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082章 奇怪的邀约
        身上一直闪动的翠绿光华终于消散,云澈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的状态都已经变了,这种感觉无法描绘,似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精力充沛感。
        先前强行施展月挽星回导致的生命缺失,已完全无影无踪……禾霖又怎么会欺骗他,五万年的寿元……对真龙这等高等兽类而言,这并不稀奇,但对人类而言,这是唯有神主才有可能拥有的神迹。
        抬起右手,他意念轻动,顿时,一抹绿光在他掌心浮现……和天毒珠的幽绿光芒不同,这是一种如初生嫩草般的翠绿色。
        而随着这抹光芒的浮现,周围的花草忽然无风而舞,然后全部聚拢向了他,释放着愉悦的生机。
        云澈试探着将手掌覆下,朝向身前的花草。在绿光笼罩下,顿时,这些花草以快到完全违背常理的速度生长起来,不过数息之间,竟是生长了足足一尺多高。
        云澈手掌一握,绿光收敛,花草的成长也随之停止。
        催生花木百草……他竟然拥有了木灵独有的神奇能力。
        自然之力!
        不止如此,他的脑海中,多了许多的东西。
        而这些并不是禾霖的记忆,而是无数花草灵木的信息。
        在蓝极星,云谷的培养之下,云澈对各种药材毒材都耳熟能详,甚至都已不需目观,远远一闻,便可知其成分乃至年份。但神界却是完全不同于蓝极星的另一个世界。蓝极星的顶级药材,在这里只是凡物,而神界的异草灵花,他基本一无所知。
        而此时,刻印在他记忆中的,却是堪称浩瀚的讯息。从最平凡的草木,到万古难遇的奇花,从它们的名字和别称、到可能出现的地理环境、生长条件、生长周期、不同成长期的外观和气息、药性灵性毒性……等等等等!详尽到了不可思议。
        云澈甚至毫不怀疑……这些讯息涵盖了浩大神界所有植被!
        而这些讯息并非是来自灵魂赐予或传承,而似乎天生就存在于木灵珠中——不对!若真是如此,也唯有可能只存在于王族木灵珠。单单是这些仿佛大自然赐予的讯息,就是足以让王界都无比渴望的无价之宝。
        得五万年的寿元,得万灵讯息,得草木亲和,得木灵灵力……或许,还有很多他现在还没有发觉的能力,若是平时,得到其中任意一个,都会欣喜若狂,但现在的他,却没有哪怕一丝的喜悦。
       云澈尽快离开黑琊城,想办法前往天机界的想法已是荡然无存。
        如果不是在木灵秘地停留了那一段时间,如果不是禾霖为了不成为他的累赘而决意赴死,还将自己的木灵珠给予了他……哪怕他为自己间接害死他们而深深自责,也不会失智的去想要主动招惹在黑琊界有着遮天之势的黑魂神宗。
        但此刻,他全身上下,都沸腾着狂暴的杀意。
        用了很久来平静心绪,他转过离开,去往的方向,赫然依旧是黑琊城。
        没过多久,前方快速迫近危险的气息,他脚步停滞,身影缓缓消失在了那里。
        很快,前方出现了几十个漆黑的身影。
        “堂主,十七人全都死了,我仔细探查过,并没有明显雷蛇力量的残留,很可能……是在几乎毫无反抗的情形下被人屠杀,而且手段极为残忍。”
        被称作“堂主”的黑衣人面色僵硬,身上散发着让云澈倍感危险的气息。
        “堂主,下手的人,会不会就是昨天那个重伤分堂主雷圧的‘凌云’?”
        “不会有别人了。”黑魂堂主冷声道:“能把雷圧重伤到那种程度,能杀了他们所有人,倒也并不奇怪,看来这个叫凌云的小子……胆子还不是一般的大!”
        黑魂堂主胸口起伏,脸上一片阴暗:“那小子是来自净月界,黑琊城次元站已封,根据黑羽商会的消息,他现在已经远逃黑琊城。马上传音黑羽商会,让他们启动黑琊界所有主城的情报网,不惜一切追查凌云的行踪。还有,告知总堂主,让他上报宗主,马上派人前往净月界,追查凌云的所有底细,若是好办,就把所有和他有关系的人全部抓来!若是棘手,那就报上神武界的名号!”
        云澈:又是净月界?怎么回事?
        “这……就为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外界玄者如此兴师动众,怕是总堂主……”
        “你懂个屁!”黑魂堂主沉声道:“那个凌云不过是个活的不耐烦的找死蠢货,关键是那个小木灵!他们先前传音已将小木灵生擒,现在却全部死了,而小木灵没了踪影,若是凌云做的,那小木灵就必定在他手上。”
        “若是期限之内,还捉不到那只小木灵……”黑魂堂主缓缓咬牙:“我保证我们所有人,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那个黑魂弟子全身一激灵,惶声道:“是……弟子马上去做。”
        黑魂堂主目扫四周,阴沉着脸向前,却丝毫没有察觉,就在他右侧不到百丈之距,一道带着杀机的冰冷目光死死的盯着他。
        匿影之中的云澈杀气时而外溢,时而深隐。从压迫力上判断,这个黑魂堂主的玄力应该在神劫境中后期,他几乎不可能战胜……更何况周围还有几十个神魂境的黑魂弟子。
        心中杀机沸腾,更有一股急欲发泄的怨恨,但他总算不至于丧失理智,最终,他缓缓后退,向北远离,足够安全的距离后,解除匿影状态,直飞黑琊城而去。
        什么九星佛神玉、皇仙草、天机界,都已经不重要了!
        虽然绝无可能真的毁了主宰一个庞大星界的黑魂神宗,但……就算是拼上性命,他也要让魂宗付出血的代价!!
        既然魂宗的人认定他已经不在黑琊城,那么黑琊城反而成了最安全的地方,而他之所以再回黑琊城,便是要探听魂宗的所在!
        ——————————
        回到黑琊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城中依旧热闹不休。站在城门口,云澈平静的眸中深处是依旧没有平息的戾气。
        作为黑琊界的主宰宗门,黑魂神宗的所在应该是人尽皆知,要探听绝对不难。
        他目光扫动,随便选择了视线中的一个小商会,缓步走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他的传音玉忽然传来玄气波动。
        云澈的脚步戛然而止。
        这种通过传音玉进行的普通传音,不可能跨越星界。
        而黑琊界中,拥有他传音印记的……唯有黑羽商会!
        云澈眉头沉下,缓缓拿起传音玉。传音玉中的声音却不是那个纪先生,而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凌云公子,我是黑羽商会纪如颜,要有事求见凌云公子。两个时辰后,如颜会独身一人在黑琊城东静候凌云公子,求凌云公子务必赏面赴约……请凌云公子相信。如颜是你的朋友,而绝非你的敌人,也未曾将关于你的任何事告知魂宗。”
        声音之后,还有一个位置讯息。
        纪如颜!?
        云澈:“……”
        云澈的第一反应——这是一个引他的圈套。
        但,如果是圈套,也太低级了点。而且,为什么纪如颜会认为他还在黑琊城?黑羽商会传达给魂宗的消息,不是他已经遁离黑琊城了么?
        回想昨夜纪如颜在交易会上给他的两次传音,以及魂宗之人都认为他是来自一个叫“净月界”的地方,而只字未提及过炎神界,他又感觉到,黑羽商会与魂宗的关系似乎并无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但,除了要暗算他,云澈想不出任何纪如颜想要见他的理由。
        “好!那我就看看你们想玩什么花招!”云澈低吟道。
        他有断月拂影在身,最不怕的就是暗算。
        云澈调转方向,直赴城东。
        夜幕缓缓降下,不知不觉间,已是伸手不见五指。
        相比于吟雪界的冰光粼粼,黑琊界的夜色格外深邃。
        纪如颜所约见的地点虽依旧在黑琊城范围,但却是一片极为广阔的荒废之地,数千丈的枯地之上,只有几间破败的小屋,除此之外唯有一眼可以看清全貌的空旷以及一地枯草。
        连个适合躲藏的地方都没有,更不要说用来阴人。
        云澈早早到来,然后在匿影状态下巡了几个来回,别说什么异常气息,连个路过的人影都未曾有过。
        但云澈并未放松警惕,一直保持着匿影状态,直到距离约见之时还剩不到一刻钟时,一道神魂境的气息快速邻近,云澈抬头,高空之上,一抹曼妙的白影从西方飞至。
        孤身一人。
        纪如颜一身简单的素长白裙,神色平静,至少和昨夜刻意释放的媚相全然不同。
        就在云澈前方,她轻飘飘的落地,双脚点地之时,刻意的带起了颇重的落地声。
        云澈没有现身,冷冷的看着她。
        纪如颜环顾四周,然后就这么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时间在黑暗的静寂中快速流过,但远方,却始终再无任何气息靠近。
        “凌云公子,如颜知道你已经来了,求现身相见。”
        纪如颜忽然软语出声。
        云澈毫无反应。
        “凌云公子,请你相信如颜,如颜绝对不会害你,更没有理由害你。今日忽然约见,是如颜有事相求,求凌云公子成全。”
        她的声音带着诚恳,甚至还有哀求,唯独,云澈没有从中听出虚假。
        云澈眉头动了动,终于出声:“我在你后面!”
        说话的同时,匿影状态也已解除。
        纪如颜蓦然回身,看到云澈冰冷的面孔,她脸上露出的却是惊喜:“凌云公子……”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已经来了?”云澈问道。
        “直觉。”纪如颜微笑:“女人的直觉,一向是很准的。”
        “直觉?”云澈一声冷笑:“那你用你的直觉猜一猜,你今晚能不能活着回去!”
        声音乍落,云澈的身影已爆射而出,一瞬间欺近纪如颜身前,手掌如恐怖的鹰钩,无情的锁紧在她纤长的雪颈上,瞬间释放的巨力差点直接将她的脖颈摧断。
        纪如颜的玄力修为和云澈相同,但实力却是天差地别。强烈的窒息与痛苦让她瞬间脸色惨白,却使不出半点挣扎之力。
        她眸中盈起痛苦,却没有惊乱,更没有乞求,她轻轻的道:“如颜……的确……死有余辜……若是死在……公子的手上……也好……”
        说完,她轻轻闭上了眼睛。
        “……”从纪如颜的声音中,云澈分明感觉到了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