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053章 要出人命
    两人并肩走出,火破云心潮难平,他深深的看了云澈一眼,感叹道:“云兄弟,实在不知该怎么感谢你才好……这世上,果然有奇迹这种东西啊。”
        虽然他极度的惊异好奇,但他没有询问半句云澈是如何救起的火烨。
        云澈摇了摇头,道:“师尊对我恩重如山,我却从未能有半点报答。这就算是我为师尊做的第一件事吧。”
        “我第一次看到师尊这般模样,说出去,恐怕都不会有人信。”火破云笑了起来:“师尊他向来是个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人。不过,这次云兄弟的恩情实在太大,我估计师尊平静下来后,必定要头疼很久了,哈哈哈哈。”
        云澈也笑了起来:“真要那样的话,我可是不会拒绝的。”
        “相信今日之后,我必定会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师尊。”火破云的眼神里充满着欣然:“我虽只在师尊身边十几年,但他……这些年活的实在太苦太累了。他心中知道火烨师兄活着的每一刻都痛苦不堪,但他却又无法接受火烨师兄的死,一次次强行为他续命,这种心灵上的折磨,怕是任何人都难以感同身受。”
        云澈:“……”
        “这些年,师尊经常游走各大星界,亲自为火烨师兄找寻续命之物,为此不惜代价。甚至……甚至不惜违背道义,千年间上百次从【黑琊界】秘购木灵珠……”
        “木灵珠!?”云澈的脚步猛的一顿。
        火破云自然不知云澈为何会有如此反应,苦笑一声道:“师尊他也是一片赤心,若不是为了火烨师兄,他绝不会做这种有违道义之事,只会深恶痛绝。”
        “……”云澈点头:“火宗主爱子之心,确是让人动容啊。”
        “话说,‘黑琊界’是个什么地方?”云澈貌似随口问道。
        “那是一个下位星界。”火破云自然而然的回答:“听师尊说,那里有着很多的隐秘的地下黑市,师尊的木灵珠,就是从黑市中买来。而这些地下黑市都极为隐秘,绝不会接待任何不信任之人。师尊刚好有其中一个黑市之主的传音印记,所以才能买到木灵珠。”
        “为了方便去往黑琊界,师尊还花费很大代价打通了一个连接黑琊界的空间玄阵,也是用心良苦。”火破云轻叹一口气,然后小声道:“云兄弟,这些事可千万不要说出去……会有损师尊的声誉。”
        “当然。”云澈点头,同时牢牢记住了“黑琊界”这个名字。
        两人交谈间,前方天空忽然出现了两道火光,然后一瞬间便近至身前,看到云澈和火破云,他们停了下来,遥遥喊道:“破云!”
        看到这两个中年人,火破云连忙向前,恭敬而礼:“八长老,十七长老。”
        长老?云澈心中微震。
        看两人穿着,是金乌宗的人物……而且竟是长老级的人物。
        八长老火如烬,十七长老火燃空。
        “两位长老,你们不是驻守火狱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要事?”火破云慎重问道。
        “哎!”八长老火如烬重叹一声:“我们刚刚才知少主几个时辰前忽然垂危,所以火速赶来,也不知……嗯?”他忽然看到云澈的装束,眉头猛的一沉,厉声道:“你是吟雪界的人?”
        声音阴厉,还分明带着瞬间窜起的愤怒,不仅是八长老火如烬,十七长老火燃空的脸色也跟着陡变。火破云心中一惊,连忙道:“两位长老,这位是冰凰神宗的云澈,是吟雪界王的亲传弟子。”
        “哼!果然是这小子!”火如烬双眉完全沉下,面色不善。
        “能被沐玄音带来,还这么弱的玄力,也只有他了。”火燃空也冷哼一声。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火破云也极为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对云澈如此不善,他连忙道:“二位长老放心,火烨师兄已经暂时无恙,师尊正在亲自照看。若无其他吩咐,破云便先告辞。”
        “等等!”火如烬却是喊住他:“破云,你为什么会和这小子在一起?而且好像还护着他。哼,冰凰神宗的弟子,还是沐玄音的弟子,随便把他扔哪都行,他哪配得上你来亲自招待。”
        火破云心中一突,连忙伸手拉下一下云澈,示意他不要生气,急声道:“这是师尊的命令。而且我和云兄弟也……”
        “够了!”火燃空眉头大皱:“宗主绝不可能有此命令!破云,你年轻尚轻,心性单纯,会与人投缘再正常不过。但这小子……你可知少主是因谁而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他的师尊千年前又杀了我们金乌宗多少弟子!”
        “火烨师兄已经……”话刚出口,火破云连忙止住,因为他刚刚才答应过一定为云澈保密此事,只能强行改口道:“当年的恩怨,和云兄弟毫无关系。”
        “什么毫无关系!他可是沐玄音的亲传弟子,将来继承沐玄音衣钵的人!只要和那女人沾边的,都是我们金乌宗的死敌!”火如烬厉声道,他一双炎目冷冷看着云澈:“哼!沐玄音来也就罢了,居然有胆子把亲传弟子给带上,她就那么自信我们不敢废了她毫不容易收的传人……还是,她压根就没把你的命当回事。”
        “八长老!!”火破云心中大惊,连忙站到了云澈身前。
        云澈先前还心中毫无波澜,对于金乌宗会怨恨冰凰神宗一事,他不算意外,甚至是可以理解的——但也不要太得寸进尺,毕竟他现在是客人的身份。而火如烬这番讥讽的言语和目光之下,让他心中顿怒,眉头瞬间沉下,冷声道:“你们两人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今天不是我和师尊要来,而是你们炎神界请我们过来。”
        “还是两大宗主亲驭凤翼玄舟赶赴吟雪界请我们来的!”
        “云……云兄弟!”云澈这番话一出,火破云更是大惊失色。
        “哦?”云澈的言语让本两人眼神同时微变,火如烬眼睛微微眯起,冷笑一声道:“好,真是好,不愧是沐玄音的弟子,还真是出息啊,居然还有胆子回嘴。朱雀宗和凤凰宗邀请的没错,但我金乌宗可没邀请你们吟雪界的人!我们不过是大事当前,念在你那师尊沐玄音可以利用,才没有反对而已!否则,有我金乌宗在,别说你一个吟雪界的小崽子,就算是沐玄音,也别想再踏进我炎神界半步。”
        “利用?”云澈毫不退让的冷笑以对:“你们炎神界最强的三宗主,在我师尊面前都不敢妄言,你们两个又算什么?怕是站到我师尊面前,我师尊都不屑多看你们一眼……也配对我师尊说利用?”
        “云兄弟!!”火破云惊的心脏差点跳出来,他闪电般的伸手把云澈拉过,急声道:“就不打扰两位长老看望火烨师兄,破云告辞。”
        火破云还未来及强行离开,沉重的声音已经罩下,火燃空缓缓的道:“这冰凰神宗的小子要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也就罢了,却胆敢在我炎神界如此嚣张跋扈,破云,依照我们炎神界的规矩,对长者大不敬,该如何处置?”
        火破云刚要出言,却听到云澈狂笑起来,笑声中尽是嘲讽:“破云兄,炎宗主虽与我师尊有怨,但从来怨不及我。但这两人,满口义愤,却是以长者之姿,欺凌一个毫无瓜葛的小辈,简直让人不齿!这种要靠欺凌小辈逞快的货色,怕是到了我师尊面前,他们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而这种货色居然会是你们金乌宗的长老,简直是宗门之耻!!”
        云澈一旦动了真怒,骂起人来绝不留情。
        “放肆!!”
        竟被一个吟雪界的小辈指着脸如此大骂,身为金乌宗长老的火如烬与火燃天何曾有过这等“待遇”,又何曾想过一个小辈居然会如此大胆,他们同时勃然大怒。火如烬手掌火焰窜起,怒声道:“你这小鬼,真是好大的胆子!呵……我们会怕沐玄音?笑话!我只恨一直没机会见到她,否则,我必亲手让她在金乌炎下哭爹喊娘!”
        “二位长老……啊!?”火破云拼命的想要劝阻事态的恶化,甚至已经准备给火如烈传音,他刚出口,忽然间嘴巴大张,双瞳收缩,整个人像是被吓傻了一样,愣愣的呆在了那里。
        火破云神情的忽然大变,火如烬和火燃空都看在眼中,同时动了动眉头,然后下意识的迅速转身……目光转过的刹那,他们对上了一眼犹若来自冰狱深渊的眼睛。
        沐玄音一身雪衣,如天降的冰雪神女,带着倾世风姿和冰世之寒立于干枯的大地上……距离火如烬和火燃空的后背,只有不到十步之遥。
        她的一双眼眸绝美、平静,却又带着极致的冰寒,眸光宛若冰渊之刺,刺入了两人眼眸,再深深扎入他们的灵魂。
        火如烬和火燃空全身骤僵,就像是忽然从灼热的烈日之下一下子跌入了地狱之底,身体在冰冷中战栗,灵魂在疯狂的发颤,逐渐的,他们甚至已感觉不到了身体和灵魂的存在,唯有这一生从未有过的极致恐惧疯狂的蔓延至他们意识的每一个角落。
        “啊……啊……”火如烬嘴巴大张,口中溢出着完全不由他控制的呻吟,瞳孔已放大至平时数十倍大小,几近炸裂,一张面孔再没有了半点先前的威凌狂傲,每一块肌肉,每一道纹理都在恐惧中剧烈颤抖。
        云澈的眼皮和心脏狂跳……糟了!要出人命了!
        “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沐玄音缓缓出声,平淡无情的言语,落在他们耳中,如闻死神的审判之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