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096章 暗夜红蝶
        魂宗,夜黑风高。
        肃杀的气息充斥着夜幕之下的每一个角落,虽已入夜,魂宗之中却是灯火通明,宗内弟子无一人入眠,个个心惊胆战,如临大敌。
        随着雷千峰传遍全宗的愤怒嘶吼,所有人都知道在连续被杀数千个弟子后,连宗主最疼爱的儿子雷广陌也丧身凌云之手,而且对方明明可以直接杀死,却偏偏施以剧毒,让他生生死在雷千峰眼前,结果也如他所愿,雷千峰痛苦、暴怒还有屈辱到几近癫狂。
        魂宗四周的所有地域,都被密密麻麻的插下了埋伏队伍,六十四堂全部出动,如此夸张的规模却用来守株待兔,无疑不可理喻,但宗主暴怒,谁敢触之违之。
        魂宗外围,四个看守侧门的弟子笔直而立,不敢有半点散漫,而就在同一时间,他们的瞳孔忽然泛起诡异的红光,随之身体僵在那里,全身一动不动,如若石化。
        而在他们的身边,云澈的身影缓缓现出。
        这段时间以来,在和魂宗的周旋之中,他的匿影能力和红蝶焚魂都已是驾轻就熟。在离开吟雪界之前,他以断月拂影匿影之后要步步小心,有时脚步稍大一些就有可能现形,而现在,几乎已是随心所欲,信步闲庭。
        红蝶领域的强大之处不仅在于没有玄气外溢,能杀人于无声无形,它最为可怕之处,是被其所焚魂之人魂死而命不绝,也就是气息不会消失,甚至不会有明显的变动,也就意味着哪怕有人就近在咫尺,而且灵觉一直没有离开这片区域,都不会察觉到他已经死了。
        四个魂宗弟子在云澈的红蝶领域下意识陷入无边无际,由无数火焰之蝶汇成的火海之中,无法脱离,甚至无法挣扎。此时只需云澈一个意念,他们的意识就会被无尽炎蝶完全焚灭。
        但云澈并没有这么做,毕竟他的目的不是焚杀他们。他目光一扫,随便选中一人,左臂伸出,玄罡瞬间侵入其意识。
        对方的意识已被囚禁于红蝶领域,根本不可能有半点的抵抗。玄罡长驱直入,他近几日的记忆顿时快速涌入云澈的脑海之中。
        须臾,云澈的眼睛便是一亮……他读取魂宗弟子记忆,并不仅仅是想知道魂宗的内部构成,更重要的,是雷千峰那几个儿子的所在。他本已打算至少要经过数人,没想到,只是这一个人,就给了他全部想要的信息。
        “很好。”云澈低念一声,手臂收回,身影如消散的薄雾,完全消失在空气中。
        数息之后,四个魂宗弟子同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刚才好像眼花了一下。”四人的脑海中闪过同一个意念,依然站的笔直,老老实实的守卫,完全没有察觉到丝毫的异样。
        更没有察觉到,一个看不见的人影从他们身边大摇大摆的走过。
        虽远远不能和冰凰神宗的冰凰界相比,魂宗的总宗也足以称得上庞大,南北足有数百里,若不能提前知其位置,想寻到指定的几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
        魂宗今夜的气氛远远异于以往,宗主之子横死,整个宗门都笼罩在雷千峰的勃然大怒之下,加之六十四堂弟子全出,全宗上下比之平时要安静了许多。
        而这种安静之中,云澈远远听到了震耳惊魂的咆哮声。
        “……死了五千多个弟子,现在连本王的儿子都死在了凌云的手上……堂堂魂宗,竟被一个才神魂境的人戏耍羞辱到如此地步,你们却毫无办法……本王手下,难道都是一群没用的酒囊饭袋吗!”
        “本王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五天,本王只给你们五天,哪怕要把整个黑琊界都给我掀了,也必须把凌云给我抓回来……活的,本王要亲手将他生吞活剥!死的,本王要把他挫骨扬灰!!”
        “净月界那边还没有消息吗……一群饭桶……再查不到凌云的底细,让那群饭桶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
        “……”
        这是……雷千峰的声音!?
        毕竟能在魂宗之中如此咆哮的,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了。
        看来这货脾气相当不好啊。
        声音无比嘶哑,带着骇人的煞气,而且距离云澈所在的位置相当之近。声音传来的方向,云澈明显感知到一个强大无比的气息……在察觉到这个气息的刹那,他胸前泛起沉重无比的窒息感。
        雷千峰……黑魂神宗宗主,黑琊界大界王……黑琊界唯一的神王境!!
        而那个气息附近,还有数个同样强大,他绝对不可匹敌的气息。
        神灵境的气息。
        纪如颜说过,魂宗之中,达到神灵境的,有数个长老、六十四堂总堂主,以及有限的几个分宗宗主。
        很显然,暴怒中的雷千峰,正聚起这些全宗最顶级的首脑人物开会……原因自然就是他。
        短暂犹豫后,云澈缓缓退步,更改了行进路线,逐渐远离雷千峰气息所在的方向。这是魂宗之内,一旦被发现,他便成瓮中之鳖,必死无疑,不会有半点侥幸,所以纵然对断月拂影有着极大信心,也必须慎之又慎。
        虽然小心,但他的速度却丝毫不慢,一个又一个,一群又一群的魂宗弟子从他身边走过,无一人侧首……而他们也绝对想不到,全宗不惜一切想要抓到的凌云,此时正大摇大摆的行走在他们的总宗之地。
        首脑人物都在开会,六十四堂倾巢而出,云澈一路所见,反而都是些低等弟子。循着搜来的记忆,很快,云澈便来到了第一个目标所在。
        这是一个极其奢华的庭院,普通人踏入之时,定会以为走进了帝王的行宫。这里守卫不多,倒是侍女打扮的人不少,此时都恭敬的侯在门外。
        房门半开,云澈悄无声息的靠近,直接从半开的房门进入。
        “阡儿,陌儿已经走了,娘就只剩你这么一个儿子了,这些天,你哪里都不要去,就算天大的事,也半步不要离开宗门。要是你再遭了暗算,娘可就活不下去了。”
        房中,一个身着青衣的年轻女子双眸含泪,她的身前,是一个身材高大,满脸黑须的壮年男子。
        雷千峰的长子,魂宗少宗主,亦是被毒杀的雷广陌的同母兄长雷广阡!
        “娘,不要伤心了,父王一定会抓到凌云,为七弟报仇的。”雷广阡道。
        “唉,这都是你父王造的孽,可为什么要报应到陌儿身上。娘现在不指望你父王能抓到凌云,哪怕让他逃了,永远抓不到……只要你们都平安就好。”女子声音含泣。
        娘?云澈眉头一动……这么说,这个青衣女子就是雷千峰的正妻,好像是叫……萧青彤?
        外貌看上去,反而要比这雷广阡还要年轻一辈。
        “那凌云,真的有那么可怕?他到底和我们魂宗有什么深仇大恨?难道真的就是我所听到的……因为父王经常派人猎杀木灵?”
        “……”萧青彤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呸!这他吗是个疯子吧!”雷广阡一拍桌子,龇牙咧嘴:“木灵都是天生贱命,我们不杀还会有别人杀,就为了几只木灵,居然不要命的和我们魂宗作对,还杀了我七弟,现在父王彻底大怒,他就算再厉害十倍,也蹦跶不了几天了,那就如他所愿,让他给那群木灵陪葬去吧。”
        “阡儿,千万不要这么说,更不能对外面的人这么说。”萧青彤摇了摇头:“猎杀木灵本就是整个神界的禁忌,我曾劝过你父王多次,有神武界在上,我们根本无需这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但他从来不听,如今……阡儿,将来你若继承宗主之位,不要忘了你七弟之死,绝不可再下令猎杀木灵。”
        云澈眯了眯眼……算你还有良心,饶你一命……虽然我本来也没想杀你。
        “是,孩儿知道了。”雷广阡虽然答应,但眼神却明显透着不以为然。
        萧青彤和雷广阡做梦都不会想到,就在他们身侧不到十丈之处,有一双眼睛在冷然盯视着他们。
        “阡儿,你今夜便好好歇息吧,明日,你父王定会训话于你们。”
        “记得,千万不可出宗。”萧青彤离开之前,又着重叮嘱道。
        “你们下去吧,少宗主要歇息了。”关上房门,萧青彤离开,那些侍女也连忙退下。
        房门关上的刹那,云澈已缓慢走向雷广阡,没有刹那的犹豫。幻境领域红蝶已无声释放。
        雷广阡的玄力已是神魂境后期,红蝶领域在他身上并不能百分百成功。但他在自己的宗门,自己的庭院,哪会有半点的灵魂防备,等他稍有察觉到异样时,灵魂便已被完全囚禁于无尽红蝶之中,整个人定在那里,目光呆滞,口中流涎。
        最初的时候,云澈释放红蝶领域会导致从匿影状态脱离,但在能完全驾驭红蝶领域后,他已可在匿影状态下释放。
        雷广阡的意识已陷入红蝶幻境,云澈此时只要稍动意念,他便会灵魂尽灭,变成一个活死人。
        但云澈显然不准备怎么做,他拿起音蝶刃,点着远古虬龙之毒的刃尖轻轻划过雷广阡的后颈,然后直接转身,直奔下一个目标。
        云澈没有立刻为雷广阡解除红蝶幻境,而雷广阡想要自己从红蝶幻境中脱离,至少要一两个时辰。
        而这段时间,完全足够云澈安然遁离魂宗。
        离开雷广阡的庭院后,云澈所奔向的目标,赫然是雷千峰的次子雷元哲的所在。
        分外压抑的夜幕之下,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同样的过程,同样的方法,同样的无声无息,在恐怖绝伦的断月拂影之下,施于完美相配的红蝶领域,雷千峰的六个儿子的意识先后全部被囚禁于红蝶幻境之中。
        亦全部被刺入了虬龙之毒!
        直到云澈安然走出魂宗大门,都没有任何人察觉。
        走出魂宗,云澈回首瞥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快意的冷笑:“雷千峰,好好享受这份我奉送的大礼吧!不过也不要太激动……更大的,还在后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