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 第1032章 来自月神界的请柬
        冰凰界,冰云第三十六宫。
        沐冰云双眸轻闭,心若静水,身边唯有一只只纯净的冰灵在无声的飞舞着。
        而在某一个时刻,整个世界忽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沐冰云睁开了眼睛,一眼看到冰窗旁的珊瑚之下,一抹仙影静静的站在那里,默然看着窗外。
        沐冰云面露讶色,轻轻站起:“姐姐,你不是去冰风帝国了么?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窗侧的女子转过身来,现出一张让天地瞬间失色的容颜。她轻撩额前冰丝,温软的声音中透着似是无奈的情绪:“他们两个现在已经到了冰凰界,你的小蓝儿马上就要回到你的身边了。”
        “你不是说,云澈此去,是要靠自己的能力取回麒麟角么?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回来……”沐冰云眸光忽然轻动:“两个人?”
        “那小鬼头已经把麒麟角拿到手了,还顺便杀了沐寒逸。”
        说这些话时,沐玄音的声音中居然透着些许失望。
        “这么说来,姐姐还是出手帮忙了?”沐冰云若有所思。
        “并没有,都是他自己完成的。”
        “自己?”沐冰云露出深深的惊讶。
        “沐寒逸的心思完全没有瞒过云澈。相反,他还利用沐寒逸的城府,主动引出麒麟角之事,送给了沐寒逸一个绝佳的机会,沐寒逸急切之下,轻易中招,带他到了放置麒麟角的宝物库,沐寒逸本想趁机杀了云澈,没想到,却被云澈用我交给他的虬龙之息反杀,麒麟角自然也就顺便取走了。”
        “他?独自一人杀沐寒逸?”沐冰云难以相信,换做任何人,都无法相信:“虬龙之息的确可以轻易要了沐寒逸的命,但以沐寒逸的实力,怎么会轻易被云澈手中的虬龙之息沾染?”
        沐玄音美眸轻眯:“这小鬼头,身上的秘密多着呢。连你也难以相信云澈能杀了沐寒逸,也难怪沐寒逸这么聪明的人都轻易中招。”
        沐冰云:“……”
        “哎,”沐玄音悠然一叹,神情间竟似浮起来淡淡的委屈:“亏我还怕他中了沐寒逸的算计夭折了,悄悄的跟在了后面,结果却是白跑了一趟。本来以为这对他是一场很大的考验,结果这么简简单单就完成了,实在好不甘心啊。我还顺便劫走沐寒逸的尸体,给他的考验增加了一点点难度,本来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没想到,居然又被他轻轻松松化解了。”
        沐冰云:“……”
        沐玄音双手拢在圆鼓鼓的胸脯上,幽怨的道:“明明有着杀了沐寒逸的绝对把握,却还留了玄影石这个后手,这个小鬼头……可要比沐寒逸还阴险的多了。看来,我这次是收了一个不得了的小煞星啊。”
        “玄影石?你是说,云澈在杀沐寒逸之前,对真相毕露的沐寒逸用了玄影石?可是,玄影石启动时的玄阵气息,沐寒逸不可能察觉不到。难道是他自认为云澈必死,所有没有阻止?”沐冰云讶然道。
        “当然不是,是那小鬼头会一种能隐匿气息的特殊玄功。不仅是他身上的玄影石,连他自己的气息都能隐匿到让我都吃惊的程度。他在杀了沐寒逸后,从宝物库回到皇宫正中,都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还有这等玄功?”
        “所以我说嘛,这小鬼头身上的秘密多着呢。要不是我这次悄悄跟着去,连我都不知道他身上还隐藏着这么多奇怪的东西。”
        想到云澈用寒冰与烈焰融合成的那个诡异火焰,她的眉头微微的动了动。
        “……不轻易暴露底牌,是明智的作为,姐姐也不要怪责他瞒着你。”沐冰云轻语道。
        “我跟他同去冰风的事,你记得不要告诉任何人。说起来,他已经猜到宗中有人跟着他,不过他就是再狡猾,也不可能猜到是我。”
        沐玄音手臂放下,仙躯微转,看向北方:“他们应该快到了。冰云,这趟冰风之行,云澈身上的一些东西让我改变了主意。明日开始,我准备亲自训练他。”
        沐冰云微怔,随之反应过来,惊讶道:“你是说……我记得你对以往的亲传弟子,从未有过。”
        “他身上非同寻常的东西太多了,远远不止天毒珠和邪神传承。”沐玄音的神情逐渐变得平淡:“而这类秘密越多,就越容易丧命,他必须尽快的提升实力。”
        沐冰云刚要说话,忽然发现沐玄音眸光微变,猛然转向后方……而就在这时,一声嘹亮的大喊覆天而至:
        “月神界使者——求见吟雪界王——”
        声若惊雷,瞬间传遍了整个冰凰界,空中响起玄兽受惊的混乱嘶鸣。
        “月神界?”
        沐玄音和沐冰云都只是面露疑惑,而冰凰界上下无不是脸色惊变,呆望天空,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东神域四大王界之一的月神界——那可是在上位星界之上,统领整个东神域的王界啊!
        身为王界的月神界……怎么会派使者拜访只是中位星界的吟雪界?
        这在整个吟雪界的历史上,都是从未有过的事。
        “月神界的人?最近的怪事还真是多。”
        王界之人,纵然只是使者,传来的依旧是恐怖绝伦的气息。这个气息有着身为王界的傲然,但并无敌意。沐玄音并没有动身:“冰云,你去看看。”
        沐冰云微微颔首,飞身而起,冰影闪动间,已在万丈之外。
        短短百息过去,月神使者的气息远去,沐冰云在轻拂的寒风中回到沐玄音身前,手中,多了一枚刻印着满月之印的黑玉。
        沐玄音神识扫过:“请柬?哦?月神界王大婚?这可奇了,堂堂王界界王的大婚,居然会邀请我们中位星界?”
        “会不会是因为姐姐是神主境,东神域无人不知姐姐之名,所以才会收到特别邀请?”沐冰云道。
        沐玄音微微一想,却是摇头:“三十年前,我可没接到邀请。”
        沐冰云:“……”
        “很有可能不止我们,所有中位星界应该都得到了邀请。若真是这样的话,原因,就只有一个了。”
        沐冰云微微一想,也轻轻点头,说了和沐玄音相似的话:“的确,就只有那个可能了。”
        沐玄音将沐冰云手中的黑玉拿过:“距离玄神大会还有二十七个月,玄神大会会持续三个月左右,而月神界王的大婚,刚好在三十个月后,这时间,真是方便的很啊。”
        外面,冰舟刺空的声音快速临近,很快,沐小蓝兴奋的声音也遥遥传来:“师尊,我回来啦!”
        “哎,看把你的小蓝儿宠的,这么没大没小。我那边的小鬼头,在我面前可是头都不敢乱抬的。”
        沐玄音媚然一笑,柔夷从沐冰云的冰颜一直抚摸到了她的胸前:“好妹妹,记得想姐姐唷。”
        魅音绕耳,沐玄音的仙影已如冰雾般消散。
        ——————————————
        云澈回到圣殿,一眼看到沐玄音正站在圣殿之前,依然是让天地都窒息的冰冷和威严,但那太过绝美的风华,却是让无边雪色都黯然无光。
        云澈迅速上前,单膝拜下:“弟子云澈拜见师尊……幸不辱命,麒麟角已安然取回。”
        沐玄音面罩冰寒,毫无表情,冷冷的道:“听说,你不仅拿到了麒麟角,还杀了沐寒逸?”
        声音里明显透着森然和冷意,若是平时,定会吓得他心跳加速,但此时云澈却是毫无惧色,直接点头道:“是。”
        但,他却没有随之解释为什么会杀沐寒逸,而是忽然道:“此次冰风之行,师尊心系弟子安危,亲身同行保护,弟子感激不尽,以后,一定更加听师尊的话。”
        “……”沐玄音的冰眸缓缓沉下:“为师与你同行?你在说什么笑话!?”
        “这个……”云澈仰起头来,目光斜了一眼没有了袖绫的右臂,眼神怪异的道:“弟子在回来的路上,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弟子身上的这件冰凰衣,是师尊亲赐,上面是和师尊一样的冰凰图纹。所以,在宗门之中,就算是地位最高的涣之长老,也绝对不敢把上面印有冰凰图纹的袖绫给撕下来,因为这是对师尊的大不敬。所以……”
        一阵寒风吹过,带起轻微的呼啸声,随之,是相当久的安静。
        沐玄音转过身去,冰冷而缓慢的道:“澈儿,为师现在再教你一件事,真正聪明的人,知道该在什么时候装蠢!”
        冰冷的声音中,分明带着阴沉的杀气。
        “是,弟子谨遵师尊教诲。”云澈连忙点头,然后上身伏下:“弟子拜谢师尊心系弟子安危,让人暗中保护弟子周全,使得弟子此行可以顺利完成。”
        沐玄音:“~!@#¥%……”
        又是几缕寒风吹至,阵阵呼啸声中透着诡异的尴尬。沐玄音全身冰寒溢然,久久不发一言。云澈偷看了几眼她的背影,终于忍不住道:“师尊,弟子刚一到来,就听到了刚才的那个传音……那个人,真的是月神界的使者?”
        沐玄音终于转过身来,却没有看他,冰寒的目光直落天际:“你起来吧。”
        云澈这才小心的起身。
        “你自己看看这个吧。”沐玄音将那枚来自月神使者的黑玉丢给了云澈。
        云澈接过,玄气一扫:“月神界……界王!?大婚……三十月后……”
        云澈抬头:“原来是送请柬来的。而且居然是月神界的界王大婚。”
        王界的界王,真正位于混沌之巅,整个大千世界最高层面的存在……云澈根本无法想象那会是何等恐怖的人物。
        王界界王的大婚,绝对是足以轰动整个东神域,乃至整个神界的大事。不过,以王界界王的层面,居然给中位星界发请柬,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云澈心里如是想着,但当然不会傻到说出来。
        “你是不是在想,堂堂王界界王的大婚,居然会给我们中位星界发请柬?”
        云澈点头,然后又闪电的摇头:“不不,弟子绝对没有这么想。虽然是王界,但师尊这么厉害的人,收到邀请是理所当然的。”
        “你要不要听一段丑闻?”沐玄音冰眸微眯:“一段关于月神界王的丑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