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057章 惊恐发现
        “云兄弟,我带你去火烨师兄那里吧。”火破云连忙道,同时心中暗叹:不愧是云兄弟,元素驾驭能力果然让人叹为观止,神元境界,还是修的冰系玄功居然可以在这里停留了近半个时辰。那些神元境的炎神弟子都绝对无法坚持这么久。
        “你看我,居然把这茬给忘了。破云,你便带云小子去休整一会儿。”火如烈也赶忙道。
        “不必了。”云澈抹了下额头上的热汗,摆手道:“破云兄,这么重要的事,纵是稍有错过都会是无法弥补的遗憾。而且我不过是远离休息一会儿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哪里需要人作陪。”
        一边说着,云澈已经喘着粗气快步离开:“破云兄,我过会儿再过来。”
        “啊……好。”火破云脚步下意识的前挪,想了想云澈的话,总算没跟上去。
        神主之战在前,任何人都不想错过哪怕一瞬的画面。云澈离开之后,都没人向他去的方向多看一眼,全部目光灼灼的盯着朱雀投影。
        云澈速度加快,很快远离了数十里,然后在一个高高的火岩之后停住脚步,反复确认过身上并无气息锁定后,迅速以流光雷隐将自身气息深深隐下。
        “好,现在是潜入葬神火狱的绝佳时机。”云澈低念道。
        足足百万里的神之遗迹,其底部说不定真的会有让他直入神劫境的异宝……而且概率还不小!
        云澈收敛着气息,以并不快的速度东移了几十里,然而再转向火狱边缘。在距离边缘只剩数里时,他为防万一,他施展断月拂影,身体顿时化作无形。
        断月拂影加流光雷隐的极限隐匿,再加上炎神三宗的注意力都牢牢集中在朱雀投影上……几乎不可能被发觉才对。
        云澈放缓脚步,小心翼翼的向火海边缘靠近。
        如他所料般顺利,很快,他便踏到了火狱边缘,整个过程无惊无险,就连扫过他位置的气息都没有。云澈微吸一口气,保持着气息收敛状态,无声跃入了无尽火狱之中。
        云澈的身体顿时完全没入了翻滚的火焰之中,匿影状态也随之消失,层面极高的焚灭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然后化作道道温暖的气流,争相涌入云澈的身体。
        身在火海,更能清晰的感觉到来自远方的力量激荡。
        一入火海,云澈的身体便已快速沉下,转眼间便已深入了千丈之深……这也是之前火破云随口提及的,焱万苍的精神力所能传至的极限。也就意味着,到了这个深度,就算三大炎神宗主的灵觉全力探知,也已绝对不会发现他。
        和冥寒天池一样,越是深入,葬神火狱的火焰之力便越是恐怖。到了千丈之深,这里的火焰层面已完全超越了他的认知。
        “这里的一簇火焰,估计都能焚干下界的一汪沧海。”云澈低念道:“这才千丈而已,便已如此恐怖,再往下更是无法想象。而这么恐怖的地方,居然足足百万里,且燃烧了至少百万年都没有半点熄灭的迹象。”
        “它的力量之源,也就是那道炎脉……呼。”云澈轻吁一声。那道炎脉,是上古真神时代所留。那个时代统御混沌的真神,根本是一群现世生灵完全无法理解的存在。
        怕是如今混沌力量的巅峰——神主境,在真神之力面前都只能沦为渺小。
        不再感叹,大致感受了一下火焰气息涌入身体的速度,云澈不再停留,玄气运转,向下方的火焰世界极速沉下。
        两千丈……
        三千丈……
        四千丈……
        五千丈!!
        云澈在这时目光向下,忽然在视线的远处,看到了一道赤色光弧。
        在这个火焰已经灼热到无法用任何凡间言语形容的地方,任何光线都被火焰之芒完全吞噬。但,这道赤色光弧明显距离他极远,却在炼狱般的世界里无比的清晰耀目。
        云澈的身形,也在这时缓缓的停了下来……因为他的玄气已无法向下延伸。
        脚下,已是葬神火狱的尽头!
        双脚站定在坚定而平整的物体上,触感似岩石,但在云澈认知之中的任何岩石,哪怕千古奇石,碰触到这里的火焰,也定会瞬间消融。或许,火狱之底的“岩石”,也是真神时代之物。
        火焰灵气如暴风一般向他体内涌进着,只是,从千丈深度开始,吸收速度便已达到了界限,之后再未有变化……和在冥寒天池深处时完全一样。
        而这葬神火狱的深度,也和冥寒天池颇为相近,都在五千丈左右。
        相比于冥寒天池之底的极端纯净,这里的世界却无疑是人类所能想象到的最恐怖的地狱。云澈呆立在那里好一会儿,脑中赫然冒出着“我居然能在这里生存”的念想。
        没有忘记自己到来此处的目的,云澈开始快速向前。葬神火狱之底的极限火焰,却不能阻滞他的五感和速度,只会成为他力量的来源。只是葬神火狱茫茫百万里,想要搜寻异宝、遗迹之类,无疑不啻大海捞针。而云澈潜入这里,也本就是赌运气,他没有随便选一个方向,而是目视着那道遥远的赤色光弧快速行进。
        那道赤色光弧,极有可能就是支撑这片葬神火狱的上古炎脉!
        向着赤色光弧所在的方向,云澈穿过层层火焰,直线前行。随着他的快速穿梭,周围的世界自始至终都毫无变化,脚下的奇石,周围的火焰、温度、气息完全一模一样,相比于冥寒天池,是属于另外一种纯粹,但却要庞大的太多太多。
        一个时辰过去……
        两个时辰过去……
        周围,依旧是纯粹的火焰世界,向着同一个方向足足穿行了两个多时辰,别说找到什么异宝遗迹,连点稍有不同的气息都没有。唯一的变化,是视线中的赤色光弧大了许多。
        “不行,时间有些太长了,折返还需要相同的时间……再找半个时辰吧,就算还是一无所获,也必须回去了。”
        云澈颇有些不甘心的低念道,穿梭火海的速度又隐隐加快了一分。就在这时,他的心脏忽然猛地跳动了一下。
        云澈的身形戛然而止,手掌下意识的按向了自己的胸口。
        这种感觉……
        前方,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
        这是一种神秘、朦胧,似虚幻,又似格外清晰的奇异感觉。仿佛某个来自远古的声音重重的敲击了一下他的心魂。
        云澈的目光定定的看着视线远古的赤色光弧……他隐隐感觉到,这种奇异感,就是来源自那个方向。
        是什么?
        难道是和冥寒天池之底的冰凰神灵一样……也是某个没有完全湮灭,为了保持最后的存在而永留此处的远古神灵?
        是它的灵魂在召唤我?
        这个意念之下,云澈的精神瞬间振奋,速度陡增,直冲前方而去,但刚行数里,前方忽然现出了一团庞大的阴影,周围的气息,也出现了些微的变化……多了一种不属于火焰的气息。
        这是?
        云澈的速度顿时缓下,小心的靠近向视线前方的奇异阴影。而随着他的靠近,那抹异常的气息也以极快的速度变得浓烈。而当其浓重到某种程度时,云澈忽然醒觉……
        这个气息……和那只远古虬龙的气息很像!!
        朱雀意志投影不但可以投影影像,还有声音和些许基本气息。
        他在最初察觉到这抹异样气息时,就有了一种模糊的熟悉感,此时已可以确定,这应该就是那只虬龙的气息无疑!
        难道这里是……
        云澈速度又快了起来,很快便到了那个大约百丈之高,百丈之宽的阴影之前。
        “果然……”云澈低念一声。
        这个阴影,赫然是一个巢穴的形状。
        能在这个地方生存,就算没有气息,云澈也完全确定,这只有可能是那只远古虬龙的巢穴。
        火破云之前也说过,远古虬龙每次都是在靠近火狱北岸的位置出现,它的巢穴也定然在这个方向……果然如此!
        只是没想到居然近到这种程度。看来,它每次蜕鳞浮现,都会提前刻意南移很远,应该就是怕交战时毁到这里的巢穴。
        居然误打误撞的到了远古虬龙的巢穴所在……云澈的心中也顿时涌起一阵后怕,也还好自己是趁这个时候潜了进来。否则,都根本没命靠近到这里。
        既然来了……当然不能白来!
        一只凡龙的身上都全是宝物,何况这只远古虬龙!云澈振奋之下,兴冲冲的冲入其巢穴之中。
        很快,他黑着脸走了出来。
        因为这龙巢之中,简直干净的像是刚被扫荡过。除了浓重的虬龙气息,什么都没有!
        哪怕一片龙鳞也好……然而没有,连根龙毛都没有!
        “唉。”云澈郁闷的叹了一口气:“早该想到,从远古虬龙身上褪下来的东西,一旦离了本体,瞬间就会被这里的火焰焚的渣都不剩……嗯??”
        低语间,云澈的眉头忽然猛地一动,目中闪起深深的疑色。
        因为就在不到一里之距的前方,他又看到了另外一个阴影。
        这个阴影的形状、大小,和他此时所在的龙巢很像。
        “那是什么?这家伙总不可能建两个巢穴吧?”
        疑惑之下,云澈身体闪移,很快便来到了这个阴影之前,随之愣了一下。
        这赫然……真的又是一个龙巢。而且和方才那个岂止是很像,基本是一模一样。
        一样的大小,一样的形状,一样的材质,唯有朝向相悖。
        还真建了两个巢穴啊……云澈颇有些无语。闲着没事搞两个巢穴也就罢了,居然还整俩一模一样的,这住着有区别吗?
        但马上,云澈的脸色忽然一变,眼瞳之中快速浮现出深深的惊疑。
        等等……这个巢穴的龙息,怎么好像和刚才那个……有点不一样?
        这里极高层次的火焰,纵然是焱万苍到来,就算能活着,灵觉也会被完全封死,但对云澈毫无影响。这个巢穴,同样有着虬龙之息的存在……但,云澈的灵觉太过敏感,他刚从第一个巢穴出来,对那个巢穴龙息的记忆自然格外清晰,而过渡到这个巢穴的龙息,却让他陡生一种不协调感。
        云澈迅速折身,返回了第一个巢穴,短暂停留后,又快速返回,进入了第二个巢穴,然后又不死心的再次回到第一个巢穴。
        连续数个来回,云澈站在了两个巢穴中间,思绪一片混乱。
        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有两个虬龙巢穴,且两个巢穴都有龙息……这两个龙息虽然很像,但,分明又有一点点的不同!难道……
        忽然间,云澈想到了远古虬龙的龙阙……
        千年前的屠龙之战,远古虬龙的龙阙被伤,沐玄音,还有焱万苍,在之前都无比确信它一定不可能在千年之内恢复。
        但今天的这只……龙阙却是完好无损!
        难道……
        难道葬神火狱的远古虬龙不是一只……而是两只!?
        且一直都是两只!!
        它们的蜕鳞期也不是一千年……而是两千年!?
        每隔千年,都是两只远古虬龙在交替蜕鳞,交替出现!两只远古虬龙气息极为相近,而且每次都是相隔千年现身,根本无法辨别。而其隐于葬神火狱时,又完全无法察觉其气息……
        这个念想刚一出现,便快速变得清晰。所有的不协调感,也在这个可怕猜想下变得顺理成章。
        云澈顿时全身发冷,然后忽然大叫一声,疯了一般的向反方向冲去。
        他哪还顾得上那个似有似无的灵魂呼唤,哪还顾得上那道上古炎脉,全身玄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再爆发,恨不能自己能冲破空间……
        糟了!师尊危险了!!
        但偏偏她碎了传音玉……自己想要马上告知都不能!
        两只远古虬龙都未在巢穴之中,那么另一只,极有可能就隐在附近的火狱之下。
        若是这次和往年一样,到最后依然没有猎杀成功,那么另一只虬龙也会和以往一样不会出现……这是它们的设计,是不到最后不会动用的底牌!
        但,这次不同!从炎神三宗主之前的样子看来,沐玄音此次很有可能成功猎杀虬龙……那么,在那只虬龙被彻底重创前的某一个时刻,另一只虬龙一定会出现!
        沐玄音碎掉传音玉,就是怕有丝毫的分心。而她凝聚心神和全力应对远古虬龙时,自身的玄气亦已大耗的情形之下,另一个远古虬龙蓄势待发、出其不意的一击……
        无疑必是足以致命的绝命一击!
        “嘶!!”云澈咬牙欲碎,强开“轰天”,速度达到了他平生极限的极限……他现在只求沐玄音千万不要已经把远古虬龙逼到绝境,千万不要。
        快一点……再快一点!!
        谁能想到,谁敢想到,葬神火狱竟会有两只虬龙!!
        关于葬神火狱远古虬龙的记载,最早可以追溯至六十多万年。但自始至终,都未有人察觉这一点。
        云澈若不是潜入到火狱之底,更是做梦都不可能想到。
        这两只远古虬龙,不但强大无比……而且狡诈的可怕!欺瞒戏耍了炎神界足足数十万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