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066章 直入神魂
        吟雪界,冰凰神宗。
        自沐玄音前往炎神界后,连续数日。沐冰云都是心神不宁,难以静心。她平日里都是清心寡欲,这种感觉极少有过。
        这一天,她用了近半个时辰,都未能完全入定,心脏忽然出现了一瞬针刺般的剧痛。
        她冰眸睁开,交代沐小蓝一声。飞离冰凰宫,直赴冰凰神殿。
        “大长老,前往炎神界的次元阵可还有能量?”找到沐涣之,沐冰云直接问道,月眉凝重。
        “你要前往炎神界?发生什么事了?”沐涣之连忙问道。
        沐冰云蹙眉道:“自宗主前往炎神界后,我这几日一直心中难安,昨夜更是惊梦。我担心宗主在炎神界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沐涣之一愕,随之笑道:“呵呵,放心好了,炎神界还没有能威胁到宗主的东西。那只远古虬龙宗主已交手多次,纵然无法屠灭,也绝不会被其所伤,何况虬龙的龙阙千年前已被宗主所创,更加没有威胁可言。”
        沐冰云轻轻摇头:“这种感觉,以往从未有过,且已持续数日。不行……我必须前往炎神界一趟。”
        沐涣之短暂思索,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好吧。不过,前往炎神界的次元阵已经近千年未曾启动过,力量应该早已逸散,我马上命人以玄晶重彻次元阵。”须臾,他又继续道:“明日,我同你一起前往。”
        虽然他坚信以沐玄音的实力,在炎神界再怎么也不可能出事。但沐冰云与她是同父同母的姐妹,这种或许是灵魂感应的东西,也不可完全忽视。
        ——————————————
        太古玄舟的内部世界。
        不知在沐玄音的身上发泄了多少次……准确的说,是不知道沐玄音缠在他身上发泄了多少次后,那双明明无意识,却媚光迷离的美眸之中,欲炎终于缓缓平息了下去。
        这个主宰浩大吟雪界,在整个神界都立于巅峰的至尊神主,此刻就如遭受了长久蹂躏的娇弱少女,伏在云澈的怀中颤喘欲死,直到媚眸闭合,慵懒的睡了过去。
        眼角,点缀着几抹未完全干去的泪痕。
        云澈轻然的离开了沐玄音的身体,随着理智的完全清醒,他整个人呆在那里,完全的不知所谓。
        空气中弥漫着格外浓重的淫靡气息,周围的枯草地一片狼藉,像是被狂风暴雨摧残过。沐玄音的长发彻底的凌乱,比神话仙姬还要绝美妖娆的玉体上挂满着盈盈汗珠,雪肤上清晰分布着道道浅色的红痕。
        云澈呆呆的看着,心跳时而狂跳,时而骤停,完全乱做一团。
        事已至此……他是为了救沐玄音的命,但此时,他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这么做了。
        沐玄音是何等人物……神主境,人类最接近神的境界。而成就神主者,便已是位于整个混沌之巅,俯视大千世界所有生灵的人中之神。她一语可以决定吟雪界任何生灵的命运,弹指可葬灭一个皇朝,连炎神界的最强之人,在她面前都绝不敢造次。
        以她的实力,她所在的高度,不要说敢亵渎她的人,连敢对她稍有不敬的人都几乎不存在、
        而他,不过是来自被神界所根本不屑的下界星球,玄力也才初入神道,在浩大神界只是一粒微尘。
        他到来神界后最大的成就,就是成为了她的亲传弟子。
        却把沐玄音给……
        这绝对是他两生以来做过的最疯狂……最可怕的事。
        “这次彻底完了。”云澈自言自语着:“师尊一定会杀了我……要是传了出去,吟雪界任何人都会想要生吞活剥了我。”
        云澈愣坐了好一会儿,刚要站起身来,忽然间,他的小腹部位一阵剧烈悸动,随之一股强烈无比的寒气猛烈爆发,一瞬间从内至外,蔓延了他的全身,然后又快速的聚拢向他的玄脉。
        云澈还未反应过来,全身上下已升腾起浓郁的寒冰雾气。
        这是……什么?
        轰——
        像是有无数股飓风在体内卷起,在流传经脉后又全部疯狂的涌向玄脉,邪神玄脉中的玄气如被飓风卷起的涡流,极速的旋转起来,并在旋转中快速的膨胀。
        膨胀的幅度大到了让云澈先是惊讶,随之是惊恐。
        这是……
        是师尊的冰凰元阴!!
        他刚刚醒悟,便一下子跪坐在地,随之再没有半点思索之机,拼命的收敛心神,倾尽全力试图引导全身暴乱的冰寒气息……但,这股气息的层面却高到了云澈根本无法驾驭,明明是流窜于他体内的气息,却全然不受他所控,而是自发的涌流向玄脉。
        常理而言,被层面高到自身都无法理解的力量气息入体,后果无疑是爆体而亡。但,这股寒气却仿佛是完全亲和、相融于云澈之身,虽然无比浓郁、可怕,却没有给云澈带来任何不适。
        而玄脉深处,却仿佛卷起了滔天风暴。
        当风暴汹涌到某个临界点时,一声沉闷的轰鸣在玄脉中心响起,传至他的意识深处。
        短短几十息,玄力竟直接突破!
        神元境三级!
        神道的突破极为艰难,先前云澈依靠冥寒天池之力,用了三个月突破至神元境二级,而这个速度在神界,已是极为了不起。
        但在来自沐玄音的冰凰元阴下,他竟是短短几十息便直接突破……而且,这才是刚刚开始。
        突破之后,玄脉中席卷的风暴却非但没有就此缓下,反而愈加暴烈,玄气星云在风暴之中快速的旋转、浓郁、异变……
        神元境四级……
        神元境五级……
        神元境六级……
        …………
        …………
        神元境九级……
        神元境十级!!
        云澈整个人大脑发懵,如在梦境。玄力疯狂到不能再疯狂的增幅让他久久回不过神来。
        不到半个时辰前,他才只是神元境二级,还是刚刚突破没几天。居然一晃眼的工夫……已经到了神元境巅峰!
        什么都没做,直接跨越了八个小境界!
        然而,这依旧没有结束,玄气的增幅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云澈的心魂剧烈颤荡,他想起了自己当初强忍着没有夺取沐妃雪的冰凰元阴后,沐玄音曾带着娇媚和戏谑告诉他,若是能取了她的冰凰元阴,可在一夕之间直入神魂境。
        难道,师尊的话……竟然是真的?
        在他复杂无比的心境下,终于,某一个时刻,他的视觉、听觉、嗅觉、灵觉……所有的感觉在一瞬间全部消失,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也感觉不到了自己的存在。
        唯有的感觉,是玄脉中的玄气星云在剧烈的收缩,再收缩……
        然后轰然暴裂。
        灵魂深处,也传来一声轰鸣,似乎是连灵魂也同时碎裂。
        意识完全溃散。
        不知是多了多久,他的意识快速的清醒了过来……而且,是无比的清醒。
        因倾尽全部魂力的龙魂领域,虽昏迷了一段时间,但醒来后意识依旧极度疲惫,之后又为沐玄音解毒数个时辰,更是沉重无比。
        但此刻,却是再没有了半点的沉重疲惫,反而比任何一个时刻都要轻松清明。整个人像是沐浴在了和风阵阵的竹林之中,惬意的几乎要飘起来。
        耳边,来自世界的声音更加的清晰,睁开眼睛,一眼之下便看到了几十里之外。灵觉没有刻意释放,但却仿佛伸展至了空间的缝隙,感知着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灵魂的蜕变!
        神魂境!!
        玄脉之中,爆裂之后的玄力星云已完成了重组,依然是星云状,却多了无数道棉絮般的朦胧丝线。
        这是一种全新的玄道境界,一种云澈从未感受过的强大力量。
        “这就是……神魂境?”云澈不敢相信的低念着。
        相对于神元境是躯体的蜕变,神魂境是灵魂蜕变。成就神魂境后,灵魂将从平凡蜕变至神道。这种蜕变对其他玄者而言极为明显,灵觉、精神力、感知力将极大幅度的暴增,而且进入神道的灵魂将极其难以被搜魂。
        但和神元境一样,由于云澈的灵魂本就早已超脱凡体,所以这种变化在他身上反而不大,只是单纯让精神力更加强大,不至于那种跨越层面的“蜕变”。
        在长久的呆愕后,他又惊然发现,沐玄音的元阴之气依旧在他体内流转,带动着玄气的快速增幅。
        还……还没有结束!?
        初入神魂境的玄气星云在他的震惊中增幅着,只是,神魂境的突破,比之神元境自然要艰难的多,玄气的增幅慢了数倍,但久久没有停滞的迹象,缓缓的……再次碰触到了一个界限。
        嗡——
        神魂境二级!
        身上,冰寒气息依旧存在,但玄气终于安静了下来。
        云澈睁开眼睛,缓缓站起,呆望着自己的双手,感受着宛若新生般的强大力量,久久失神。
        整个过程,或许都不到一个时辰,却是让他的玄力直接暴涨了十倍不止。
        神魂境……我竟然已是神魂境!!?
        这梦幻般的飞跃,来自沐玄音的冰凰元阴。
        而冰凰女子失去冰凰元阴的后果,将是天赋大减,今后的修为进境会远弱于先前。
        虽然,他是为了救沐玄音之命而迫不得已……但却是占尽了天大的好处。而沐玄音却……
        “神魂境……一下子,距离神劫境近了这么大的一步。”云澈自言自语着,曾经的奢望,在这一刻忽然拉近了万里之遥。
        只是,那又有什么用,沐玄音醒来之后,他一定不可能活命……即使她知道他是为了救她。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原本,他应该是欣喜若狂。但现在,更多的却是惶恐和心乱。
        “嘤……”
        一声轻吟如轻风般传至耳边,却把云澈惊了一大跳,他连忙看向沐玄音,发现她的美眸竟已微微睁开,眸光水雾迷离,美不胜收,脸上,是一抹不正常的红霞。
        云澈连忙上前,伸手覆在她的胸前……手间顿时传来一股绵软的灼热感,虽比之最初减弱了很多,但依然是不正常的温度。
        “看来,还是没有完全解掉。”云澈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小声自语道:“那就继续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