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029章 诡异
        云澈在暗道中快速穿行,在临近出口时又慢了下来,并迅速以流光雷隐收敛气息。
        噪乱的声响遥遥传来,但出口之外的药园区域却并无异状,在确认安全后,云澈放缓脚步,保持流光雷隐状态从暗道中走出,在夜幕之下小心移动,在确认离开药园守护玄兽的感知范围后,他的速度顿时加快,直奔冰仪宫的方向。
        原本寂静的冰风皇宫已是喊声震天,道道人影如成群的大鸟般飞向宝物库方向,原本没有明光的宝物库区域此时已是玄光漫天……宝物库被侵入,这在冰风已经是上万年未有过的大事,足以引得全城惊动,半数以上的宫中强者蜂拥而至。
        云澈尽量避开人影,距离皇宫中心区域越来越近,眉头一直紧紧皱起。拿走麒麟角触动下方玄阵虽然出乎他的预料,但不至于让他惊慌失措……而让他心神不宁的,无疑是消失的沐寒逸尸体。
        目光已可以看到冰仪宫的光亮,云澈的脚步却在这时猛的缓下,然后直接停止,转过身来,眺望向北部宝物库的方向。
        很快,他的后方,一个队伍快步涌至,而为首者,赫然是风恢拓与风寒歌。他们后方跟着二十多人,人数虽少,且身无甲胃,但每个人的气息都浑厚无比,眼神,更是透着让人心悸的凌厉。
        一眼看到云澈,风恢拓和风寒歌迅速迎上,风恢拓大老远就慌忙道:“云贤侄!”
        云澈转过身来,道:“冰风国主,这么大的动静,难道是有外敌入侵?”
        风恢拓走近,微微屈身道:“那边为我皇室宝物库所在,守卫极严,不曾想竟会有恶贼入侵,扰了云贤侄安睡,小王实在是万般羞愧惶恐。待小王亲自前去将其捉拿,必将其碎尸万段!”
        “父皇!”风寒歌却是急声道:“恶贼既然能触动‘那个玄阵’,说明已潜入宝物库内部。能在层层防守下潜入其中,那恶贼的实力定然非同小可,父皇还是不要涉险的好。”
        “现在十万侍卫已将宝物库区域团团围住,那恶贼插翅难飞。再加上诸位顶级高手,孩儿定会将那恶贼带到父皇身前。”风寒歌信誓旦旦的道。
        风恢拓微微思虑,然后颔首:“也好,千万小心。”
        “严老,烦劳护好父皇和云兄弟的安全。”
        “太子殿下放心。”风恢拓身后,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缓缓点头。
        风寒歌说完,带着一众高手直奔宝物库。
        “云贤侄,此处怕是并不安全,请随小王先回冰风大殿。”风恢拓道。
        在严老的护送下,云澈随风恢拓来到了冰风大殿。殿前早已站满了人,其中一大部分是留宿宫中的祝寿宾客,他们全部被惊起,然后被侍卫护送至此。
        大殿周围,宫中高手里三层外三层,守卫个水泄不通。
        看到云澈,沐小蓝快步迎了上来,急声道:“云澈,你……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云澈随口道。
        司徒雄鹰也连忙向前:“冰风国主,这……发生什么事了?莫非是有外敌入侵?”
        “有恶贼进入了宝物库,触动了玄阵。”风恢拓沉着眉头:“不过不用担心,他跑不了的。只是惊扰了众位,把这恶贼千刀万剐都难以解气!”
        “……”云澈别过脸去。风恢拓当然不可能想到,触动宝物库玄阵的人是通过只有皇室血脉才能打开的暗道进出,早就跑了出来。
        噪乱的声音从北方传来,没有半刻的停歇,大殿前方议论纷纷,所有宫廷侍卫都是精神紧绷,如临大敌。随着时间的游走,风恢拓数次的张望,然后又数次的拿起传音玉传音,眉宇间凝起越来越深的疑惑和不安。
        最终他终于按捺不住,命令道:“速去十三皇子寝宫!若他不在寝宫,便加派人手四处搜寻,找到后让他马上来见朕。”
        一直在风恢拓身后寸步不离的严老也眉头沉下:“以十三皇子的脾性,发生这种事定会第一个有所反应,但直到现在都不见踪影,连传音都没有回应……着实有些蹊跷。”
        “……”风恢拓没有说话,脸色时阴时暗。
        沐小蓝的眼睛一直在偷瞄云澈,心中阵阵狐疑,因为云澈到来之后,眉头就一直锁起,始终没有舒展过,目光更是持续的飘忽不定,她伸出手来,在云澈眼前晃了晃:“哎?你怎么了?”
        云澈微微侧首,道:“没什么,在想一件奇怪的事情而已。”
        “奇怪的事情?”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气息大乱,十数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临近,伴随着躁乱到异常的气息。
        “父……父皇!!”
        风寒歌从空中扑至,然后直接跪倒在风恢拓身前,夜色之下,他的脸色却透着一股骇人的苍白,如刚刚生了一场大病,细看之下,他的身体正在轻微的哆嗦,而他身后,与他同来的十几个高手,脸上也分明都带着极度的惊恐。
        风恢拓心中一突,吼声道:“发生什么事了?莫非让那个恶贼跑了?”
        “父皇……”风寒歌声音瑟缩,甚至带着哭腔:“圣物……圣物被盗走了,恶贼不见踪影,而且……而且……”
        “什……什么?”玄阵被触动,显然是麒麟角被拿走,风恢拓已有心理准备,但骤然听闻,依然心中大震,而不见对方踪影,也就意味着无法将其擒住夺回。他向前一步,一把抓住风寒歌肩膀,眼瞳扩张到最大:“而且什么!?”
        “……”风寒歌面容抽搐,喉咙里终于发出痛苦的声音:“药园……药园里,发现了……一具尸身……是……”
        “是寒逸的尸身……”
        风寒歌带着哭腔的一句话,如晴空霹雳,震得所有人脸色大变,云澈更是猛然转头……
        沐寒逸的尸身……
        药园!?
        这是怎么回事?
        风恢拓全身剧震,脚下猛的一个踉跄,然后他忽然一声怪叫,如疯了一般的抓住风寒歌,紧抓的食指几乎陷入他的肉中:“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人群分开,一个老者手托着一个毫无声息的身体向前,然后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地上。
        哗——
        这个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气息的身体,让整个大殿一片惊然。
        虽然,他的身体扭曲的不成样子,脸上也全无了人色,但依然足够清楚的分辨出,这分明是冰风帝国十三皇子,曾经公认的吟雪界年轻一辈第一人——沐寒逸!
        “啊——寒……寒逸师兄!”沐小蓝双手掩唇,一声长长的惊叫,瞪大的双眸剧烈的颤动着,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啊……啊……”风恢拓如被天雷轰中,脸色在一瞬间惨白一片,他嘴巴张大,嘴唇颤动,喉咙里发出如砂纸摩擦般的声音,然后一个摇晃,重重跪倒在了沐寒逸的尸身前。
        “皇上!”严老连忙向前,却是面色昏暗,没有试图将他扶起。因为他清楚的知道,沐寒逸不但是风恢拓最得意的儿子,更是他一生最大的骄傲。他突如其来的横死,对风恢拓而言,无疑是天崩地裂的打击。
        “父皇,暗道……暗道是开着的,那恶贼一定……一定是挟持寒逸,通过暗道进入了宝物库,再从暗道逃离……利用完寒逸之后,就将他……将他……”风寒歌一边说着,已是咬牙欲碎,泪如泉涌。
        周围皇室中人泣声一片,远来宾客都在面面相觑中不断叹息。以沐寒逸在吟雪界的声名,他的忽然横死,绝不仅仅是冰风帝国的大事,更是足以惊动整个吟雪界。
        沐寒逸不仅仅是冰风皇子那么简单,还是冰凰神宗的第一弟子啊!究竟是谁,竟有如此的胆子,敢杀冰凰神宗的第一弟子。
        “……”风恢拓身体颤抖到了骇人的地步,如同身处世间最冰寒的地狱之中。严老扶住他的肩膀,只能无力的安慰道:“皇上,请节哀,老朽定会找出那个贼子,为十三皇子雪恨。”
        风恢拓却在这时忽然缓缓抬头,低低的说道:“严老,去看看,朕的寒逸,是被什么力量所害?”
        风恢拓的声音冷静到了可怕,严老微微点头,手掌伸出,覆在了沐寒逸的胸口……须臾,他的手掌闪电般的移开,脸上赫然露出了惊恐。
        所有的目光都一下子集中在了严老的身上,云澈更是眉头大皱……他这是什么反应?
        “说!”风恢拓的目光昏暗,但这仅仅一个字中所带的恨意,却是让人毛骨悚然。
        这个被称作“严老”的人在冰风皇宫已有数千年,是宫中第一高手,在整个冰风帝国都难有敌手。但他此时却是一脸惊恐,竟似是不敢说出,嘴巴连续开合了数次,才颇为艰难的道:“十三皇子是被极重的寒气所杀,他身上残留的寒气,层面极其之高,而这种层面的寒气,唯有……唯有……”
        严老没有说下去,但眼睛的目光,却是快速的扫了一眼云澈所在的方位。
        他虽然没有说出,但在场之人,无一不瞬间明白他想要说的是什么……
        吟雪界的玄者基本都是修炼的冰系玄功,在层面最高的,毫无疑问——冰凰封神典!
        沐寒逸……是死于冰凰封神典的力量!
        “~!@#¥%……”云澈大脑一懵。沐寒逸明明是死于虬龙之毒,在确认他死后,还专门把他身上的残毒给净化了……怎么会是冰凰封神典!?
        而皇宫之中,会使用冰凰封神典的唯有两个冰凰弟子——沐小蓝和云澈!
        但这两个人,实力都和沐寒逸相差甚远,也不可能杀得了他才对。
        “这……这……不应该啊……”风寒歌惊呆,所有人也都齐齐呆住。
        风恢拓,却在这时缓缓的站了起来,浑浊的双目,缓缓的转向了云澈,口中,发出平静到让人窒息的声音:“朕的寒逸,比谁都聪明,比谁都谨慎,而这里,又是他的家,他怎么可能会被无声无息的挟持。”
        云澈:“……”
        “暗道的事,外人不可能知道,又怎么会以此挟持。暗道被打开,唯有的可能,是寒逸自愿带那个人进去。理由,或许就是带那个人,进入一观圣物。而这宫中,能让寒逸甘愿如此做的,就只有一个人……云贤侄,小王说的,可有道理?”
        终究是一国帝王,在巨大的丧子之痛下,他的头脑,却清醒的可怕。
        风恢拓这些话一出,整个大殿瞬间如冰寒天降,变得鸦雀无声。他的话中之意,就算是傻子也听得清清楚楚。顿时,所有人噤若寒蝉,再不敢发出一丝声音,那些远来宾客更是一个个屏住呼吸,脚步悄然后移。
        “冰风国主这是在怀疑我杀了沐寒逸?”云澈的目光猛的一冷。
        “小王岂敢。”风恢拓一声惨笑,笑的格外悲哀,他转过目光,看向了一个面色惨白的女孩:“锦儿,你一直在冰仪宫伺候云贤侄,告诉朕,云贤侄今夜……睡得可好?”
        风寒锦纤弱的身体一缩,然后垂下头,发出带着害怕的颤抖声音:“云公子……云公子他……他半个时辰……就已不在冰仪宫……”
        风寒锦的话,让所有人更是心脏一紧。
        半个时辰前……这个时间,太微妙了。
        沐寒逸是冰凰第一弟子,而云澈,是大界王刚收的亲传弟子……
        事情,彻底的大条了。他们简直无法想象这意味些什么,又该如何收场。
        “呵,呵呵,”风恢拓在笑,笑的愈加悲哀:“冰仪宫的侍卫何在?”
        十五个气息雄厚的人走出,每个人的脸色都是惊恐不安。
        “朕命你们要时刻保护云贤侄安全,你们可有做到?”
        十五个侍卫高手全身一颤,然后同时跪下,为首之人慌声道:“半个时辰前,云公子说要出去散心,命令我们我们不得跟随。我们……不……不敢不从……请皇上恕罪!”