息,随着这口赤血的喷出,他的脸色也逐渐好了很多,他赶忙站起身来,向那黑衣中年人深深一礼,诚惶诚恐道:“武尊者救命大恩,千峰没齿难忘。”
        被雷千峰恭敬称作“武尊者”的人却没有看他,而是沉着眉头道:“好厉害的毒,好在毒量甚少,时间尚短,否则,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这么说,已经无事了?”一个轻缓,却透着些许散漫的声音徐徐传来。
        窗边,一个青年男子背对他们负手而立,他一身蓝纹白衣,长发及腰,虽不见其容,但一股卓然贵气已扑面而至,让人纵是只面其背影,都不敢直视。
        黑衣中年人顿时稍稍俯身:“回少主,雷宗主所中之毒极为霸道,虽暂且无恙,但要全部祛除,尚需数日。”
        “哦?”男子声音中透露出惊讶,他缓缓的转过身来,露出一张俊美非凡,如玉雕琢的面孔,他嘴角倾斜,悠然道:“舅父,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要是再晚上那么几日,怕是要给你收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