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065章 “艰难”抉择
       未知的世界。
        云澈沉寂的意识在强烈的挣扎中艰难复苏着。
        这里是哪里?
        不行……必须醒过来……师尊玄力耗尽……重伤……剧毒……只有我才能救她……
        否则,师尊必死无疑……
        一定要醒过来!!
        倾尽他全部意志的龙魂领域绽放奇迹,对远古虬龙造成了短暂压制,让它最后的绝命攻击与它的意识一同溃散,否则,他和沐玄音必定同时丧命于远古虬龙死前的最后一击下。
        有史以来最极致的龙魂领域,直接让苍龙之影在咆哮中爆裂。后果自然也极为严重。
        他从未感觉如此疲惫和沉重,或许就是沉睡上几天几夜都不一定能把精神力完全恢复……但偏偏,他绝不能就此昏睡下去。
        在他极力的挣扎之下,灵魂深处,沉睡中的凤凰之魂与金乌之魂同时燃烧,他沉重的意识顿时一明,先前任凭如何努力都无法睁开的双目也在颤抖中缓缓张开。
        意识苏醒的第一时间,云澈一下子坐了起来,眼前,是干枯苍莽的世界,是属于太古玄舟的独立空间。云澈的目光急促的扫动,目光一瞬间牢牢定格在身边女子的身上。
        沐玄音就在他的身边,触手可及。
        冰凰神宗的总宗主,吟雪界的大界王,她的一言一语可改变整个吟雪界,她的一怒可让吟雪众生噤若寒蝉,她是吟雪界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女子,亦是苍天赐予吟雪界的神迹。
        当此刻的她雪衣染血,长发褪去所有冰芒,肤若珠华,玉颜绝美无暇,却再无半点威凌,凄美的让人魂怜心碎。
        云澈第一次如此之近的看着沐玄音……或许,他也是世上除了沐冰云外唯一一个能这般贴近直视她的人。纵然玉颜唇瓣都苍白如纸,但依旧无法掩下那发自骨子里,让人自惭形秽的冷傲尊贵、超然出尘。
        云澈的目光出现了刹那的呆滞,便连忙俯身,伸手按在了她的雪颈上,碰触的刹那,他的手指便轻微颤抖……身负吟雪最极致的冰凰封神典,她的身上从来都是一片冰寒。
        而他此刻手指的碰触,感觉到的却是一股灼热。
        他心中骤紧,随之又忽然欣喜若狂。
        以为从沐玄音的身上,他清楚感觉到了虽然微弱,但坚强存在的生命之息!
        他虽然强行醒来,但根本不知自己已经昏迷了多久,因而一直在深深惊恐着……但现在,压在心魂上的万钧巨石一下子消失,整个世界都仿佛一下子明亮了很多。
        太好了……呼!我真是太天真了,师尊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掉。
        而只要还有生命气息……我一定救得回来!至少一定保得住师尊的性命。
        云澈双臂快速伸出,左手按在沐玄音的心口,右手覆在她的小腹之上,天毒珠的净化之力和天地灵气同时涌向沐玄音的全身。
        轰隆……
        轰隆隆……
        周围的空间忽然开始颤栗,并伴随着沉闷之极的轰鸣声……也或者是一直都在颤栗,云澈之前一心在沐玄音身上而没有察觉。
        云澈惊愕抬头:怎么回事?这里明明是太古玄舟的内部世界,现在又不可能在遭遇空间风暴,怎么会?
        他迅速分出意念,观察向太古玄舟的外部世界,马上大吃一惊。
        这里是……
        葬神火狱之底!?
        他终于醒悟过来,在自己意识沉寂后,太古玄舟定然是因失去了灵魂控制而自然坠落,从火狱之上直坠到了火狱之底。
        靠!红儿这个家伙……关键时刻又在睡觉!
        葬神火狱的最底部,那是炎神三大宗主……甚至神主级别的至尊强者都无法承受的恐怖地域。作为来自上古时代的真神遗迹,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葬神火狱之底的力量强度,唯有上古真神方能承受。
        在没有了真神存在的现在,除了由葬神火狱而生的远古虬龙,他是唯一可以在火狱之底存活的生物。
        至于玄舟……若是其他玄舟坠入此处,哪怕是上位星界的最强玄舟,也必定会转眼之间化作灰烬。
        而太古玄舟终究是上古神族之物,在云澈醒来之前,它已生生的在火狱之底存在了数个时辰。
        在它内部世界的颤栗,似乎在预示着它也已经到了极限。
        糟了……不能冒险!
        云澈迅速调动意念,顿时,太古玄舟在火狱之底快速浮起,直冲而上,直至脱离火狱,浮于赤色的苍穹。
        空间的颤动终于停止。
        云澈来不及观察太古玄舟是否有所损毁,完全集中意念,为沐玄音净化虬龙之毒和恢复伤势。
        沐玄音所中虬龙之毒数十倍的胜过沐冰云,但好在时间尚短,反而比沐冰云所中之毒更易净化,短短一刻钟的时间,已是成功净化了大半,神奇的天地灵气下,内外伤也全部稳住,生命气息缓缓变得平稳浓郁。
        只是,她纵然伤势全好。几乎完全耗尽的玄力和沉寂的冰凰之血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而且,因释放冰凰禁阵,她损失大量精血,据说还会导致修为下降。
        精血巨损……他可以用荒神之力帮助恢复,只是时间长些而已。但修为下降,就完全没有办法了。唯有希望火如烈的话只是谣传。
        过了许久,沐玄音身上的剧毒终于完全被净化,云澈大舒一口气,一屁股重重坐倒。真正威胁到沐玄音性命的,便是虬龙之毒。虬龙之毒被完全净化的话,沐玄音虽玄力亏空,内伤严重,但以她雄厚无比的底蕴,可以说想死都难。
        终于放下心来,云澈强撑的意识顿时变得重若千钧,他眼睛一闭,便要任自己就此昏睡过去……忽然又猛的睁开了眼睛。
        等等?明明虬龙之毒已经全部净化了,为什么还会有灼气?
        云澈目光转过,缓缓将手伸向沐玄音的脖颈,试探之下……指尖雪肤传来的灼热感,比之先前竟几乎丝毫没有减弱。
        这……这是怎么回事?
        云澈心乱之间,忽然看到,沐玄音的眉睫轻轻的动了一下,随之,一双眼眸轻轻的睁开……
        “师尊,你醒了?”
        云澈连忙呼唤,但沐玄音却是毫无反应,她的双颊浮着一抹不正常的嫣红,睁开的水眸似蒙着迷离的水雾,两点朱唇轻轻开启,从她唇间溢出的气息格外轻软,但拂在云澈脸上,却一片滚烫。
        这……这是!?
        等等!这是!?
        云澈这一刻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他想起来在完成拜师之礼后,沐玄音在一怒之下,为了逼他夺取沐妃雪的冰凰元阴,强行在他身体里融入了一滴虬龙之血!
        是虬龙之血!
        那只远古虬龙被他一剑反震,被沐玄音一剑贯穿龙阙时,都洒了漫天的龙血,他和沐玄音也自然被淋了满身。只是,他身上并无伤口,因而未侵龙血,但沐玄音遍体是伤,洒在她身上的龙血……毫无疑问会侵入她的身体。
        还有可能是大量侵入!
        而龙息奇毒,龙血其淫!单单一滴虬龙之血的可怕,云澈可是亲身领教过,若是大量的龙血,简直无法想象。而若是常态的沐玄音,这些龙血她随手之间便可化解,但以沐玄音如今的状态……一滴龙血,对她而言都绝对足以致命!
        龙血非毒,他无法以天毒珠净化。他的玄力,也远远做不到将其化解,否则当初他也不会把自己逼到那边凄惨的地步。那么要化解龙血,就只有……
        “~!@#¥%……”脑中闪过的意念把云澈瞬间惊得满头冷汗,心脏乍停。
        “啊……”
        一声轻柔似梦的呻吟响起在云澈的耳边,仿佛魔女媚吟,让云澈的灵魂和全身骨头瞬间酥麻了下去。
        云澈意识错乱间,一只玉手缓缓的抬起,在他呆滞的目光中,轻轻的揽在了他的脖子上。来自手臂的触感很轻很软,毫无力气,而她的水眸氤氲,毫无焦距,虬龙之血在发作,她意荡神迷间,或许根本毫无意识,这是本能的追寻着云澈的男儿气息。
        云澈心脏跳动的速度、幅度数倍的加快……不……不行……她是我师尊……她是吟雪界的大界王……要是我真的……
        她清醒之后,一定会杀了我!
        那日无意间的亵渎,沐玄音所爆发的杀意之可怕,他记忆犹新。若不是沐冰云适时到来,他说不定根本不会活到现在。
        仅仅对她身体的刹那碰触便已如此,若是真的把她给上了……纵然是为了解龙血救她的命,她也绝对会将他碎尸万段!一丝一毫的侥幸都不会有!!
        但……她现在的状态,不解掉龙血的话,必死无疑!
        到底该怎么办……怎么办!?
        在他思绪大乱间,他的上身,已被沐玄音无意识缠绕的手臂缓缓带下,温热的躯体几乎贴在了他的身上,她明明孱弱如棉絮,但虬龙之血下,身体却如水蛇般难耐的款款摆动着,唇瓣开合间,不断呼出着湿热的雪兰气息。
        声声呻吟,宛如来自梦境的妩媚轻语,让云澈瞬间口干舌燥,体内邪火乱飞……他猛一咬牙,在心中爆吼道:不行,绝对不行……
        他将头部猛的甩下,不敢再去看沐玄音迷离的眼睛,随着他视线的下移,他的目光侵入了她半碎的雪衣,莹润如玉的锁骨之下,轻颤着两团高高耸挺的雪脂。
        云澈目光顿直,全身气息躁乱到几近爆炸。随着,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起来。
        和自己的命比起来……当然是师尊的命更重要!
        大义凌然之下,所有的挣扎完全消散,他双手前抓,一下子将沐玄音胸前雪衣直接撕开。
        “哧啦”一声裂响,顿时,他曾经幻想、臆想过的绝美风景如梦境般真真实实的呈现在了他的眼前,一瞬间,全身血液几乎全部涌上了头顶,云澈的双目瞠直,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身上陡然爆窜的灼热竟几乎还要胜过沐玄音。
        他张了张口,却已无法发出声音。面对此刻意识朦胧,比一个平凡少女还要柔软的沐玄音,他本该是无比的小心翼翼……但扑上时,却化作了一头失控的野兽。
        至于必会被沐玄音碎尸万段的后果,早已完全抛之脑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