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080章 屠杀
        云澈极速之下,带起的风暴将下方的树木层层摧断。
        他经历过无数的险境和风雨,总能在第一时间恢复完全的冷静,但这一次,内心的混乱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休止。
        灵魂,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的抓锁着,在痛苦不堪的战栗着。
        沿着痕迹一路向东,终于,灵觉之中出现了属于人类的气息,而且不是一个人,云澈精神一凝,灵觉最大程度释放……就在他前方不到十里,赫然出现了十七个强大的气息。
        以及……一个弱小的木灵气息。
        禾霖!?
        云澈速度敛下气息,身体沉入下方密林,但速度依旧不慢,逐渐的逼近着前方的气息,临近之时,流光雷隐也已经完全施展,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十七个人,全部是一身黑衣,在黑衣的不同部位,都清晰可见黑蛇的印记。这些人中,十六个人身上释放着神魂境的气息,而最前方的那人,气息赫然已是神劫境,不过应该只是步入神劫境不久,气息强度要略逊色于昨夜被他重伤的黑衣中年人。
        云澈的目光,死死锁定在这些人中间那人身上……他手里,紧紧的抓着一个少年木灵。
        禾霖!
        禾霖的玄力没有被封锁,身上,也没有明显的受伤痕迹。但,被抓在黑衣人手中的他却是一动不动,双目睁开着,却看不到半点翠绿光彩,而是一片看不到瞳孔,如死人一般的灰白色。
        整个人,像是一个拥有着生命,却被剥夺了灵魂的躯壳。
        “禾霖……”云澈一声低念。确认禾霖没死,云澈稍缓了一口气,但碰触到禾霖的眼睛,心魂却又一下子沉重了数倍。
        “哈哈哈哈,”难听的狂笑声从抓着禾霖的那个黑衣人口中发出:“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意外之喜,啧啧,这下堂主不但不会再大发雷霆,一定还会好好的犒劳我们一番。”
        “就是可惜那群木灵一个个硬气的很,抢着自毁灵珠,这么多木灵,才得了这么几颗木灵珠。”另一人道。
        “这已是这么多年来最大的收获了。从很多年前开始,这些木灵就都像商量好了一样,一旦即将落入人类手里,都会马上自毁木灵珠,啧啧。倒是这个小木灵……哦,老大,这个小木灵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一定要抓活的?堂主还因为他大发雷霆。”
        最前方的领头黑衣人向后斜了一眼,冷冷道:“不该问的不要多问,给我看好了。要是再让他跑了,不止我们,堂主也要死!”
        这话让所有人一惊,抓着禾霖那人手上一紧,惊声道:“这……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他是宗主想要的东西?”
        “哼!”领头黑衣人重哼一声:“怕是要更加严重。昨夜堂主亲自带走在黑羽商会被重伤的那个人时,我隐约听到了‘神武界’的名字。”
        “什么!?神……神武界!?”
        “闭嘴!”领头黑衣人一声厉喝:“你们心里知道就好,不许再说,也不许再问。不想死,就给我提起精神来,和堂主会合之后,必须马上带他返回宗门交给宗主,不得有半点疏漏。要是再把这小子丢了,我保证我们一个人都别想活!”
        “是。”众人脸色皆变,连忙应声。抓着禾霖那人道:“老大放心,在黑琊界,还没人有能力和胆量敢……”
        轰!!!
        声音未落,一道虚影从他下方不到两丈之距的虚空中骤然闪现,惊雷般的玄气爆发声中,那抹虚影如乍现的流光,从他身前一闪而过。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般的瞬间,那人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手上便忽然一轻。
        将禾霖瞬间夺过的云澈却并没有就此远遁,而是在冲出之后骤然停住,然后转过身来,一直死死收敛的玄气与戾气如苏醒的恶兽,从他的身上、瞳孔中疯狂释放,他左手护住禾霖,右手已单手抓紧劫天剑,剑身之上玄气沸腾,煞气惊天。
        忽至的异变让所有黑衣人大惊失色,他们仓皇停滞,但……还没容他们吼出半个字,云澈身上的玄气已再度爆发——竟是直接强开轰天,然后带着赤红的玄气扑向了这些屠杀木灵的黑衣人。
        对付这些神魂境玄者,他在炼狱状态下便可轻松碾压,根本犯不着强开轰天。但……他沸腾到极致的不仅仅是玄力,还有斥满他全身,急欲发泄的怒火与暴戾!
        纵然单手,轰天之下的剑威依旧可怕如梦魇。
        砰!!
        剑若惊雷,那个离他最近,连他的脸都没来得及看清的黑衣人已被一剑生生轰断。
        轰!!
        手臂带着剑身翻转,一道火焰剑芒震空轰出,将左侧三个尚在惊魂中的黑衣人直接粉碎,碎肉残肢带着漫天血雨无情洒下,空气中快速弥漫起刺鼻之极的血腥味。
        一瞬间夺走木灵,又随之忽然反身两剑残杀四人,一切只发生在短短不到半息之间。剩下的黑衣人才刚刚警觉,便已惊骇得魂飞魄散。
        鬼魅般出现,不发一言便忽然下如此狠手,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过如此恐怖的遭遇。
        “你……”
        惊恐的吼声才刚刚出口,沸腾着血腥戾气的劫天剑已再次轰下,那个黑衣人瞳孔放大,以平生最快的速度举起了武器……
        砰!!
        黑魂枪被直接摧断,劫天剑碾过断裂的黑魂枪,无情的轰击在黑衣人的胸口,这个强大的神魂玄者,在劫天剑爆发的灾难之力下,像是一块脆弱的豆腐,直接碎成了漫天血沫肉渣。
        而云澈的身影已直接消失,闪现在了另一个黑衣人的后方,那人还没来得及回身,整个躯体已拦腰而断。
        砰!!
        砰!!
        轰——
        脚踩断月拂影,手舞暴戾之剑,云澈如一个完全释放了嗜血本性的恶魔,每一次瞬身与出手,都会轰鸣震天,血雨飞洒,没有一丝的余地与不忍。他极限状态下的力量,又岂是普通的神魂玄者所能承受。
        在他第九剑轰下时,十六个黑衣人便已在血雨中粉碎,别说全尸,就连残尸都没有留下。甚至没有一个来得及发出横死前的惨叫。
        时间,只过去了短短四息。
        带头的黑衣人瞳孔瑟缩,全身抖的像个筛子。
        就在数息之前,他们还志得意满,因为这次他们不但立了大功,还收获了巨大的意外之喜。
        但,不过是转眼之间,就像是忽然落入了地狱,他身后的所有人全部死无葬身之地,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神魂境中后期,在黑琊界绝对属于强者阶层,但在这个忽然出现的魔鬼面前,就像是十六只可怜的幼虫,被转眼碎成了粉末。
        当云澈的目光陡然转向他时,他全身一抖,脸色一下子煞白……对方的玄气分明只有神魂境二级,要弱于他整整一个大境界,但在他的目光和气势之下,他竟是几乎一瞬间被吓破了胆。
        以单手数息之间残杀他十六个同门……他就算是白痴,也不会天真到认为自己可以胜过这个才神魂境初期的恶魔。
        “你……你……你是什么人……”他一步步后退,口中发出这辈子最恐惧的声音……但马上,他忽然想到了对昨夜劫走木灵之人玄力和特征的描述,惊声道:“你是凌云!!”
        对于对方忽然喊出凌云这个名字,云澈没有半点意外,汹涌的戾气依旧在他胸腔中沸腾,他没有半个字的回应,一剑轰出。
        “啊!!”
        黑衣人面露惊恐,全身玄力疯狂的涌上,不敢有哪怕一丝的保留,擎起的黑魂枪闪起漆黑色的雷电,奋命挡去。
        当!!
        若是炼狱状态下的云澈,他还能勉强抵挡,但轰天状态下,即使只是单手,也绝非他能抵御。一声巨响,黑魂枪应声而断,黑衣人一声闷哼,狠狠横飞出去,在地上连滚几十个跟头才堪堪停住。
        噗……
        黑衣人连吐数口腥血,他拼命翻过身来,在恐惧中颤声道:“等……等等!我们是黑魂神宗的人……你……你得罪我们不会有好下场的!还……还有!我们不但知道你叫凌云,还知道你是来自净月界!你……你现在放过我,然后把那个小木灵交给我们宗主……宗主一定……一定会既往不咎……哦不,还会给予你奖赏!”
        黑羽商会对地下交易对象的信息把控极为严密严格,这个人喊出“凌云”之名他毫无动容,喊出他来自炎神界,他也不会有半点意外……
        但,他喊出的却是……“净月界”?
        云澈一言不发,他带着自始至终毫无动静的禾霖,拖着劫天剑,步步走近。
        云澈每近一步,那可怕无比的气息便让他感觉自己离死亡深渊又近了一步。他连滚带爬的后退,惊恐道:“不……不要过来!我们魂宗有……有神武界庇护,你得罪魂宗,就是得罪神武界!到时……到时你将再无容身之处,就算是你的星界都绝对保不住你……你……你现在住手还……呜啊啊啊!”
        轰!!
        凤凰炎从剑身中骤射而出,将黑衣人轰飞至空中,云澈身影一晃,缠绕着浓烈血气的劫天剑将全身燃火的黑衣人狠狠贯穿。
        砰!!
        剑气爆发,一声炸响,黑衣人整个身体轰然碎裂,腥血直飞溅至数里之外。
        这些将无辜木灵残忍屠杀的刽子手,已全部灰飞烟灭。
        呼……
        赤红玄气消失,云澈的身体晃了一晃,随之用了许久,才勉强压下全身戾气。他把禾霖放下,双手扶着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禾霖……你没受伤吧?”
        禾霖摇头,没有激动,没有眼泪,甚至看不到悲伤,眼神只有一片空洞,然后,竟然露出了一丝很淡的笑:“我没事,谢谢你云澈哥哥,你又救了我一命。”
        “……”云澈呆呆的看着禾霖,他多么希望禾霖在获救之后,可以尽情释放痛苦悲伤,哭得肝肠寸断,哪怕哭昏过去……但,他非但没有眼泪,反而在轻和的笑,反而……感谢他……
        云澈抓在禾霖肩膀的双手猛的一紧,内心涌起强烈无比的不安:“禾霖……对不起,是我……害了你的族人,如果不是我……”
        禾霖轻轻的摇头:“不,这不是云澈哥哥的错,你是我的恩人……救命恩人,也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人。”
        云澈:“……”
        禾霖转过身,怔望着远方……那是木灵秘地的方向:“云澈哥哥,你……可以再带我回家一次吗?我……想好好的安葬他们。”
        “……好。”云澈重重点头,带起禾霖,飞向了西方。
        虽然,那里随时可能降临危险,在他杀了这十七个魂宗的人后,更是危险大增,绝不该久留……但他无法拒绝。
        
        ————————————
        【抱歉,本来想着过年期间顶多断更三天的,但由于一些奇奇怪怪的原因,好像断了一个多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